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埃及:我不跟隨戈寧因為…

埃及網路運動份子戈寧(Wael Ghonim),在埃及革命之初遭逮捕,抗議民眾大力聲援、要求政府釋放戈寧,他因而揚名國際,但如今戈寧卻得面臨自己擁護者的批評聲浪。

今天戈寧在推特上發表一連串推文,呼籲抗議民眾應該把首要目標放在國家的經濟發展,而非革命大事。

[阿拉伯文]:

最高軍事委員會是否能帶領埃及走向民主,已讓革命份子產生質疑,但我們應該要明白,沉默的大眾對我們這些所謂的革命者也已經失去信心,這次埃及政治危機連帶影響經濟,讓老百姓嚐盡苦頭。

Egyptian blogger Wael Ghonim. Image by Flickr user yamaha_gangsta (CC BY 2.0).

埃及部落客戈寧,圖片來自Flicker使用者yamaha_gangsta(CC BY 2.0)

接下來的推文,他解釋道[阿拉伯文]:

無論革命是否發生,埃及經濟早已陷入困境,這點無庸置疑,但我們不能否認埃及暴動的確對生產力造成傷害,尤其是貧窮人口受到的波及更嚴重。

他進一步補充說明[阿拉伯文]:

領日薪的勞工(其人數不下於一百萬)、靠觀光業及房地產業維生的人、還有許多其他民眾,感受不到我們對他們的需求表示關切。

戈寧總結說[阿拉伯文]:

革命的首要目標應該放在「經濟發展」,因為唯有繁榮經濟才能保證革命持之以恆,並且肅清埃及貪污舞弊之情。

戈寧一系列推文引發埃及推友及當地民眾反彈,儘管戈寧為埃及帶來偌大影響(他的推特粉絲約有156,000位),但最高軍事委員會鎮壓示威民眾,戈寧卻沒有為之發聲,已招致不少批評,在我不跟隨戈寧因為:(#UnfollowedGhonimBecause)標籤頁面裡,可以看見推友的發言:

「我們都是薩依德(We Are All Khaled Saeed)」臉書專頁點燃埃及2011年一月二十五日的革命之火,當民眾發現戈寧即是該專頁的發起人,他被政府釋放後,英雄光芒銳不可擋。薩伊德是一名 來自亞歷山卓的少年,受埃及警察毒打後身亡,如同突尼西亞南部地區西迪布吉德(Sidi Bouzid)的布瓦吉吉(Mohammed Bou Azizi)之死引起當地反政府示威,薩伊德慘死激怒了埃及民眾,大家因為「我們都是薩依德」而團結,受突尼西亞革命激勵,埃及人著手計畫一場如法炮製的 埃及起義。

以下是來自埃及人及其他網友對於戈寧立場的意見。

Nourhan Ramadan [阿拉伯文]:

戈寧永遠值得尊敬,我也不否定他的影響。但是他的首要目標和我們背道而馳,我不知道他到底明不明白我們現在的處境。

阿拉伯春天補充

我不跟隨戈寧因為:比起人權,他似乎更關心「經濟」,但他不明白只要人民有了人權,經濟自然就會蓬勃發展。

Karem Said解釋

我不跟隨戈寧因為:除了提升ICT產業,我想他對於政治及經濟改革根本一點遠見都沒有。

Karima Momen接著說

我不跟隨戈寧因為:我聽說這本書的時候,你說一生都被囚禁了,你到底要表達什麼!

Amira Khalil 的留言更是一針見血:

我不跟隨戈寧因為:他根本是個沒有原則的人,中了「經濟穩定」的操弄技倆,把一月二十五的革命全都當成過眼雲煙吧!

來自巴林的Mohammed Al Daaysi推文

我不跟隨戈寧因為:他已經被權力/名利迷昏頭了,想到他也曾是埃及革命的「一份子」就讓人不舒服。

Kuwaiti Mona Kareem補充

我不是針對「我不跟隨戈寧因為…」發表意見,也沒有人說不愛國,只是因為他名氣大,所以應該站出來發聲反對軍隊。

以色列的Israeli Elizabeth Tsurkov接著道

我不跟隨戈寧因為:他的推文簡直是陳腔濫調,而且他還刻意營造「數位2.0革命時代」的神話,還需要給這種人尊重嗎

有些人則不認同這些看法。

M_Ibrahim_M表示

我跟隨戈寧因為:他是個值得敬重的人,旁人都是酸葡萄心理。

Sherif El Saadani補充[阿拉伯文]:

隨意謾罵別人冷漠或圖謀不軌是不道德的,因為大家還不能理解他所追求的信念,所以才會有這些誤解,但文明社會就是即使一個人的意見與我相左,我還能捍衛他的言論自由權。

Haisam Yehia 總結

我覺得@Ghonim 的推文很諷刺:「英明一世毀於一旦」偏偏在此時讓自己名聲掃地。

Chirpinator有更完整的推特回文整理列表

校對:Portnoy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