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俄羅斯:輻射地圖的意外收穫

Radiation symbol, photo by Michael Hicks

輻射標誌,照片來自Michael Hicks

俄羅斯社會借重民間放射線測量器,由群眾協助在各地偵測輻射值,不只成為數位運動案例,也出現發起人當初意想不到的效果。

災害觸發網路活動

日本福島第一核電廠發生一連串爆炸後,筆者撰寫有關核能論辯的文章時,注意到許多新聞報導的留言區或網路討論區之中,民眾在相互交流各地輻射值數據,於是向全球之聲俄語迴聲計畫編輯Gregory Asmolov提議,建議一份群眾協力的地圖,匯整各方混亂資料,呈現俄國鄰近日本地區的輻射值完整資訊。

Gregory花費一個晚上,在Ushahidi網路平台Crowdmap.com建置地圖,這次經驗與前次不同,不需再經歷痛苦的安裝、修改與翻譯過程,也能建立雙語平台,為英語讀者提供資訊。將網頁連結寄送給幾個單位(如俄國「綠色和平組織」,大力協助我們散播消息)之後,便開始邀請管理員,後來的六位管理員中,五位上次均曾參與記錄俄國山林大火的計畫,證實Gregory的論點,擁有一次群眾協力計畫後,就會形成一群核心成員,下回亦願意投入。

我們的地圖成立幾天後,美國也出現類似的地圖計畫rdtn.org,好幾項功能一致的計畫幾乎同時出現,顯示製作地圖幾乎已成為世界各國部落客的「制約反應」,過去廣播讓事件有了聲音、電視讓事件有了畫面,晚近新生的「製圖反應」讓事件有了地理位置。

出乎意料的運用方式

製作這份地圖,當初是希望整理鄰近日本的俄國地區中,來自四面八方的輻射值資料,民間數據多數顯示俄國輻射量並未提高,故所謂「輻射雲」的傳言,全都是一般媒體過度放大所致。

用戶陸續提供監測資料,也希望測量當地輻射值,這些要求來自於靠近歐洲的俄羅斯地區,距離日本起碼八、九千公里遠,卻也真有人回應,張貼測量器照片與所得數值。

這份地圖不僅統整資訊、紓緩鄰近日本的俄國民眾恐慌,也有助民眾瞭解國內受輻射嚴重污染的區域,以下訊息是唯一一件「意外發現」:

在Chelyabinsk和Yekaterinburg之間的高速公路上,我在橫越捷恰河(Techa)的橋樑旁測得輻射量每小時340毫倫琴(microroentgen),距離橋樑20公里處,則為每小時310毫倫琴,我使用Neiva牌測量器。

地圖管理員Denis Kulandin回應:
既然自然輻射值介於每小時5至30毫倫琴之間,當地數值理應在這個範圍內,輻射值在每小時50毫倫琴以上,就會產生危險,故這屬於危險值!我們需要確認這項資,我已寄信候覆。

捷恰河因輻射污染而在全球物理學界頗為知名(一篇文章即提到,「在蘇聯時代,湖泊會帶來污染」),1957年,蘇俄曾發生克什特姆核災(Kyshtym),是人類史上損失僅次於車諾比事件的核災,但對許多俄國民眾而言,這起事件仍屬未知,也不清楚輻射污染有何危險。

Pavel(他在電子郵件裡表示自己是地方記者)留言說明為何當地輻射量異常:

[…]這是因為冷戰初期,馬亞克化學廠(Mayak)將輻射污水排入捷恰河水庫流域,但卻從沒有人提到這個地方…如各位在地圖上所見,污水排放處位居上游,我想那裡的輻射量一定比在橋邊測得結果還高出千倍。[…]

當初建置地圖時,我們沒想過他人會散播這些資料,也沒想過會再次發現核污區域,這些意外反映出人們在網路上只要有創意,使用平台的方式永遠無可限量。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