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匈牙利:等著匈牙利自衛隊到來

布達佩斯北邊的村落軍約斯帕塔(Gyöngyöspata),當地匈牙利居民與羅姆人之間的衝突越演越烈;大約兩週以前,匈牙利右翼政黨結束群眾大會之後,武裝衛隊(paramilitary)隨即進駐村落。

右翼新聞網站Barikád.hu於二月間張貼了一則軍約斯帕塔的報導,文末並附有影片[匈牙利文]。這篇名為〈恐怖的吉普賽:赫維什州的內戰一觸即發〉的文章描述小村居民遇上的麻煩。說明白點,就是匈牙利居民十分畏懼當地羅姆社群的犯罪行為。在影片裡,記者對軍約斯帕塔的多數村民表示「若有需要,匈牙利自衛隊會前來協助以平息爭端。」匈牙利人則對此說法點頭稱謝。

極右派政黨Jobbik(直譯:更好的匈牙利運動)的集會於三月六日結束之後,為官方所禁止的匈牙利自衛隊成員便以另一種形式進駐村莊。另外還來了一批「攔路強盜」(betyárs),他們的裝扮舉止就像十八、十九世紀的劫匪。

右翼新聞網站Kuruc.info有篇文章[匈牙利文]談到這六位「攔路強盜」在村子裡的經歷:

他們說軍約斯帕塔的匈牙利居民很高興鄰里守望隊與「攔路強盜」來到當地。他們出現之後,匈牙利村民這區才稍微平靜下來。不像村子另一頭的吉普賽區,那裡的四百六十位羅姆人可氣壞了,他們既嚇唬不了村裡的老人家、又偷不著東西。

由於情勢逐漸加溫,越來越多的記者湧入軍約斯帕塔村以報導事件發展。新聞網站So Si?[匈牙利文]提供羅姆人記者的現場報導,政治分析家Orsolya Fehér 引述了其中一則新聞:

網站www.sosinet.hu上寫著:「三月十日星期四那天我們到軍約斯帕塔,才發現要進入羅姆人區域前還得穿越兩道關卡,就像戰爭片裡的場景。」那時候,羅姆人與周圍的黑衣人正處於緊張對峙的狀態。「在訪談的過程中,當地羅姆居民向我們描述長期以來所經歷的精神恐懼、羞辱之痛與焦慮不安。他們只要離開家裡就可能遇上危險,連出門工作也不例外。」當地羅姆人特別提到,政黨Jobbik公然支持匈牙利自衛隊,讓自衛隊成員以Jobbik的公民自衛隊為幌子、換上「警衛」的制服進到村子裡;接連兩個星期,羅姆居民都過得很不安穩。情況有多糟呢,羅姆人不敢出門、不讓孩子去上學,就算待在家裡也很害怕。

匈牙利自衛隊(2008年),照片為Erik Adam Klausz所有

部落格Mikor? Melyiket?[匈牙利文]的Zupast就此情勢發表了一篇評論〈吉普賽區的恐懼〉[匈牙利文]:

Jobbik的鄰里守望協會套用「鄰里守望」一詞根本就徒有其名。全國鄰里守望協會的倫理守則禁止種族歧視與政黨活動,軍約斯帕塔的自衛隊跟這一點關係也沒有。Jobbik才不關心赫維什州的小鎮,他們要趁此機會向全國宣傳。簡單地說,他們需要迫害羅姆人好向某些沒知識的社會大眾提出交代,人民擁戴的政黨會繼續推動種族淨化。

三月十三日這天,匈牙利公民自由聯盟(HCLU)、匈牙利赫爾辛基人權委員會、少數族群法律辯護局(NEKI)一起向內務部遞交書函。與此同時,匈牙利公民自由聯盟根據實地調查的結果,也對村子裡所發生的事採取法律途徑 [pdf檔]:

這群人以公共秩序之名從事令人恐懼的行動,超出集會自由法的保障範圍。他們的存在挑戰了國家力量的絕對權威。警方對此毫不干涉表態,則引發了法制的模糊地帶。

武裝衛隊在三月十五日的國定假期後撤出軍約斯帕塔,媒體馬上報導了幾個可能的新目標。

Gyöngyöspata Solidarity的部落客寫道

如你所知,消息指出自衛隊可能會去的三個城鎮是:荷伊杜赫哈(Hajdúhadház)、蒂薩瓦沙爾瓦利(Tiszavasvári)與包爾紹德納道什德(Borsodnádasd)。

據傳Jobbik的指標性政治人物與議員Gábor Vona很可能在荷伊杜赫哈加入公民自衛隊的行列(!)。我們不知道他們會先到哪、也不知道確切的時間;他們很可能在同時間進駐不同的地方。我們必須提高警覺。

根據新聞網站[origo]於週五(三月十八日)的報導[匈牙利文],政府就武裝衛隊與軍約斯帕塔村的情況召開會議。報導指出,儘管總理維克多・奧班(Viktor Orbán)與內務部長多次表示決不寬貸武裝衛隊,但是政府並未就村子裡發生的事情提出明確的行動。

校對:Portnoy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