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俄羅斯:步步衰敗的報業

發行近百年的俄羅斯日報《Izvestia》與新聞網站Gzt.ru最近陸續解雇員工,記者為了保住飯碗跟大眾喊話,部落格圈也有人在討論傳統派記者的優缺點。

《Izvestia》報社新發行人Aram Gabrelyanov於6月6日宣布,可能裁員三分之二,藉以整頓這家營運數十年的老報刊,並同時提升獲利能力。

「有效率的報紙」

Old newspapers. Image by Flickr user ShironekoEuro (CC BY 2.0).

舊報紙照片來自Flickr用戶ShironekoEuro,依據創用CC BY 2.0授權使用

這位老闆手中除了該報,還擁有小報《Zhizn》及知名入口網站LifeNews.ru,他接受Slon.ru訪問時表示,打算讓這份報紙「比(俄國兩家主要商業報刊)《Kommersant》和《Vedomosti》更酷」,第一步就是開除不做事的記者:

若130位記者裡,只有30人在寫報導,其他人都不知道在做什麼?這樣正常嗎?況且還有主管,也沒有人清楚他們的工作內容,這不是我做事的方式,我要求有效率的報紙、有效率的主管。

該報員工原本很緊張,因此6月6日在《Novaya Gazeta》刊登公開信,向忠實讀者、關心民眾和記者同業喊話。

由副總編輯Sergey Mostovschikov率領的一群記者在信中指出:

對於工作薪資、休假補償、開除條件與原因、職業前景,老闆全都避而不談,[…]由於老闆對待報社員工的手段違法,再依據現行法律,任意解雇一名員工就得讓集團付出200萬元,且編輯也引發巨大的勞動爭議。

協助起草公開信的副總編輯向OpenSpace.ru網站表示,記者起碼應該得先知道「未來會發生什麼事」。

不過他指出,報社老闆可能會「毀了一切(才不會浪費200萬元),或是裝得好像很文明,再偷偷把記者趕走,看不起眼中很愚蠢的記者」。

我覺得老闆心中還有更大的盤算,主要著眼於新大樓及選舉,私下討論時,副總編輯Elena Yamolskaya主張,報社應更加支持總理普廷(Vladimir Putin)、更支持君主制及東正教,但在我看來,這一點都不有趣,完全不有趣。抱歉說得不太禮貌,但看他們把自己當成牛來對待,實在很有意思。

達成協議

6月8日,資方與報社員工達成協議,報社將支付「未結清薪資、補償尚未使用的假期、付兩個月薪水當遣散費」。

除了上述報社裁員,gzt.ru網站亦資遣30位記者,英國廣播公司也決定終止俄語服務,這些消息都在俄語部落格圈引起不小漣漪。

Ekho Moskvy電台記者Kseniya Larina在個人Facebook頁面上,除了張貼報社員工的言論,也表達個人看法:

我不為他們感到抱歉,他們常常屈服、接受秘密警察的決定、聽從上級指示、忍受言論審查、攻擊「自由派媒體」,如今卻高呼「同業請聲援我們」,但我希望你們和新老闆一同毀滅。

此話一出,引來許多議論,有些人是朋友,也有些是該報社前員工,例如Leonid Sokolov即有不同觀點:

重點在於這份報紙不受歡迎,該報是新聞業的先驅,就算失敗也應該原諒,新聞戰場上總會有惡棍,但也總有會好人角色能對抗潮流,我再強調一次,這不是《Izvestia》一家報紙潰敗,而是九零年代新聞業潰敗。

The Moscow News作者Tim Wall認為Kseniya Larina的見解「沒有價值」:

一般記者要挺身抵抗自我審查或強制審查並不容易,因為國內多數媒體都聽從高層官員或富商的指示,記者和媒體從業人員有其基本權利,應該獲得合理報酬,應該擁有報導自由,不受富人或當權者干涉,這都是值得捍衛的價值,與政治立場或傾向無關。

6月7日,《Izvestia》改版減張,Natalia Oss張貼一幅照片,將新版面與《華爾街日報》頭版兩相對照,引用《Izvestia》報社新老闆的話,「九成記者都只做剪貼工作」。

Lenta.ru這張照片改寫為報導,突顯情況相當複雜;如今愈來愈多記者都透過部落格吐露心聲,也有愈來愈多讀者轉向網站或可靠的LiveJournal頁面獲取訊息,部落格能取代政黨色彩鮮明的報導,或是毫無內容的八卦嗎?

一位留言者質疑像《Izvestia》的報紙還有何價值:

你還有什麼期望?《Izvestia》的記者超過百人,為何還要養這麼多食客?

校對:Portnoy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