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烏克蘭:車諾比事件照片與回憶

av-strannik(Aleksandr Strannik)來自俄羅斯莫斯科,於1986年八月中前往車諾比核電廠,大約是四號反應爐爆炸後四個月,以通風工程師身分協助清理善後。他在2011年4月19日一篇文章中寫道,當時「清理部隊幾乎已完成所有危險工作」;在4月26日另一篇文章裡,他說明自己為何也成為車諾比核災清理部隊一員:

[…]一得知意外情況,我就立刻要求,希望能前往車諾比核電廠,上司問我,你到那裡要做什麼?我能開推土機將瓦礫泥塊搬走, 因為學生時代曾做過此類工作,但老闆回答我,他們沒有你也可以。後來到了八月,願意前往現場的人數減少許多,他們才想起一開始曾表明想去的人。[…]

1986年8月,車諾比核電廠,照片由Aleksandr Strannik拍攝

當時他年方30,是位業餘攝影師,於1986年在車諾比現場拍下「幾張快照」,後來「甚至在展覽獲獎」;最近他掃描其中17張照片,包括原打算「自己紀念」的作品,公布在個人部落格上,「紀念車諾比事件25週年」。

他回覆一位讀者時提到,他當時使用的相機型號為Zorki 4,還有「一部老的Zenit」,還表示自己在車諾比期間曾沖印「數百張照片」,直到「用完所有相紙」,所有「同行者都帶著照片回家」。

以下是他回憶25年前的部分內容,若有意瀏覽他的照片請見此

第二張照片裡,對於受損反應爐旁可見的水泥預拌車駕駛,他提到:

這些駕駛是英雄,也許是勇敢、也許是無知,除了獲得五倍薪資,政府還答應給他們一人一輛Zhiguli車,但我猜測,他們多數都難以活著領到這輛車,在攝影者所站之處,放射量為每小時兩倫琴,至於駕駛們就待在封鎖反應爐的水泥牆旁,放射量應該有十倍以上。在現場工作一小時應該無妨,但在實際情況根本不可能,[…]這只有在蘇聯時代才會發生,用一輛汽車換取人命。[…]

關於「好奇」:

[…]我想從上而下拍攝反應爐照片,到了航空站之後,看不到警衛,直升機就停在眼前,一旁還有輛貨車,直升機駕駛就在旁邊, 你是誰?我是攝影師,想要從上空拍攝反應爐。去找那架黃色直升機,他們比較常前往現場。我上前攀談,希望他們順道載我去。你瘋了嗎?我們是被迫前去,你卻 自願要去,不如幫我們拍張照片,我們至今都沒拍過任何照片。於是我拍下機組員的照片。照片什麼時候能沖洗出來?我今晚就做。好,明天再來,我們就載你一 程。我晚了一天才回到直升機場,可是黃色直升機呢?他們懷疑地問我,你有何貴事?我帶來幫機組員拍攝的照片,他們答應要載我飛到反應爐上空。他們昨天墜機 了。發生什麼事?他們準備降落時,忽然出現一陣強風,因此從五十公尺直接墜地。他們還活著嗎?當然,他們在醫院裡,直升機用鉛布蓋著(以免幅射影響他 人),所以很難駕駛,也很容易出問題。好吧,他們正好邀請我跟著這一架次,而我卻正好出勤而錯過。你很幸運。請幫我把照片交給他們,我沒有興趣搭機 了。[…]

因為車諾比核災25週年,他和其他現居莫斯科的清理部隊成員得到不少禮物,都來自區域組織「Soyuz Chernobyl」,內容都列在4月19日文章的最後兩張彩照內,包括一個保溫瓶、一瓶伏特加(上頭寫著「輻射線藥品」),還有裱框的俄國東正教禱詞。

他分享的照片吸引眾多迴聲,許多讀者感謝所有參與善後人員,oksana_slk亦感謝他「保留這場悲劇的歷史」,他回覆:

身為目擊者,我只能說,當初若處理得當,人員與財產損失本應更少。

校對:Soup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