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韓國:用Twitter鼓勵青年投票

韓國於4月27日舉行期中選舉,結果執政的大國黨慘敗,反映出民心思變,在許多人眼中,也象徵Twitter在政壇擁有的力量;選舉期間,許多年輕且立場進步的Twitter用戶紛紛上傳「投票證明照」,除了強調自己有投票之外,也鼓勵他人參與。

照片來自Twitter用戶@mizry,張貼於Wiki Tree網站,依據創用CC授權使用

由於此次並非總統大選或國會大幅改選,原本外界並未期待年輕選民造成影響,期中選舉平均投票率常只有三成左右,在某些地區更低,且20歲至40歲的年輕選民向來興趣缺缺,但今年卻有不同。

大學生Lee Boo-hyun(@Bohyun422)也上傳確認投票的照片

慶祝擁有投票權

自4月27日早上開始,年輕選民便在投票所外冒雨排隊,Twitter網站則出現眾多照片連結,民眾紛紛拍下自己拿著投票通知或選民登記表的模樣。

還有些人則選擇另一種場景,在指引投票所方向的告示牌前留影;還有一種熱門照片,則是在拇指或手掌上,蓋上圈票專門的印章;有些過度熱情的民眾更加誇張,竟違法在投票所內攝影,可能得因此繳罰款。

知名Twitter用戶此次發揮影響力,鼓勵年輕人出門投票,國內暢銷作家Lee Oi-soo在Twitter網站即相當活躍,共有739469人追蹤他的訊息,他也分享自己的投票證明照。

@oisoo在投票所旁的投票證明照,張貼於Wiki Tree網站,依據創用CC授權使用

此次在Twitter網站發起的投票運動中,並未支持特定政黨或人士,只是鼓勵年輕選民參與選舉,最後這次期中選舉投票率將近四成,超過許多人預期,比2000年以來的平均值高出近7%。

期中選舉投票率之所以特別低,其中一項原因在於投票日當天並未放假,韓國一則報導估算,普通上班族若要投票,大約早上五點半就得起床、六點半要到投票所,才能在七點去上班。

執政黨挫敗

立場保守的執政黨「大國黨」在此次選舉中,有位候選人輸得特別慘,嚴基永(Ohm Ki-young)過去是MBC電視台知名新聞主播,韓國許多民眾向來認為他在電視上的立場比較進步,此次卻加入保守的大國黨,讓不少人批評他投機。

Sun Dae-in(@kennedian3)是知名Twitter用戶,共有3.75萬人追蹤他的消息,他也是金光洙(Kim Kwang-su)經濟研究院助理院長,他在4月28日早上以勝利口吻發出一則訊息

在這次選舉中,我再次體會到Twitter與社會媒體的強大力量,嚴基永這位候選人的本質有多麼糟糕,就是透過社會媒體而聲名遠播;因為人們在Twitter網站發起投票運動,讓投票率能夠提高,社會媒體讓涓滴成流、匯聚成川。

他也論及嚴基永敗選一事:

在這場選舉中,嚴基永敗選的意義比地方首長崔文洵(Choi Moon-soon)勝選更大,反映出投機政客為了掌控媒體,完全臣服於權力之下,而人民也用選票做出評斷,雖然這位候選人隱身於形象背後,但人們還是因為 一連串選舉舞弊和他個人無能,決定讓他敗選…這都是社會媒體造就的成功。

這位部落客後來提及,超過百人都提供自己的投票證明照給他。

Lee Mi-ah表示,這場期中選舉是個里程碑,突顯傳統媒體與社會媒體報導落差日增。

我從沒看過在一場選舉裡,主流媒體與社會媒體的內容及觀點差距如此大,電視與報紙引發民眾強烈情緒、企圖模糊真相、低估貪污案件嚴重程度,反觀社會媒體用戶採取另一態度,拍攝「投票證明照」,這世界真的改變了。

這項Twitter運動的新概念也遭到國家選舉委員會警告,選委會對於Twitter網站上的自願行動並不熟悉。

自由記者兼米酒店老闆Lee Yo-yong在Twitter上約有5000人追蹤他的消息,她表示自己接到官員關切電話:

選委會打電話給我,問我「你發起鼓勵投票活動,動機是什麼?你有什麼意圖?是否與任何政黨有關」,還問我「Wol-hyang黨是什麼?」

Wol-hyang其實是她的米酒店名稱,這個問題也反映出執政黨對於這個現象有多陌生,在韓國網路圈之中,「黨」這個字已不再只有政治意涵,任何興趣或思維相同的人聚集起來,都可以稱為「黨」,許多人也在Twitter上回應,認為執政黨的社會媒體方針非常需要更新

校對:Soup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