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巴西:對埃及與中東危機的反應

埃及2011年革命告一段落後,巴西部落格圈充斥著分析、慶祝與展望未來的內容,自1月25日之後,全球都在關注埃及衝突消息、期待總統穆巴拉克(Hosni Mubarak)下台,最後他終於在32年獨裁統治與延續數星期的抗爭之後,於2月11日辭職。

巴西部落客反應

Georges Bourdoukan確信這場抗爭在埃及號召數十萬、甚至數百萬民眾,應該稱為「革命」:

Plinth reads: "Bye Mubarak!" Cartoon by Carlos Latuff, available under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衣服上寫著「穆巴拉克再見!」,漫畫由Carlos Latuff所繪,依據創用CC授權使用

百萬人抗議已不再是示威,而是革命,革命不需使用武器,也能震天價響。

警方鎮壓抗議民眾的手段也很激烈,Lucas Santos指出

看到這麼多鎮暴部隊出動,顯見穆巴拉克最大敵人是埃及人民。

政府鎮壓目標除了埃及人民,還有國際記者,Danilo Marques提到有巴西記者在埃及遭到逮捕及不良待遇:

報導指稱有多位記者遭到毆打、困住和刺傷,例如TV Brasil的記者Corban Costa表示,「我在一個沒有窗戶的漆黑房間度過18小時,以為自己隨時可能遭到處決。」

巴西攝影記者Gilvan Rocha同樣在埃及遭到逮捕與肢體傷害,他們被蒙上雙眼、綑綁與虐待,直至巴西駐開羅大使館介入才獲釋。

Mirgon Kayser在Jornalismo B部落格提到獨裁政權利用恐懼統治國家:

就人道、人性與民主立場而言,抗爭與革命雖然造成傷亡、引發混亂與對立,終會為這些國家帶來新社會,獨裁政府型態或許各異,國內 自由、貧困、暴力情況有別,但同樣散播恐懼。唯有透過恐懼,少數人才得以操控數百萬人的命運,突尼西亞、埃及、葉門民眾均已失去牽絆他們、讓他們沉默的恐 懼。

巴西觀點與外交政策

Eduardo Guimarães批評巴西媒體報導埃及危機的表現:

就在一瞬間,巴西民眾發現有個國家叫埃及,發現該國內部的矛盾與人民痛苦,都是因為獨裁政府自1981年長期執政整整30年所致,因為獨裁者穆巴拉克自己造就選舉爭議所致。

巴西外交政策也受人抨擊,社會指控外交部向埃及媒體發布有關該國危機與鎮壓的聲明中,態度顯得過度保守與草率。

網路上也不乏批判美國立場的聲音,輿論認為美國和以色列長期支持穆巴拉克,是埃及獨裁政權過去屹立不搖元兇

Ubiracy de Souza Braga教授在Espaço Acadêmico(學術空間)部落格列舉抗爭原因,並分析埃及社會局勢:

今日埃及8000萬人中,三分之二不滿30歲,這些年輕人九成沒有工作,全國四成人口每日生活可花費金額低於兩美元;埃及是人口最高的阿拉伯國家,政府限制政治自由,還有種種社會問題,包括貧困、失業、種族與族群偏見嚴重、[…]識字率很低、行政機關貪污醜聞不斷。

除了失業及諸多社會問題,Francisco Bicudo主張,社會缺乏自由是埃及革命另一項主因,1981年十月前總統沙達特(Anwar El-Sadat)遭暗殺後,穆巴拉克便執政至今。

穆巴拉克於2月12日下台後,Leonardo Sakamoto提及埃及的戰略重要性:

埃及政府軍規模在區域內數一數二,地理位置十分關鍵(位於非洲和亞洲、印尼洋和地中海之間,還有蘇伊士運河縮短兩地距離),至今也是美國重要夥伴,並與以色列維持良好關係。

伊斯蘭團體有何角色?

有一項議題在巴西受到廣泛報導,亦即穆斯林兄弟黨(及中東其他伊斯蘭團體)是否可能掌權,也引起部分人士的恐伊斯蘭情結,穆斯林兄弟黨是埃及唯一在國會有代表的在野黨,也是股龐大全國力量。

Hugo Albuquerque比較埃及與阿爾及利亞情況,後者也同樣受革命風潮影響,該國獨裁者布特弗利卡(Abdelaziz Bouteflika)自1999年執政至今:

其實這些國內均有宗教好戰團體,例如埃及的穆斯林兄弟黨、阿爾及利亞的「伊斯蘭救世陣線」,都帶有相當大的風險,也可能為國內推翻政權力量帶來不同效應,當然這不會改變社會反抗兩國政權的合法性,只是在政府垮台後,這會造成另一項風險因素。

Cartoon by Carlos Latuff. Image available under Creative Commons.

漫畫由Carlos Latuff繪製,依據創用CC授權使用

從過去看未來

Georges Bourdoukan注意到埃及革命類似於巴西軍事獨裁(1964-1985)終結經驗:

1964年巴西革命與2011年埃及革命的差異在於,世界已變得非常小,馬克思(Karl Marx)曾於19世紀表示,歷史會不斷重演。

故我們必須小心,避免過去錯誤再現,也團結努力尋找更具人性光輝的社會。

Gunter Zibell描繪穆巴拉克下台後,埃及與中東/北非地區可能出現的景象:

由於多數政權在社會發展方面不力,基本教義派人士可能形成反對力量,支持美國(與北約)的程度也會下滑,社會反抗運動鮮少帶動親 美情緒,君主國家可能面臨新問題,要包容以色列變得愈來愈複雜;[…]多數前蘇聯伊斯蘭共和國(如哈薩克)也可能成為區域焦點,因為這些國家亦非民主 繁榮典範,俄羅斯可能因此找到增加影響力的方式。

Danilo Marques懷疑抗爭是否會繼續擴散:

18天沒什麼了不起,人民的意志最大,穆巴拉克遲早都要下台,[…]中東與非洲還有許多暴君該推翻,我們應從埃及抗爭實例裡,瞭解另一種世界觀,這並不限於中東,只要保守政策企圖臣服於帝國主義經濟與踐踏人民,就會有反抗力量。

本文英文版經Dr Lofthouse校對

校對:Soup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