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烏克蘭:討論國內媒體現況

聯合國將5月3日訂為「世界媒體自由日」,藉此促進世界各地重視媒體自由。

一如許多國家,烏克蘭記者也在這一天宣布國內「自由媒體之敵」,今年「大眾資訊研究所」與「烏克蘭獨媒體工會」公布的名單中,將總統亞努柯維奇(Victor Yanukovych)與總理阿薩洛夫(Mykola Azarov)列為黑名單之首。總統之所以會入選,與他有關的事件中,包括「1+1」電視頻道在他就職百日原訂的批判報導消失、禁止《Vechirni Visti》報紙記者拍攝總統車隊,以及亞努柯維奇和俄羅斯總統梅德維德夫(Dmitry Medvedev)召開共同記者會時,不允許記者發問。

「世界媒體自由日」也讓許多人討論烏克蘭媒體現況,以及國內媒體自由受到限縮的原因。

記者Serhiy Leshchenko在Ukrayinska Pravda部落格中,提到烏克蘭官方「記者日」與「世界媒體自由日」之間的差異:

烏克蘭刻意設立「記者日」,定於6月6日,當初由官員提議、由總統下令實施,[…]而在此之前,多位國會議員和政府官員也打算提出,屬於他們的「專業紀念日」,顯得格外諷刺,最突兀之處在於,政府頒發多個獎項給忠誠的媒體代表,以茲「獎勵」。

這就好像是屠夫在「牛肉日」恭賀牛隻一樣。

全球正常世界真正的「記者日」訂於5月3日,亦即「世界媒體自由日」,記者在這個日子不會慶祝任何事,而會懷念受謀殺的同事、記住干預工作的政治人物,也批判箝制言論的政府。

Zoryana Byndas是網路報《Pohlyad》主編,對烏克蘭媒體界的媒體自由抱持懷疑態度

我最近與未來可能合作的廣告商會面,討論他的服務內容、如何呈現給讀者,也澄清各項細節;在會議尾聲,他問及網路報 《Pohlyad》的老闆,我回答一切都詳載於網站上,廣告商輕笑後說,「我知道這裡是你負責,但這是誰的資金?來自哪個政黨?」我又再說明一次,他開始 變得緊張,詢問這個人如何能資助這份網路報,還同時擁有一家電視頻道,也提及這家報紙長期報導特定政黨的活動,代表該政黨掌控這個媒體。廣告商認為光是靠 我和我的朋友,一小群熱心人士不會經營一家網路報紙,因為此類媒體只是為了在大眾面前美化某些人、醜化其他人。

我心想,「嗯,他說得沒錯」,獨立媒體至今仍前所未見,縱然還存在,外界也會想問,這有何目的?

在烏克蘭政治社群網站Politiko.ua上,Serhiy Trehubenko批判國內媒體,認為媒體自由在烏克蘭根本不夠:

烏克蘭媒體功能和前蘇聯時代相同,表面上支持社會發展,但結果顯示卻比共產時期更糟。

在文明國家裡,有些事已理所當然,但在後蘇聯國家裡,卻仍需要討論,我國媒體自由不足,我們需要有智慧、負責任的媒體,除了能詳實說明事件,亦能建議改進方式。

Viktoriya Yadoshchuk則在Vikna.if.ua說明,為何「世界媒體自由日」在烏克蘭不該徒具形式:

自從橘色革命之後,烏克蘭社會因為媒體而走向民主,但這還不夠,因為烏克蘭尚未獲得完整的媒體自由,而且自亞努柯維奇就任總統,監督組織「自由之家」認為,國內言論自由不進反退。[…]

如我們所見,情況相當危急,烏克蘭人民再度深怕說出事實,擔心小命不保,社會必須處理這項問題,若全國團結說出真相,就能夠撼動政府,促進官員重新思考自己的行為;我們要放下恐懼與疑慮,保持坦誠態度,不讓當權者摧毀自由、選擇自由、思想自由、言論自由等重要價值!

在「世界媒體自由日」之前,「自由之家」組織發表報告,突顯烏克蘭媒體自由持續惡化,國內不少部落客及Twitter用戶都轉載這則消息;今年初,該組織亦將烏克蘭的自由程度從「自由」調降為部分自由。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