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黎巴嫩:全男性新政府在爭吵中產生

黎巴嫩真主黨主導的三月八日連盟在經歷了將近五個月的漫長政治爭吵協調後終於公佈了由遜尼派億萬富翁Najib Mikati領導的新政府,其30位成員清一色由男性組成。

Qifa Nabki 提供了一份新內閣官員列表,上面還附註個別官員的政治與教派關係。

貝魯特新政府才剛上任就遭遇難題,據聞其中有兩位部長級官員在被委任的短短幾小時內遞出辭呈。

辭職

@patrickgaley: 滑稽: 德魯茲派部長塔拉爾﹒阿斯蘭離開#黎巴嫩的新內閣。 政府先是有個壞開始, 然後甚至不能開始。

@patrickgaley:太順利了, 第二個部長RT@nidalmawas Fatoush提出辭呈離開新政府。 #黎巴嫩

@LSal92:聽說兩個部長從剛組成的新政府辭職,我們連革命都不用發起。 #黎巴嫩

2011年一月真主黨與其主要為基督教徒的盟友促使薩德·哈里里領導的統一政府崩潰。 真主黨的行動是基於擔心真主黨黨員有可能因為薩德‧阿里里的父親‧前總理拉菲克·哈里里暗殺事件被聯合國黎巴嫩特別法庭(STL)起訴。 以敘利亞做靠山的三月八日連盟成功的說服德魯茲派領導人朱姆布拉特放棄支持與阿里里一黨組成的三月十四聯盟,此舉給予真主黨足夠的議員人數,不用考慮三月 十四日政敵,組成多數政府。 雖然三月八號聯盟有足夠的議員人數來組自己的內閣,但還是必須掙扎過五個月的內部爭吵才能決定誰會得到哪個席位哪個職務。 也有很多聲音不滿新政府將所有內閣職務都安排給男性,排除女性的作為,責難黎巴嫩政治是男性專屬俱樂部:

缺乏女性代表

@abzzyy:零女性政府代表代表-#失敗#黎巴嫩

@jilm:我們溫腥的歡迎#黎巴嫩加入落後國家政府裡一個女性也沒有的行列,捷克共和國敬上

@nmoawad:我們的新政府裡一個女性也沒有。@貝魯特之春

@Sami Baroudi: Mikati的新政府一個女性也沒有. 這顯示了他們的支持群眾有多狹小.. 黎巴嫩總是這麼反潮流。

@nadimhoury:#黎巴嫩 沒有女性被指派入新內閣。他們對宗教代表如此執著卻對性別平等不顧一削。

@justimage:#黎巴嫩新政府由30位遜尼、什葉、馬龍、等等的宗教代表組成,但他們之中沒有一位是女性。

貝魯特之春的Mustapha以部落格貼文表達他對新政府排除女性官員的失望:

我沒有辦法接受我們的新政府裡一位女性都沒有的事實。一個也沒,句點。零,完全沒有。 這不對阿,以前我們至少有幾個花瓶女部長,她們象徵理想社會中女性應該在政治中有平等聲音的願景。 她們在女權主義者的眼中或許可笑,但這次政府連假意的關心都沒有。

的確, 黎巴嫩部落客們對新政府的上任興致缺缺,絕大多數早已對沒績效的政治菁英幻滅。

新政府推特

正在試圖理解#黎巴嫩的新政府組成是否值得五個月的拖拉爭吵!!

個人來說, 我從來無法分辨#黎巴嫩有政府和沒政府的不同。

#黎巴嫩政府存在的唯一好處是讓政客賺比原來更多的黑心錢。

我期待有天#黎巴嫩的總理不再是個億萬富翁。

@antissa :)你認為會變嗎? 黎巴嫩有或沒有政府都是一樣的!

Karl reMarks的最新情況分析指出,新政府從多黨派的協商政治轉為多數政治是個大改變,新的三月八日政府將拋棄過去統一所有國內主要黨派意見的執政模式。

這是否會讓黎巴嫩受到更多管理的還有待觀察. Karl reMarks對短期的發展並不樂觀,但從協商政治到多數政治的轉變是個值得關注的進步:

我稱此為「好奇內閣」因為就很多方面而言它跳脫了過去的常態,克服黎巴嫩政治系統癱瘓的困境和三月八日的失敗,提供踏實的執政方 案。 遜尼派和什葉派不等量的官員數目是它其中一種”創新”, 省掉指派象徵上的女性部長則是另一個。 特殊的一點是, 它創造了一個黎巴嫩許久未見的、真正的在野勢力。 由三月十四日一派組成的在野反對派若要發揮它的機能,將必須重新組織自己。 我並不期望這會成真, 這同時也是三月八日一黨執政的優勢。 不過,要是兩黨適切成功扮演自身的角色,因協商政治長期處於惡性循環的黎巴嫩政治將向前踏進重要的一步。

要探討黎巴嫩政治當然不可能不一起探討黎巴嫩的老大哥,敘利亞。

最近敘利亞的動盪令黎巴嫩的核心政治家提心吊膽, 眾多評論家在部落格圈提供各自對敘利亞在黎巴嫩新政府生成上的影響的觀察,我們從Karl reMarks開始:

隨著敘利亞政權的權威在國土內外顯著的衰敗, 這其中代表的意涵值得深思。 要是敘利亞政權視新內閣的組成為優先議題,為何組閣過程如此漫長並最後內閣成員只由其”盟友”組成。 況且,薩德‧阿里里的政府從敘利亞抗爭開始便倒向敘利亞政權, 無所不用其極的避免對抗大馬士革,我很好奇受敘利亞操弄的內閣重要性在哪裡。 這一方面揭示了整個黎巴嫩政治階層是多麼依賴敘利亞的監護,甚至到了完全無法脫離大馬士革的明示獨立決定任何事的地步。 把焦點放在聯合國黎巴嫩特別法庭是錯位的作法,黎巴嫩特別法庭為敘利亞開脫嫌疑,獨留真主黨在被告席上受審. 值得一提的是,面對近幾週的敘利亞動亂,西方國家拒絕使用黎巴嫩特別法庭當作對付敘利亞政權的工具,想盡辦法找尋柔性的施壓方式。

Qifa Nabki的讀者對他的關於新政府的部落格貼文發表了評論,評論的焦點也停留在敘利亞動亂的含意 : Sayke:

對阿薩德拉說這是另一場勝利,他的政權(再一次的)被證實不過是另一個殘暴的獨裁政府,這告訴其他的獨裁者,做一個殘酷的獨裁者 會成功。 如果你成為當地的強權,有能力掌握周圍的國家甚至整個大區域當作政治人質,國際社會就無法直接反對你。威脅暗殺鄰國政敵是對的,沒人能阻止你。

Danny:

我一直強調這並非協調問題…敘利亞早有準備,決定權在他們手上。 他們認為阿斯蘭是可被拋棄的,只要他們有朱姆布拉特和小偷在手…要不是敘利亞誰又能料到Berri會同意改變教派分配的平衡? 我還是只相信我的「槍」。一直以來都是敘利亞在尋找政治吸塵器。 Ghassan(應指黎巴嫩巴勒斯坦流亡作家:Ghassan Kanafani)辯說 re: 由哈桑·納斯魯拉(HA:應指真主黨總書記)控制所有軍事設備的看守政府。

Prophet:

終於, 黎巴嫩的新內閣組成了。問題在於為什麼是現在,而非四個月前? 四個月前,敘利亞穩定多了,阿拉伯之春還未到達敘利亞海岸,阿薩德最擔心的也還是聯合國黎巴嫩特別法庭。 現在他整個政權都陷在危機中,STL和失去權勢比起來不過是小事一椿。 比起政治吸塵器,友善的黎巴嫩政府更和他的意。 Ghassan’s的Marada(黎巴嫩政黨)和哈桑·納斯魯拉各自確保了國防與內政部長的論點是很重要,但不是為了從STL的審判書中脫罪,而是為了 保護敘利亞國界和敘利亞的敵人滲透到黎巴嫩境內。 如果這個內閣要經過信任案投票,我們會看到黎巴嫩政權對敘利亞和小阿薩德政府政策與施政上的大轉彎。 黎巴嫩/敘利亞國界守備會被加強,更多的軍事安全合作,內閣也會表明更多對敘利亞政權的支持。 況且, 面臨更大的衝突的可能性使的敘利亞需要一個友善的黎巴嫩內閣,一個會支持哈桑·納斯魯拉的反抗政策和敘利亞反美國與以色列的政策的內閣。

黎巴嫩新內閣的組成時機正好處在敘利亞動亂絲毫不見緩減的重要時刻,黎巴嫩的政治生命仰賴大馬士革的掌權者,要是這股勢力受到動搖,儘管難如登天,黎巴嫩政府必須設法防止連鎖效應波及這個小小的、卻充滿分歧國家。

縮圖由Flickr使用者nathanm提供(依據創用CC BY-NC-SA 2.0使用)

校對:Portnoy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