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盧安達:追憶種族屠殺

2011 年四月六日是盧安達種族屠殺十七週年。這正是反思的時候:由於人類犯下不可原諒的錯誤,近百萬盧安達人遭到屠殺,其中大部分是圖西族人。直到今天,盧安達社會各個層面還是可以看見過去的恐懼。

官方訂定本週是莊嚴肅穆的紀念週,只進行極少數的商業活動。主要的紀念儀式將在阿瑪賀羅體育場(和平體育場)舉行。盧安達人相信名字定義了一個人的特質,「Izina niryo muntu(人如其名)」,和平體育場在 1994 年種族大屠殺的時候收容了一萬兩千人,多數是聯合國保護下的圖西族人。

Unburied bones of victims of the Rwandan genocide at a memorial centre. Image by Flickr user DFID - UK Department for International Development (CC BY-NC-ND 2.0).

紀念中心裡盧安達種族屠殺受難者未下葬的遺骨。照片來自 Flickr 使用者 DFID — 英國國際發展部(CC BY-NC-ND 2.0)。

盧安達部落格圈也在關注這項紀念活動,並討論種族屠殺相關的各種議題。

Kigaliwire 的部落客帶我們回到十七年前,探究殺戮最初是如何被報導的,特別是惡名昭彰的穆哈布拉廣播電台公開煽動群眾殺害圖西人。作者提醒我們:

千山自由廣播電視電台(RTLM)當時位於吉佳利市中心和平大道十二號轉角處一棟沒有標示的辦公大樓三樓。1993 年七月到 1994 年七月之間,節目就從這裡播送。現在,三樓是非洲灣石油公司,一樓開了家手機行,二樓則是 KCB 銀行。十七年前,也就是 1994 年的四月六日,這棟大樓裡廣播電台的仇恨言論開始失控

作者另外張貼了當時盧安達唯一外國記者琳賽.希爾森事前提出的警告。如今回首,想到世界竟冷漠的對此視而不見,令人不禁心痛。

1994 年四月六日,希爾森敲響了警鐘:

昨天盧安達首都吉佳利陷入混亂。軍隊、總統衛兵和治安官掃蕩市郊,殺害了首相、聯合國和平工作者和許多平民。 成群的士兵和年輕人綁架反對派政治家,殘殺弱勢的圖西族人,用警棍活活打死、或用刀砍、或開槍射殺。

部落客 Dan Speicher 回憶起大約十年前,他到盧安達旅行時見識到的恐懼:

難以相信十年前我在盧安達。我幾天前到達這裡,然後參加了種族屠殺紀念週的活動。戶外是遊行活動和各種儀式,公共電視頻道則播放著謀殺與仇恨的影像。 大型墓地的記憶依舊鮮明。數千具屍體被丟進坑裡任其腐爛。我遇見一個被刀斬去了部份腦袋的婦人,她的丈夫幾年前在胡圖軍的攻擊中喪生,留下她獨立撫養幾個孩子。

部落格崛起的大陸探討了哈比亞利馬納總統暗殺事件,許多人相信這正是大屠殺的導火線:

1994 年四月六日,兩枚飛彈擊落了盧安達總統朱韋納爾.哈比亞利馬納乘坐的飛機,機上所有人全部罹難,包括蒲隆地總統和盧安達的軍方領袖。 這次攻擊毫無疑問是九零年代最嚴重的恐怖攻擊之一。想想看!兩個非洲國家領袖身亡 —— 蒲隆地總統西普里安.恩塔里亞米拉也在機上。建立在阿魯沙協定上的脆弱和平粉碎了,戰爭重啟,人民慘遭大屠殺。

部落客 Olga Bonfiglio 提到種族屠殺帶來的心理影響。她寫道

根據去年十一月造訪盧安達時,我和當地神父及專職公共服務者的談話,毫不意外百分之百的人民都受到創傷,不論是屠殺的倖存者或是加害者。 社會服務機構主任菲利浦.吉倫特說,許多人心裡仍有深刻的痛苦、罪惡感、對自己倖存下來感到不安困窘,以及報復的衝動。

補充,政府和教會都是建設新盧安達的要角:

卡加梅政府亟欲透過政策和經濟發展穩定國家,療癒創傷。盧安達首都吉佳利市中心處處是重建工程。訴求多元文化政策的努力可以從西 方與亞洲餐廳的龐大數量上看出來,建設中的大型會議旅館企圖吸引更多遊客和商務人士。去年英語也被列為盧安達的官方語言(另外的官方語言還有盧安達語和法 語)。 在這個以天主教為主的國家裡,天主教會擔負了情感和精神上重建的任務,透過受害者和加害者的和解來達成目標。

民主觀察部落格對盧安達政府採取較嚴厲的態度。雖然作者對過去十七年的成果印象深刻,卻擔心這些還不夠防止同樣的事情重演。她寫道

外界的人多半沒有認知到,對於不是執政的盧安達愛國前線(RPF)一派的人來說,政治自由和經濟平等是如何缺乏。大多數倖存的盧 安達人 —— 胡圖人和圖西人都一樣 —— 在政治上被邊緣化,極度貧窮,而且常常受到過去經歷傷害。許多人的日常生活就在缺乏食物、乾淨飲水和負擔得起的醫療服務中度過,而精英份子則享受著歐式咖 啡館、無線網路、新房子和購物中心、方便的醫療照護和其他服務。城鄉差距從來沒有這麼巨大過 —— 而百分之九十的盧安達人住在鄉下。 執政精英和一般盧安達人社經上的不平等持續增加,使得政治暴力可能再度發生。

然而情況還不到絕望的地步。透過和國際社會的合作,盧安達可以建設一個更加穩定與民主的未來。解決方式是

為了維持和平,盧安達的國際工作者和非洲大湖區必須向 RPF 施壓,使他們真正落實民主開放。

最後,路德世界聯邦部落格呼籲全世界團結一致。他們說明

本週全世界都在追憶盧安達 1994 年那場毀滅性的種族屠殺。約有八十萬人被殺。來自美國的年輕路德派教徒安妮.布尼歐向朋友們提議在星期四穿上紫色衣服,因為紫色在盧安達是哀悼的顏色。這象徵對過往的記憶,也呼籲世界對其他正在發生的種族清洗和屠殺採取反對行動。

校對:jessieciel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