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巴西:強暴有關的笑話與幽默的界線

巴西的單口相聲(譯者按:香港譯作棟篤笑)的演員Rafinha Bastos是個被紐約時報評為推特上最具影響力的明星。他最近在一場秀中的言論引起了諸多爭議–之後他的發言隨即被滾石雜誌報導:

所有在街上抱怨被強暴的女人都長的極其醜陋[…]妳們在抱怨甚麼阿? 你們該謝天謝地。 這對你們才不是犯罪,這可是個機會。 […]幹了這些事(強暴)的男人不該被關,他們應獲得一個擁抱。

強暴普遍的被認為是「最殘酷的暴力行為」,因此Rafinha Bastos此言一出立即引發各界譴責。 女性主義部落客Bianca Cardoso在Groselha新聞部落格解釋:

強暴不只是對肉體的暴力,像是腎臟被打了一拳或是踢了一腳,強暴更傷及身體,隱私,親密的部分,施加強迫性的服從和羞辱。強暴這種行為對受害者更有嚴重的後果,肉體上與心理上的傷痕。 從非自願性懷孕到性病污染到陰道和直腸的嚴重撕裂傷。

'Violation'. Image by Flickr user Cidadania Queluz (CC BY-NC-SA 2.0).

"侵害",照片來自 Flickr 使用者 Cidadania Queluz (依據創用CC BY-NC-SA 2.0授權使用)

道德還是思想管制?

在推特,主題標籤#DebEstupro普遍的被使用於回應這個爭議性的話題。

歌手和社會運動者TElisa Gargiulo (@elisagargiulo)和Vange Leonel (@vleonel), 要求這位煽動強暴的搞笑演員受到逮捕,並向檢察官和律師施壓希望他們採取行動。 Gargiulo 表示:

強暴 = 壓迫之罪 (窮人, “醜陋的人”, 女同性戀, 街上那些孤獨的人). 把強暴當作是”醜女”們的恩惠此類想法是煽動犯罪.一個好的律師該起訴他。

另外也有些人為這位搞笑演員辯護; 設計師Odemilson Louzada (@Odemilsonjr) 表示 “向Rafinha 要求道德並不困難”。 饒舌歌手Fernando Rodox (@FernandoRodoxRj)也表達了他的觀點:

#Abaixoarepressao 我反對任何的思想管制, @rafinhabastos 遭遇到的是思想管制!!!#Debestupro

面對這些, 記者Mayara Melo (@Mayroses) 為有如此多人”跟隨,轉推,為Rafinha Bastos辯護”感到難過。 教師Lola Aronovich, 在部落格blog Escreva Lola, Escreva, 撰文探討這些演員的擁護者和那些覺得他這笑話有趣的人的心態:

這些擁護者認為強暴是性愛而非暴力,真是如此?他們認為遭受如此駭人罪行的受害者是幸運的?他們認為只有美女才會被強暴?真相 只有一個:這些擁護者對於強暴一無所知。 強暴對他們來說過於抽象,不過是個離他們太過遙遠的現實,他們可以隨意的嘲弄。如果他們親身認識強暴被害人,大概就很難嘲笑這些「真實」。

部落客Eduardo Guimarães 超越對巴西社會健康的批評當他評論道:

所以形容巴西社會-尤其是我們的青少年-在道德上病了是很合理的。 這一個世代充滿冷漠,偏激又呆滯群眾的人,而他們將主宰未來的巴西。 一個完全不同於前人的世代,竟能嘲笑他人的不幸且實行犯罪行為像是淹死人或是強暴人。

他更建議:

政府的宣傳應該多提倡人性價值並且譴責這類的心理。

"Rape is hate. Go on a date. Love is the best. Don't molest. Use your charm. Please don't harm." Photo by Steve Rhodes on Flickr (CC BY-NC-ND 2.0).

"強暴是仇恨.去約會.愛很美好.別騷擾.展現你的魅力.別使用暴力" 照片來自Flickr使用者Steve Rhodes(依據創用CC BY-NC-ND 2.0授權使用).

政治不正確的極限

討論轉向探討幽默的本質,它的界線和對政治正確的批判, 教師Idelber Avelar將之定義為”在語言中所謂的左派的警察權威主義”, 部落客們討論幽默應該試探多深,到什麼地步是犯罪,而什麼情況又是,照Bianca Cardoso的說法, “小心翼翼跟隨著保守社會思維的幽默,怯於越界”。

關於此, Lola Aronovich 說:

[…] 很多時候幽默是先驅的越界者。 可是這些攻擊弱勢族群當作笑話的人必須要了解的是他們沒有跨越任何事物。

有關那些製造來侵犯和抹消女性的笑話,記者Amanditas在她的部落格寫道:

社會是多麼的偏激,使的女性歧視和偏見得以偽裝成「幽默感」出現在大眾眼前。 更糟糕的是這種幽默宣揚包裝成「現代幽默」的女性仇視還驕傲的展示「政治不正確」的標籤,依賴被巴西部落格吸引住的群眾生存。

I didnt do anything to deserve rape. Photo by Steve Rhodes on Flickr (CC 2.0 by-nc-nd)

我沒有做任何事該招來強暴。 照片 by Steve Rhodes on Flickr (CC 2.0 by-nc-nd)

在一篇Vice雜誌的訪談中,漫畫家Laerte表示他相信“幽默不需要限制”:

不受限制的批判者在我們的社會是必要的。 幽默就如同其他所有的人類語言般應被鬆綁, 在任何時候我們都應該可以不受限制的使用我的評論權。 所以當你要指控一個笑話含有種族歧視或性別歧視,你必須使用你的評論全以理辯論而非管控對方的言論。

部落客Renata Correa進一步的表示:

不論我們喜歡與否,幽默有權說任何事。任何事。 幽默是社會的反射,透過這個鏡片我們看到生活。 這是一個看到我們周遭事件的途徑。 […] 我們不能為幽默的主題設限。 幽默就是要夠好笑。 能博取聽眾的莞爾一笑。 這才對。

但她同時也警告:

一個以性別歧視,同性戀恐懼或種族歧視為主題的笑話不一定就不好,可是它承擔了無法令聽眾發噱的巨大風險,因為它是個老笑話.我們早已聽過無數次。 一個好笑話應迴響不斷, 挑戰你的極限。

部落格The Imprença blog 作了個總結:

我回想起我母親的忠告: 只有大家都在歡笑的時候才是幽默。 當有些人哭泣而令一些人歡笑的時候,這就不是笑話,而是羞辱。 我想我們可以從這裡開始。 我們不用當個無趣,政治不正確的人。 重要的是別讓任何人蒙受苦難。

對於Rafinha Bastos的東家CQC和TV Bandeirantes(@e_band)在這場論戰中缺席一事,推特上受到不少韃伐。

贊助Rafinha的企業 – 巴西百事可樂 (@pepsibr), 巴西諾基亞手機 (@nokiabrasil) 和 Via Embratel電視台 (@viaembratel) – 受到推特用戶(by Vange Leonel (@vleonel) 和 Elisa Gargiulo (@elisagargiulo)施壓要求針對此事表示意見。 結果他們並未給予任何回應。

校對:Portnoy

1 則留言

  • 黑將軍

    引用:「教師Lola Aronovich, 在部落格blog Escreva Lola, Escreva, 撰文探討這些演員的擁護者和那些覺得他這笑話有趣的人的心態:

    這些擁護者認為強暴是性愛而非暴力,真是如此?他們認為遭受如此駭人的罪刑的受害者是幸運的?」

    當中,「罪刑」不等於「罪行」,應該是繕打錯誤而已吧。
    謝謝辛苦整理翻譯這篇啟發性文章的所有人

參與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