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日本:「社會媒體的光與暗」

在高壓之下,傳聞盛行其實是人的天性,社會媒體快速傳播的特點,這時也可能成為雙面刃,長谷川恭久(Yasuhisa Hasegawa)是東京知名網路設計師、程式設計師、顧問,平常使用@yhassy為Twitter帳號,他在「社會媒體的光與暗」一文中,比較社會媒體使用情況與大眾媒體消費情況。

以下依據創用CC BY-NC-SA 2.1授權翻譯全文。

今年初埃及革命期間,社會媒體扮演重要角色,讓現今人們進行公共/社會運動時,更加倚重社會媒體。

各界對社會媒體在埃及的力量與功能讚不絕口,讓我開始思考,「下次若再出現重大社會改變,我們可能就會開始看到社會媒體的陰暗面」,這原本只是因為我喜歡扮黑臉,但事實證明…

在日本東北關東大地震期間,社會媒體給予種種協助,手機完全斷訊之際,社會媒體成為資訊所繫,是人們與親友溝通唯一管道。

由於我不在災區,並不乏通訊工具,但許多人當時手邊完全沒有任何資訊。

在災變之中,我同時觀察到社會媒體的「光明面」與「陰暗面」,埃及可能也有相同情形,但因為此次是日文訊息,讓這些現象浮現在我眼前。

許多人尚未意識到社會媒體的真正社會能力,網路發明之後,為我們的生活帶來龐大資訊,我們也同時擁有傳播資訊的能力,資訊獲取與發布同樣輕而易舉,人們已不需要提筆書寫,只需按鍵,許多人就能收到這些資訊。

但請自問,我們是否在充分消化之前,就急著散播資訊?是否看到「請轉寄」字樣後,便形成心理障礙,因而遺忘查證事實?是否倉促加入社會媒體的陌生活動,卻未判斷自己是否同意這些言論?

既然擁有社交能力,集體行動時就必須負責任,使用社會媒體時,尤其需要擁有良好社交能力,否則在接收與發送訊息時,就可能產生歧義。

整體而言,許多「社會媒體用戶」建立價值觀時,仍來自於電視及雜誌的資訊,人們依然消極,我們有能力分享資訊,但可能同時低估它的力量。

社會媒體這種平台讓人們彼此串連,用戶之間的強烈聯繫,可能會放大情緒,效果有正有反,包括恐懼與仇恨在內,人們若消極接受資訊,再轉寄給他人,未經任何查證程序,放大效應會更強。

這不代表資訊識讀力低的民眾不該使用社會媒體,唯有接觸多種資訊、學習他人如何使用資訊、不斷嘗試,人們才能懂得如何充份運用社會媒體,如上所述,社會媒體釋放大量光輝,我們不可能放棄。

不過對於發送資訊給他人,我們必須有所警覺,也提醒自己以批判眼光看待所獲資訊,使用社會媒體時,這種態度很重要,尤其在此時此刻,資訊只需按一個鍵即可共享,我認為這是避免社會媒體進入黑暗期的第一步。

全球社會媒體,圖片來自Flickr用戶Nancy White,依據創用CC BY-NC-SA 2.0授權使用

後記

本文原載於一個Facebook群組,有些讀者已指出錯誤並留言回應,其中一則特別提到Movatwi這項網路程式,讓沒有智慧型手機的用戶,也能透過手 機使用Twitter功能;震災發生後幾天,該程式大幅改進,例如納入網站的轉載鍵、瀏覽速度加快,這些系統與設計調整頗受好評,因為日本用戶對於正式及 非正式轉載的原則並不符合使用直覺,人類行為要更改不易,但服務功能可以彌補。

Twitter、Facebook等服務讓資訊只需一個按鍵即可分享,我有時會反思,簡化程序究竟是好或壞,使用便捷能吸引用戶,但同時也讓人忘卻隨寄送資訊所產生的責任感,此類平台勢必讓眾聲更加喧嘩,故民眾需要思索如何改變接收資訊的方式。

相關文章:

感謝Aki TakamotoNaoki Matsuyama協助英譯

校對:Soup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