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葡萄牙:愚蠢與艱困一代的抗議

[本文英文版原載於2011年3月12日]

戰鬥已經開始了。3月12日,在全國各地以及歐盟境內的好幾個葡國代表機構前,年輕人上街抗議了。根據這個團體,這場「艱困的一代」的抗議,「與黨派或宗教無關,是和平的抗議,旨在加強國內的參與式民主」[葡文]。這活動在臉書出現,不到一個月,已經有超過5萬人[更新:64,639人]打算參加。

Poster for the "Scraping By" Generation Protest from the event created on Facebook

「艱困世代」的抗議海報,取自臉書。

我們是失業人士,[月薪僅]500歐元或其他的低收入者,變相的奴隸,轉包合約的工人,短期工,所謂的「獨立工作者」[雇主以此方式聘僱,以規避繳交員工的社會保險費],間歇性工作者,實習生,研究員,工讀生,學生,全葡萄牙的母親,父親及子女,我們抗議:
– 為了工作的權利!為了受教育的權利!
– 為了改善工作環境,並終結職業災害!
– 為了讓[我們的]資格、能力與經驗得到認可,並反應在薪資及合約上!

就業不足的背景

去年12月,TSF新聞電台[葡文]播報葡國統計局(INE)的數據指出,「超過30萬的年輕人沒有[經濟生產]活動」。本年2月24日,TSF電台在官網上公佈,「23%的年輕人失業,72萬人是短期合約工,而使用recibos verdes [綠色收據,指獨立工作者,須自行申報各項稅捐]的人最近3個月增加了14%」。

在部落格Epígrafe(引言)裡,來自《FERVE運動》(葡文「受夠了綠色收據」的字母縮寫)的Ricardo Salabert,解釋綠色收據與勞動市場的關係:

綠色收據是自我聘僱的獨立工作者開立的單據,他們向公司或個人提供臨時服務,例如醫師、建築師等都可以開立綠色收據給顧客,不一定需要成立公司。

獨立工作者的人數不斷增加,他們沒有任何社會保障(如生病、懷孕、親人死亡),也沒有休假及津貼,僱用單位可以隨時解僱他們,因為法律上,他們並不是編制內的員工。有幾萬個葡萄牙人,含跨各年齡層,都是以「假的綠色收據」方式為企業服務,工作條件與那些依據勞工法(第12條)[葡文]訂立聘僱契約者並無不同,這就是使他們感到「不穩定」的原因。

音樂催化行動

有人稱他們是「兩者皆非的一代」(Neither-Nor Generation),Rui Rocha在部落格Delito de Opinião(不道德意見)解釋[葡文]:

他們既不讀書,也不工作。(…)基本上,這一代人可能比他們的前一代準備更充分,且顯然非常有自信,然而,他們是全球勞動市 場惡化下受害最深的一群,而且他們找不到好的解決方法,也無法對抗現狀。社會學家指出這一群人的特徵:對人生沒有任何規劃。冷漠與懶散是最明顯的表現形 式。

Deolinda樂團在1月底巡迴演出的時候,表演未發表過的作品令人激動,並為後來稱為「愚蠢的一代」(Foolish Generation)定名及發聲。

我來自沒有收入的一代
但這種情況不會令我覺得困擾
多麼傻的我啊!
因為情況很糟而且還會繼續
我可以實習已經很幸運
多麼傻的我啊!
然後我納悶
這世界真愚蠢
要做奴隸還需要先讀書…

Satire to Isabel Stilwell's article, on the Facebook page "artº 21" (article of the Portuguese Constitution which refers to the right to resist)

諷刺Isabel Stilwell的文章,取自臉書「21條」(葡萄牙憲法有關抵抗權的條文)

Deolinda的歌曲在Youtube上愈來愈多人點閱,已超過34萬人,自然的變成現在稱為「愚蠢一代」的代表歌。

幾天後,在葡國一份免費流通的日報裡,由主編Isabel Stilwell執筆的社論[葡文]說,「如果讀了書還成為奴隸,那就真是愚蠢了。因為他們花了父母和我們納稅人的錢去讀書,卻什麼也沒學到。」她因此收到幾千條回應,這些回應也在社群媒體中傳開。

對於那些自認是承受上一代錯誤的受害人[葡文],這首歌成了火藥,點燃了他們的怒火。

問題一堆,答案很少

若此事使一部分的人團結為共同的目標奮鬥,另一方面,也促使某些人保持距離。同時,也引發了一些原不太受到注意的問題的討論。

當部落格O Jumento(愚蠢的人)思考不同世代之間的團結(或不團結)[葡文],Helena Matos則在部落格Blasfémias(褻瀆神明)裡,質疑這一代要求與他們的父母擁有相同權利的合理性

這些所謂艱困世代的人,已準備好不再要求上一輩改變生活方式,而是要求讓他們也能維持那種生活。就讓下一輩的人自己去想辦法解決問題,不出幾年,我們就會看到新一代的抗議,形容自己比「艱困」還要慘。

Luis Novaes Tito則呼籲改變現狀[葡文],他在部落格A Barbearia do Senhor Luis(路易斯先生的理髮店)裡,對於世代的衝突提出警告:

我同意,與其在角落裡啜泣,並用憂傷的葡萄牙民謠包裝著「我受不了了」的訊息,不如上街吶喊要求改革,在他們叫你打包滾蛋之前。

從貼文與回應到傳統媒體的評論與意見中,有些人也不斷試圖讓社會大眾直探問題本源:原因和對策(雖然,大家對「原因」比對「解決方法」容易取得共識)。因此,這討論已經觸及國家及立法者的任務,也與大學及其他高等教育機構有關。

葡萄牙,「一個溫和的國度」,或許終於受夠了盲從因襲。找不到一個可以供政治集團、公民社會與艱困世代之間協商的平台,這場運動,曾經克服 一切困難地傳播和成長,現在正找尋著完善的途徑。今天將經歷第一次重大的考驗,由於社群網絡的人數計算困難,只有到了現場,我們才會真正了解到底這一代人 想要改革國家的意願有多強烈。我們焦急地等待著。

校對:Soup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