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透過女性改善全球飢荒

本文由Pulitzer Center委託全球之聲撰稿,以糧食安全為主題,以多媒體方式呈現於專頁,分享故事請至此

全球糧價至今居高不下,且隨著油價攀升及糧食供應不穩,可能再創新高,專家表示,在對抗飢荒問題時,外界常遺忘女性這項解決之道。

Woman farmer harvesting high yielding maize variety. Image by Flickr user IITA Image Library (CC BY-NC 2.0).

農婦忙著收成高產量玉米,照片來自Flickr用戶IITA Image Library,依據創用CC BY-NC 2.0授權使用

性別差異

在許多開發中國家,女性是糧食生產重要成員,平均占農業勞動人口的43%,部分人士估計,女性在非洲農業人口占八成、在亞洲占六成。

本月初於美國紐約召開的Envision論壇中,有一場次即以克服飢荒與貧困的女性角色為主題,其中聯合國發展計畫副主任Rebeca Grynspan表示:

縱然僅論及鄉村地區,女性也為全球生產半數糧食,但所獲得的認同卻只有1%。

除了缺乏外界認同,聯合國農糧組織上個月發表的報告亦指出,雖然女性角色在不同區域各異,但相較於男性,她們獲得資源與機會的管道均較少,若能克服這些落差,至多能幫助1.5億人脫離貧困生活。

Ma. Estrella A. Penunia在「亞洲永續鄉村發展農民協會」網站上,列舉世人應關心女性農民的六項關鍵原因,包括糧食供應問題;美國農民Emily Oakley曾研究數十國的小規模農業,她在In Her Field部落格提及務農女性

在我所造訪的多數地區,女性不只是農業的助手,也和丈夫合作從事日常工作、決策及規劃,肯亞常有女性獨自背著孩子、拿著鋤頭在農地出現,身邊並無丈夫陪伴;在尼泊爾西部偏遠地區(所謂偏遠,是指得走半天的路,才會到達正式道路),當地人人都同意,其中一位女性最具創新能力,相較於其他農地面臨土壤流失及收成不佳等問題,她在山腰上的田地卻欣欣向榮、收穫頗豐。最近我參與多明尼加一個農民直接交流計畫,著重於用膠膜防護種植鐘形辣椒的女性農民…這些只是女性農作的一小部分。

全家人的伙食

許多女性都擔任小農、小型企業家、無薪勞工或零工,聯合國報告指出,若能讓男女擁有同等的工具和資源,包括金融貸款、技術設備、土地、教 育、市場等,將讓開發中國家農產量成長2.5%至4%,讓飢民比例下降12%至17%,相當於1億人至1.5億人,2010年全球共有約9.25億人營養不良。

該報告提到,若能女性掌握更多權力,也能改善全家人糧食供應情況,因為相較於男性,女性較願意將新增所得用於食物、教育及其他基本家庭需求上,不過尼泊爾的Dipendra Pokharel在部落格提到,因為女性在家庭中扮演的角色,讓她們的需求常受到忽視

女性農民心中的事物優先次序與男性不同,這常與她們必須照料家人有關,在尼泊爾鄉村地區,傳統上是男主外、女主內,導致外界想要伸出援手時,所獲資訊就性別上並不平均,通常由男性對外提供訊息。換言之,除非特別關心,女性在意的事物常未獲重視,也因此女性農民想將自家農業擴為營商工具時,得到的援助服務較少。

這份報告指出,相較於男性農民,女性農民的耕作面積通常只有一半或三分之二,收成也較低,較難租用或購買土地,例如西亞和北非地區,女性地主比例不到5%。

Jane Tarh Takang長期與非洲西部及中部農民合作,她在「國際林業研究中心」部落格接受Edith Abilogo訪問時,提到土地所有權議題

在非洲多數地區,女性掌握物業或土地的機會比男性少很多,若無土地,她們便無法供養家庭或帶來收入,導致下一代也難以逃脫貧困命運;寡婦或未婚女子的處境更糟…有時候因為農耕方式不當,導致現有農地枯竭,男性會保留較肥沃的土地,而將較貧瘠農地交給女性。

衣索比亞女性農民Elfinesh Dermeji今年初前往首都,參加「性別與市場導向農業工作坊」,她在New Agriculturist網站提到,讓女性參與農業有時並不容易

有些男性樂於讓妻子參與,但女性卻缺乏生意思維或動力;但也有些時候,女性很想參與,男性卻不希望她們出門,寧願少一份收入,也不想讓妻子加入組織運作。

尋找解答

不過全球仍有多項計畫,希望能召集更多女性投入,例如鼓勵迦納女性購買牽引機、遊說菲律賓政府開放妻子持有土地、協助烏干達農民運用資通訊科技等。

Ananya Mukherjee-Reed在OneWorld South Asia網站上說明,印度奇拉拉邦(Kerala)共有370萬名女性組成Kudumbashree這個團體,其中25萬成員建立合作社,共同租用及耕作農地:

我聽過好多人都說,「現在我們能自己控制務農的時間、資源與勞力」,來自Elappully的年輕女性Dhanalakhsmi 告訴我,她從勞動者轉換為生產者,對自己的子女影響深遠,她表示,「他們如今對我的看法不同,我們開會討論農務、收入與其他問題,他們也會興致勃勃地在一旁看著」。

不過部落客也認為還有進步空間,Solutions部落格的Yifat Susskind主張,美國外援項目應包括向非洲農民購買農作物;Dipendra Pokharel提到,鄉村女性在公私領域均應獲得更多社會及政治空間;Melissa McEwan在美國的Shakesville部落格收集近百張全球女性農民照片,反駁農民都是男性的錯誤想法;聯合國報導也指出,政策同樣需要改變。

但無論方式如何,Ma. Estrella A. Penunia強調,唯有包容才能成功:

在許多開發中國家,農耕必須動員全家人,若有丈夫及當地男性領袖支持,對於女性農民便大有幫助;男女在家庭中若對性別動態更加敏感,相信雙方權利和機會均等,女性農民即可充分發揮潛力。

校對:Soup

1 則留言

  • GT500

    美國只要無償供應一天他們糧食市場上所交易的小麥玉米
    就夠世界這些飢餓家庭度過好幾天甚至一個月

參與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