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對照墨西哥邊境與阿富汗邊境之衝突

[本文英文版原載於2011年3月9日]

數篇比較美墨邊境的武力紛爭與阿富汗目前的衝突現況的報導發表之後,在網路上引發網民群起而攻。雖然這些報導彼此之間看來並無事前協調,內容也缺乏關聯,但它們都具體展現出美國對墨西哥與中東的外交政策的一些問題。

路透社通訊記者麥特‧羅賓森在一篇寫於阿富汗沙蘭納的報導中,描述阿富汗的美軍指揮官現在已公開表示他們在「在阻止塔利班人員由巴基斯坦進入阿富汗以避免暴動惡化時,參考受到嚴密監控的美墨邊界。」

美國軍方表示,阿富汗與巴基斯坦間的邊境長達2430公里(1510 英里)而易於滲透,暴動分子已建立了許多跨越邊境的「老鼠洞(即逃脫路線)」。為了控制這段邊境,他們正考慮利用目前用於美、墨邊界的感測器以及雷達系統。 「…美國的南方邊境在過去數十年中一直都有一套監測系統。我們現在正在與一個操作這套系統的人討論,看看這對我們會不會有幫助。」

羅賓森的報導進一步指出,「為了遏止非法移民、走私毒品以及毒品戰爭擴大進入美國,美國政府以移動監測系統、無人飛機、兩萬名邊境巡查搭配卡車和馬匹監控長達3140 公里(1950英里)的美墨邊界。」

這篇報導在發表當天便在社群網站Twitter上迅速流傳,包括AfghanNews24ghost22sasmexicoreporter5lem1FZMexico,以及其他許多用戶都以tweet(訊息)傳閱這篇報導。在提供了這篇報導的網址連結後,Twitter用戶SanhoTree問道:

何不向查理‧辛學學如何籠絡民心?

部落格作家Vikas Yadez的發言則較為全面,同時也更加苛刻:

這篇報導展現一些統領美軍思維的無稽之談。美、墨邊界絕非邊境管理的優良示範。美國境內現在共有一千兩百萬名未登記的移民,在這樣的情況下還認為美國善於監督邊界實在荒唐。 國防部在科技狂熱的影響下已經認定無人飛機和電腦可以解決所有的問題。

「近加州坎波的美墨邊界」,照片來自Flickr用戶qbac07 (CC BY-NC 2.0)

兩天之後,CNS News出現一篇由艾德溫‧摩拉撰寫的報導,可以將之與路透社的報導比較。該篇報導題為〈美墨邊界的一座城市去年的平民傷亡高於阿富汗全國總合〉,摩拉在報導中寫道:

與德州艾爾帕索市相隔著美墨邊界的華雷斯城,去年被殺害的平民人數高於整個阿富汗。 2010 年華雷斯城共有3111名平民遭到謀殺,而在阿富汗則有2421人。這2421人多屬於包括塔利班的反政府勢力。 去年華雷斯城每427個平民居住者就有一人遭到殺害,而在阿富汗每12029名平民居住者中有一人遭到殺害。(根據墨西哥2010年的人口普查,華雷斯城的人口共1328017人,而根據CIA World Factbook,阿富汗人口達29191286人。)

摩拉的報導吸引的回應大多語調務實,像是邦尼‧喬斯林的回覆:「毒品為我們的政府賺了不少錢,他們怎麼會試著去改變?」以及S14的留言:「對自由 派而言唯一的差別就是阿富汗人不是潛在的選民,但非法移民都是…所以我們的邊界不會有任何人去處理。」這篇報導的網址連結在Twitter上,伴隨著各種 不同的評論四處散播。

Twitter用戶凱文‧伊德(keder)在連結前面附上一聲虛擬的大喊「警衛!」另一名用戶德州農場局(TexasFarmBureau)則寫道:

這與伊拉克和阿富汗都無關,不過德州邊界附近農場和牧場的人面臨的危險還是一樣真實。

右翼部落格「木製假牙」可以作為美墨邊界北方普遍意見的代表性案例。

如果要舉一個全世界暴力衝突最為劇烈的地方,那麼阿富汗肯定榜上有名。但是一座城市,一座位於美國南方邊界上的城市,面臨的暴力 衝突卻高於整個阿富汗。…在我們南方邊界門戶洞開的情況下,墨西哥的衝突肯定會蔓延到德州,造成無辜美國人民喪命於美國。聯邦政府逃避他們保護美國人民的 責任,持續忽略南方邊界的安全問題,究竟還能逃避多久?」

在「新常態」網站,部落格作家「告訴我不是這樣」自創新詞Mexghanistan,並寫道:

你也許會覺得這個新聞令人震驚,但那只是因為你相信歐巴馬政府以及他們旗下的資訊和宣傳部門與主流媒體關心墨西哥或是阿富汗。但他們其實完全不關心。想想,一座隔著美國邊界的城市對平民來說比一整個戰區還危險、還致命。

來自墨西哥蒙特雷的Twitter用戶赫克托‧格哈(hrguerra)做出了結論:

我總是開玩笑說阿富汗比墨西哥還安全,現在我發現現實世界偷了我的點子。

同一天稍後,格哈回應第二篇報導,說道:

雖然這是件非常明顯的事,不過我還是要指出,華雷斯城的人口有一百五十萬人,阿富汗則有三千萬人口。

在此同時,根據El Universal(西文)報導,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已經申明墨西哥正面臨「劇烈的暴力衝突」。雖然技術上來說墨西哥仍未進入武裝衝突的狀態,但近年牽涉政府軍與犯罪集團的暴力衝突在墨西哥已經造成高於阿富汗在2008年紀錄的平民死亡人數。

儘管這些刺耳的回覆多來自美國的邊緣民意,而且大部分時候都出自南方的邊境,但仍有些值得注意的例外。其中包括由部落格作家克莉絲汀‧布里克(Kristin Bricker)為「邊境節奏」撰寫的文章。這篇文章由過度膨脹的死亡率開始討論,提供了充足的研究、分析以及洞察,而非反動或是種族歧視的言論。

在他新的文章選集《死者之國(Pais de Muertos)》中,著名的蒙特雷記者Diego Enrique Osorno寫道:「統計死亡人數和述說死者們的故事是不一樣的。」 墨西哥政府和報紙記錄死於毒品戰爭的人數,一個一般被稱為「處決計」的數字。Oosorno以及一群人數正在上升的記者批評政府和報紙的處決計,因為大眾 對處決計的高度執著,使得墨西哥被謀殺的公民就如同被堆進了毒品戰爭的萬人塚。 毒品戰爭下,平均每小時就有一人遭到殺害(在華雷斯城則是每天八人),報紙已不再費心報導死者的姓名,還有他們生活和死亡的種種境遇。報導內容只有屍體發 被現時的慘狀… 在墨西哥的謀殺率急遽竄升下,越來越常有死者被丟進了比喻中的萬人塚。記者漸漸無法跟上死亡統計上升的腳步,遑論對單一謀殺事件深入報導。此外,如同新聞 網站Proceso的記者Marcela Turati在她的新書《駁火(Fuego Cruzado)》中主張的,「當暴力衝突暴力衝突與自身產生競爭,而且不斷的超越自己創下的紀錄時,它就再也不是新聞了。」

然而,針對這些面臨激烈衝突的邊境地區的危難,報導和評論依舊在各式各樣的媒體中持續進行。除了傳統的新聞媒體之外,還包括像是推特用戶費里茲(Copydechocolate)這樣的評論:

好啦,現在墨西哥死的人經超過阿富汗了,還有人想幫我們的政府說幾句話的嗎?

校對:Portnoy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