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斯洛伐克:「社會邊緣」的羅姆人

羅姆人(吉普賽人)這支少數民族在中歐地區為數眾多,但斯洛伐克境內的羅姆人數目並不清楚,因為他們在民調中,常表示自己為斯洛伐克裔或匈牙利裔。

他們在數百年前抵達此地,雖然這裡早已是家鄉,卻未與多數族群充分融合。例如在斯洛伐克語中,「cigániť」(吉普賽)一詞意為「說謊」,但這個民族的音樂頗受歡迎,過去他們也是傑出的鐵匠和牧馬人。

羅姆人長期自成聚落,有些過著游牧生活。各國以往曾實施多項同化方案,以現今社會來看,部分措施是難以接受的;在二次世界大戰期間,納粹份子殺害的羅姆人總數介於22萬至150萬之間。

斯洛伐克的羅姆人非法聚落,照片來自Flickr用戶matýsek/Matus Kacmar,依據創用CC BY 2.0授權使用

社會主義時期,政府禁止游牧生活,羅姆人被迫放棄馬車及聚落,搬進新式公寓。斯洛伐克最大羅姆人社區位於Košice的Luník 9

共產主義垮台後,有些羅姆人因為教育水準較低,成為第一波失業潮受害者。因為付不出帳單,有些人選擇搬離公寓,建立非法社區,毫無電力、污水道、清潔隊等公共服務。

他們也變得相當仰賴社會福利制度。許多人的刻板印象中,認為羅姆人「為領取社會福利,都生很多孩子」,但的確有不少羅姆孩童被送至寄養家庭。

所謂「飢寒起盜心」,羅姆人社區附近居民在花園或田地裡的收成常遭竊,甚至國家公園樹木也遭違法砍伐;羅姆人青少年不時搶劫老人和小孩,卻鮮少受到法律制裁;鄰近羅姆人社區的房地產迅速貶值。為了保護家園,例如Ostrovany村,便在羅姆人聚落和其他地區之間築起一道牆,可是沒有效果,年輕的竊賊很容易翻牆而過。

媒體時常著重於少數族群的問題份子,卻忽視一般的羅姆人。但社會上也有些人認為,媒體隱藏各種少數族群的負面消息,以維持「社會和諧」的表象。

所幸除了政府給予弱勢者優惠待遇之外,非政府組織亦與羅姆人合作,定期前往訪視,幫助他們建立金錢觀,並宣導讓子女受教育的重要性,Luník 9社區的天主教神父Jozef Červeň即為一例。

斯洛伐克東部Moldava nad Bodvou的羅姆人聚落,這個地區名為「小洞」,位於市郊,較新的區塊裡有些新建小屋,可供一個家庭居住,有些小屋整潔又環境良好,其他則髒亂又貧困; 舊區則有不少屋子殘破不堪,用各種素材勉強搭建而成。照片由Terra拍攝,版權屬Demotix所有。(2009年8月22日)

有些羅姆人教育程度較好、較接近「主流」,但生活依然不好過。

部落客Janette Maziniova接受SME.sk訪問時,提到自身經驗,她和家人在小學時期搬家,沒有人願意與她做朋友,就連老師也刻意安排壞學生坐在她旁邊;成年後,她因為膚色而失去保險推銷員工作,還曾有餐廳服務生不願招呼她,直到她開始說法語才改變態度。

另一方面,成功的音樂家Silvia Šarköziová表示,自己只曾間接經歷過種族歧視。例如她的女兒必須說服朋友,母親確實是羅姆人,因為女兒的朋友都不相信有這樣的羅姆人。

媒體報導,「歐洲反種族主義網絡」(ENAR)正向「歐洲委員會」申訴,指控斯洛伐克未能排除所有種族歧視現象,該組織斯洛伐克分會在Košice的主持人Miroslav Lacko表示,「種族主義是斯洛伐克日常生活的一部分」,例如斯洛伐克政府為羅姆人興建一個隔離的聚落,知識與經費都來自歐盟,他提到,「那是個用柵欄環繞的集中營」。

該組織的行動在斯洛伐克網路圈引起熱烈討論。

Zuzana Panáková寫道

每個要談論歧視的社運人士都該到斯洛伐克東部村莊買間小屋子,羅姆人在此至少占六成人口,只能自行種植蔬果維生;這些社運人士到 此居住後,若還是覺得有必要,才有抱怨的權利。[…]在這種環境下生活一年後,我會問他們以下幾個問題:[…]最後這些農產品有多少上了社運人士 的餐桌?你有沒有養狗或其他動物?你的口袋裡有沒有催淚瓦斯罐或刀子?[…]

以下是SME.sk相關報導之後的部分留言:

mar9

我的房屋周圍也有籬笆,這就成為集中營嗎?這位先生懂不懂集中營和住家搭建籬笆的分別?答案很簡單,前者有瞭望塔及警衛。[…]

PanoramixPN

我完全同意,斯洛伐克境內確有種族主義,但我不同意作者對於種族主義受害者的界定。白人與融入社會的羅姆人才是受害者,政府未保護他們,讓他們面對部分羅姆人未融入社會的犯罪行為。[…]

thomas9

「歐洲反種族主義網絡」成員Miroslav Lacko顯然不懂何謂集中營,否則他會表示,羅姆人在斯洛伐克的待遇,比在捷克或匈牙利好得多,不會遭到殺害或燒死。[…]

Zix.exe

我的父母血統各異,猛一看,人們會以為我來自哪個(野蠻)部落,但我從未在求職時遭受種族主義,在辦公室也沒有特殊待遇,報導完 全是一派胡言,我所認識的羅姆人生活與常人無異,[…]當然,有時在酒吧或舞廳,有些人會有偏見,但他們要怎麼看或怎麼說,誰在乎…[…]

誰來解釋一下,斯洛伐克究竟對羅姆人有何虧欠?歐洲對他們又有何虧欠?他們的生活如同動物,究竟是誰的錯?猶太人在二戰期間死傷更慘重,也沒有人給他們任何補償,羅姆人在此地已居住數百年,而非昨天初來乍至,生活卻仍是如此。

如前所述,我的家族有羅姆人血統,但我也不明白其他羅姆人怎能如此生活,一片髒亂、沒有學校,這算是什麼生活?

我的祖母自己有房屋、有花園,也飼養動物,祖父會在舞會上演奏音樂,存下來的錢和白人一樣多;祖母育有四名子女,都在首都就學,在當時是一大筆開銷。[…]

因為我的基因有一半來自羅姆人,不知這些支持少數族群的人士是否願意幫我付房貸與車貸,又或者政府是否願意幫我買地買屋。[…]我拚命工作,[…]薪水也只有500歐元,卻沒有人上門幫忙,他們只會去幫那些從來不工作的人。[…]

anfield road nema rad cenzuru

假若這篇報導也論及法國將外籍人士驅逐出境,我就不介意文章內提及斯洛伐克。

Timmy_A

我認為這種指控只會讓仇恨更深,不會改善情況。

xeon

許多羅姆人抱怨白人不給他們工作機會,斯洛伐克就業情況本來就糟(愈往東愈糟),我自己也曾一度得向就業服務站登記,求職兩個月 之後才找到工作(後來做了多年),每次去服務站的經驗都一樣,要在這裡、這裡、這裡登記…很遺憾,沒有就業機會,…請在兩星期後再來登記一次。只 有其中一次經驗不同,我在填寫表格時,有位羅姆人女性帶著丈夫衝進來拍打桌面大吼,「給我工作,我要工作!」,服務人員還是那句千篇一律的話,很遺憾,沒 有工作機會,接著這位女性告訴丈夫,「拿攝影機拍下來,他們不願給我工作,這是歧視!我們要去英國尋求庇護!」,我覺得自己好像參加了一場實境節目。

rippen

斯洛伐克人=種族主義者
我不相信,縱然吉普賽音樂在舞會響起,斯洛伐克人也高興地起舞。

zmok1

多數斯洛伐克民眾並未看輕守秩序的羅姆人…那些反社會的寄生蟲不只向非羅姆人吐口水,也鄙視其他行為良好、融入社會的羅姆人,不知人權組織的先生女士們要如何解釋這個現象,這些羅姆人也是種族主義者嗎?

123abc

令人難以置信,國家要免費興建新房屋,讓這些人脫離在我眼中比動物更不如的生活,「歐洲反種族主義網絡」成員Miroslav Lacko從中看到歧視,還要向歐盟申訴。

校對:jessieciel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