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新加坡:社會媒體與年輕選民

在即將舉行的新加坡大選中,年輕人將是重要選票來源,因此各政黨相當積極進行網路競選活動。

人民行動黨」自1959年執政至今,此次可能會碰上多個在野政黨強烈挑戰。前次大選是在2006年舉行。

以下是ahmad所製作的集會場所地圖。


在較大的地圖上查看Singapore GE 2011 Rally Venues

在較大的地圖上查看Singapore GE 2011 Rally Venues

Aaron Koh解釋,為何「Foursquare」手機功能對競選造勢活動如此重要。

在競選活動起跑第一天,工人黨選民最常使用Foursquare功能。

為何這項功能如此重要?因為他們一定都使用智慧型手機,換言之,這是他們的重要資訊來源。

此次國會87席中,共有82席要改選,許多年輕選民意向尚未決定,各政黨自然必須思考網路策略,才能夠向選民傳達訊息,甚至為五年後的下屆大選做準備。

屆時重點並非新聞訊息來源,而是取得訊息的方式。

Yawning Bread分析主流媒體如何報導競選活動:

在今日世界裡,手機鏡頭無所不在,還有諸多傳播速度更甚部落格的管道,例如Twitter、Facebook等,傳統編輯原則已不適用。

若報紙不刊登某些照片,其他媒體也不會錯過,造成報紙公信力受損。

數位原生代這個族群普遍傾向於排斥主流媒體,但仍不能忽視它們。

今日報紙或許已不能為了執政黨,而刻意扭曲或偏頗報導,不過仍有許多細微的手法,能讓議題對執政黨有利。

因此真正不偏不倚的主流媒體還是很重要,所以才要繼續監督主流媒體的行為。

Flaneurose則依據人口普查資料,判斷青年選票的重要性:

我不是專家,也沒有神秘力量去解讀民眾感受,但我手中擁有人口普查數據,也相信年輕人更可能希望改變,而年長者較傾向於現狀。

2000年屬於40歲以上的新加坡人口,如今起碼已50歲,無論在哪個區域,因為死亡率影響,他們所占的人口比例勢必比以往更小;反觀2000年屬於10至19歲的人口,今日年齡為20至29歲,已為合格選民。

在多數選區內,年輕選民所占的人口比例都比2000年更高。

Aaron Ng覺得年輕世代無法預測、難以取悅:

可是Y世代新加坡人已是不同族群,他們在政治上更難以取悅,這群人普遍教育程度較高、思維較為獨立,相較於上一代對政府要求更多,經濟繁榮並不足夠,且與父母相比,Y世代民眾對經濟榮景的定義可能也有所不同。

在社會與政治方面,Y世代新加坡人與父母不同,不想再將一切都交由人民行動黨決定,新加坡自1959年擺脫英國獨立後,便由該黨執政至今;網路伴隨著這些年輕人成長,故他們在網路平台上的意見也清楚明白。

年輕選民可能也比父母更難以預測,政治人物必須思考,用什麼內容才能吸引Y世代注意、如何讓他們有共鳴,當然該如何獲得他們的選票,因為未來選舉裡,年輕選民只會愈來愈多。

Ow Shi Hong對年輕人的政治教育感到憂心:

我很好奇,新加坡孩童與青少年是否對政治漠不關心,或者是可得資訊不足,我懷疑他們在政治方面是否受到忽視,只能透過聊天、報紙、部落格等非正式管道認識政治,光是想像小學生會如何回答「何謂政治?」這個問題,就令我發抖。

The Satay Club簡述競選活動第一週的情況:

選戰一開始就很熱鬧,五個政黨分別舉辦集會,工人黨在後港的活動群眾人數最多,估計有六、七萬人出席。

成立不久的革新黨則在西岸集選區首次舉辦競選活動,人數也算可觀,估計有五千至八千人。

人民黨則選擇在白沙—榜鵝集選區起跑,這裡是副總理張志賢的大本營;國民團結黨與新加坡民主黨兩黨則分別在馬林百列集選區和荷蘭-武吉知馬集選區造勢。

雖然在野的勞工黨場合規模最大,但不保證會拿到更多票,新加坡選舉觀察Singapore Election Watch解釋

這是我在4月29日前往工人黨活動現場的感受,我和在場民眾交流,但結果令人憂心,在這六人之中,兩人將投票支持執政黨、三人尚未決定,還有一人想要投廢票,令人驚訝,但卻是事實。

In the Beginning was the Logos…對於在野黨候選人演說的看法是:

其中最令我印象深刻的內容,在於他們強調要提供合適的居住、經濟及環保條件,讓國民願意生兒育女,但住宅及經濟負擔太重,工作時間又太長,就難以照顧及養育下一代,如此國家前途更加堪慮。

The Online CitizenSingapore PoliticsDarren Soh等網站都有競選活動照片。

全球之聲亦推薦以下選舉相關網站:Singapore General Election PortalThe Singapore DailySingapore SurfGE 2011 Media

校對:Soup

2 則留言

  • Philip Yeung

    The Worker’s Party的中文名稱是「工人黨」,不是「勞工黨」;另Reform Party應為「革新黨」,不是「改革黨」。
    NSP和SDP這兩個縮寫應以全名示人,即是National Solidarity Party和Singapore Democratic Party,中文名稱分別是「國民團結黨」和「新加坡民主黨」。

參與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