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埃及:以色列間諜在開羅的故事

以色列的美國移民Ilan Chaim Grapel 上個星期五在埃及被逮捕。 Grapel到目前為止已被國家安全局拘留15日,期間被審問關於他在埃及的間諜活動, 據說他試圖離間埃及民眾和埃及軍最高評議會的關係,還引燃伊斯蘭教和埃及基督教間的宗教衝突。 星期一黎巴嫩新聞網站EL Nasha刊登了一篇與埃及臨時內閣副總理Yehia El-Gamal的訪問,他在訪問中指責以色列是埃及派系鬥爭的幕後黑手

Ilan Grapel in Tahrir Square carrying a poster which calls US President Barack Obama stupid. Source, Ilan Grapel's Facebook account.

Ilan Grapel在塔利爾廣場舉著一幅海報,上面罵美國總統歐巴馬是笨蛋,並且羞辱埃及革命是為了尊嚴而非經濟。

Desmond Shephard在Bikya Misr部落格報導了這則新聞:

中東通訊社報導,高等國家安全檢察院的法官Judge Hesham Badawi下令拘留一名叫Elan Chaim Grabel的嫌疑犯15日,懷疑他「從事企圖傷害埃及的經濟和政治的間諜活動」。

以色列官方則否認這項質疑,指稱開羅的報導不可靠

埃及部落客Hossam El-Hamalawy不買Grapel的間諜故事,他引述歷史事件說明這類故事向來可疑:

1968年11月亞力山卓的學生和工人到街上示威譴責那塞爾政權,官方掌控的媒體宣佈助長抗爭的以色列間諜被逮捕. (Arab Report and Record, 1-15 December 1968: 399). 我母親參與了1971-1972反薩達學生抗爭,她記得當時中央軍是怎樣一邊拿棍子毆打他們,一邊譴責他們是「以色列間諜」。十八天的抗爭當中有個年輕女記者在電視上現身,”坦白”她受以色列情報和特殊使命局訓練到塔利爾助長暴動。結果當然是場大騙局。 現在呢, 政府宣佈他們抓到了另一個以色列間諜,說他為了「傷害埃及的經濟政治以及社會利益和打擊革命」收集抗爭相關情報、助長混亂…而且”檢察官懷疑他雇用抗議者來增加群眾和軍方的嫌隙,並製造伊斯蘭教徒和基督教徒之間的緊張關係”。說真的,也太肥皂劇。

El-Hamalawy相信這些都是情報局為了防止民眾未來批評軍方下的佈局。

最近的騷動是Mukhabarrat [情報局]的粗糙計劃,他們想要栽贓所有大眾對軍方的批評都是以色列間諜的陰謀。 更重要的是, Mukhabarrat想要說服大眾他們的存在是必要的, 負責保護國家免於”外國陰謀”,這樣他們就能獲得比國家保安警察更好的對待。

親愛的Mukhabarrat, 別再把我們當孩子耍了。 這個以色列超級特工要怎麼隻身對抗街上、清真寺滿滿的政府軍,助長抗爭?省省巴。

推特上的反應亦雷同。 事實上他們還創了個主題標籤來嘲諷這則新聞, #ElGasoos (比如: 間諜).

@MagedZakher: 哎呀!讓他們知道我們在哪抗議了!塔里爾廣場的事是個祕密的說! 噢!間諜!

@mand0z: 以色列情報和特殊史命局沒人會用Youtube,他們只好派間諜。

@Gue3bara: 調查了間諜的手機通訊之後,他們發現內塔尼亞胡(註:以色列總理)的電話號碼被分類儲存在「內塔尼亞胡-秘密任務」。

The Spy behind Omar Suleiman

奧馬爾·蘇萊曼身後的間諜 – 照片取自臉書社團間諜先生,對不起。

革命剛開始的時候穆巴拉克的支持者在臉書上成立了一個社團,命名為「總統先生,對不起」,從那之後「…對不起」成了人們為嘲諷社團命名的模仿對象,「間諜先生,對不起」也跟了這個熱潮。

Ilan Chaim Grapel的公開臉書檔案有他的所有資訊、在塔利爾廣場和埃及其他地方拍的相片,這個事實讓推特網民更加的懷疑真正的間諜怎麼可能這麼天真。

@RAbdellatif: 恕我質疑,#以色列會派一個不僅曾在他們軍隊任職還在網上貼自己軍裝照的人當間諜嗎?

@NohaAtef: 有間諜在#埃及被抓啦,大家可以在#臉書找到他,翻他的相片,有人檢舉了他的檔案,也有人加他朋友:D跟隨吧。

撇開這些和那些認為與穆巴拉克以及國際貨幣基金交好的以色列不需要間諜的人,有些人還是相信間諜故事有可能是真的,將革命怪罪到這些間諜身上。

@mrrizkallah: 要是他們錯了呢?如果他真的是間諜的話呢?

@Gemyhood: 有個計程車司機很高興間諜被逮捕,他還跟我說:看,間諜入侵是被抗議帶來的。

Zeinobia 和@mrrizkallah持相同意見, 她批評嘲笑她部落格貼文故事的人。

有些推特革命人士把這當笑話看了,我個人很訝異,他們連我們之中就像任何一個國家一樣,都可能有間諜的可能性都不願去想,好像埃 及不重要,間諜的事情一點策略重要性也沒有一樣。我們的革命推忽略了這個事件可能會傷害塔利爾廣場示威的事實,就算他們不想承認,這個事件是拿在繁華街上 的SCAF和總情報處作賭注。「很諷刺的有些人認為警察應該向總情報處學習」。 我不想這麼說,可是因為政治原因反對SCAF和這些我都不會形容的舉動是不一樣的。

最後, Sama Habeeb 推特回應道…

@MissPharaoh: 人性,如果你認為「以色列間諜」不存在的話那你很天真。如果你認為「偽以色列間諜」也不存在的話,那你就更加天真。

校對:Portnoy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