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奈及利亞:社會媒體與2011大選

全球之聲:誰是Tolu Ogunlesi,以下簡稱TO)?(@toluogunlesi)(除了那位在NEXT報發表辛辣言詞的專欄作者以外)

Tolu Ogunlesi:藥劑師,記者,攝影師,社會網路使用者,詩人和科幻小說家。除了列出這些枯燥的事實,我不確定還能怎樣描述自己。我想這該由其他人來評斷。

全球之聲:奈及利亞2011大選是如何突然在推特跟臉書上變成熱門話題,人人分享起評論跟資訊?

TO:我想是因為使用社會網路已成為越來越多奈及利亞民眾生活中的重要部分(估計有200萬名奈及利亞民眾使用 facebook;雖然就總人口數而言只是一小撮人),但即將到來的大選絕對少不了運用facebook與Twitter。同時,像是總統強納森 (Jonathan)決定加入臉書,也有助於這股使用社會網路的風潮。對一個長期被高高在上的大人物所統治的國家而言,發現我們能跟總統在facebook上「互動」實在是件令人驚訝與出乎意料的事。

全球之聲:社會媒體在這次競選過程中是否開闢了新的空間?

Tolu Ogunlesi. Photo courtesy of Ifeyinwa Uzowulu.

Tolu Ogunlesi,感謝Ifeyinwa Uzowulu提供照片。

TO:無庸置疑地。Jonathan總統選擇在同天早晨於facebook宣布他競選連任便搶了在阿布賈宣布參選總統的IBB[Ibrahim Babangida]的風采。Ibrahim Babangida推出一支YouTube競選影片,並有一位侍從宣稱他早已是熱衷於facebook的使用者。

全球之聲:社會媒體在選民選擇候選人方面扮演什麼角色?特別是關於總統參選人們大量的線上民調

TO:我們必須認知到只有少數奈及利亞民眾使用社會網路。然而我並不是要貶抑社會網路對線上民眾的效益,只是指出線上民調或許不是對競選潛力的公平測量,想想看線上民調的受訪者很可能是年輕人,並可合理推測為受過教育與中產階級–這些特質並不能準確的代表總投票人口。

全球之聲:多數奈及利亞民眾仍舊仰賴傳統媒介(特別是收音機)獲取選舉新聞。你認為社會媒體可不可能進一步打敗傳統媒介成為奈及利亞選舉資訊的主要來源?

TO:我不認為傳統媒介與新媒介之間屬於競爭關係。我更有興趣觀察的是傳統媒介與新媒介相互彙整、連結與強化的方式。我有興趣研 究推文與黑莓訊息如何躍上廣播電台並成為潛在的新聞來源(例如路況報導)。Piers Morgan 近日推文說他是從Twitter上得知賓拉登的死訊(據他說是一篇“隨機推文”)。然後他提出了一個有關 “主要”新聞來源的有趣問題。

全球之聲:在奈及利亞,意見領袖們往往也是投票行為的主要代理人。新媒介是否有機會進一步影響草根投票者?

TO:這個嘛,一方面我們需要更具文化與良好教育的民眾之後才能看到這種真正的直接影響力。另一方面,新媒介可以透過傳統媒介(收音機、電視)影響草根投票者,一如我剛以路況報導為例所作的解釋。

全球之聲:在眾多新媒介中哪一種對奈及利亞2011年大選決策最具影響力?Twitter、Facebook、Blogs、LinkedIn等等,以及理由何在?

TO:我手上並沒有統計數據,所以很難判斷。其次,我偏好Twitter,因此也許不是這個問題最中立的裁判。不過,我認為Twitter的管理避免了許多Facebook 的雜訊,而諸如熱門標籤與主題追蹤等特質,則讓解析趨勢與彙整/解析有價值的訊息更加容易。

全球之聲:你能預見這些奈及利亞大選網路戰士的未來嗎:RSVP (Register, Select, Vote, Protect Campaign),Reclaim NaijaEiE Nigeria等等。

TO:當然。一切努力才剛開始。認為#奈及利亞已成定數將是一項錯誤。事實上奈及利亞正在決定中。我們需要邁向下一階段,包括確保對我們的民選官員與政治任命人員課以責任,同時精細調整在剛結束的選舉中施展的策略,以便2015年的參與更加成功。

全球之聲:最後,你認為社會媒體真的影響了奈及利亞大選嗎?亦或它只不過是炒作?

TO:它扮演了部分角色。它有助於激發數量可觀的奈及利亞年輕人。它使選舉意識看起來很酷,就像它在2008年美國大選營造的一樣。

校對:Portnoy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