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馬其頓:截至目前的抗爭成就

越來越多的民眾意識到,增加在海外或馬其頓境內外籍人士之間的能見度,是進行中的抗爭的一個重要面向,因此開始出現不同語言版本的推文/部落格文的正文與譯文,為相關事件發展提供了更完整的圖像。

例如,Tina,一位推特使用者,以“CSI:找不到民主”為標題,按時間先後用英文描述了Martin Neshkovski事件的發展,而Andre Valé則以葡萄牙語張貼了更多訊息。

No Police Brutality! cartoon by Carlos Latuff

終止警察暴行!—該漫畫由巴西籍卡通畫家Carlos Latuff*所繪並被用作馬其頓抗爭者的海報

Marjan Zabrchanec(在Ana Bojadzievska的協助下)以馬其頓語英語,描述抗爭至今的成效:

這些抗爭,肇因於Martin Neshkovski被一名馬其頓警方的成員殘酷地殺害以後,其為馬其頓社會帶來多方面的效應。當中最主要的族群是年輕人,但對於政黨、公民社會組織,以及內政部,也帶來些許影響。

protesting-300x199.jpg

為了在資訊洪流中提供一個較為簡明的分類,以下我將嘗試從取得的結果中標示出五個正面結果,以其他三個我相信將隨之而來的結果。

我們從抗議警方暴行中到了什麼?

01.個別公民的授權賦能

前所未見地,大批群眾公開表示他們反對內政部的立場;該機構,被認為是自由公民最大的脅迫者。無論抗議民眾是否參與每晚18:00在德蕾莎修女紀念碑前的抗爭行動,或僅是主動在其Facebook或Twitter的個人檔案上張貼一張抗議警方暴行的象徵圖示,這種公開表達不滿的效益是巨大的。個別公民受到鼓勵並有能力挺身對抗恐懼。

02.團結非常分歧的個別公民

大家都相當驚訝於抗爭期間的積極氛圍。公民們不斷發現這些不同團體間的團結是前所未見的。上週五,抗爭行動的第五天運動的群眾規模開 始明顯起來。超過3000位公民,多數是年輕人,共同因為一則針對政府機構的訊息而聚集起來:「停止對公民的暴行。」前所未有地,一則相同的訊息出自許多 不同的民眾。我個人在各場抗爭中指認出來自50個不同組織的公民、非政治化的個人、沒有政治偏好的公民、內部革命黨(VMRO-DPMNE)與社會民主黨 (SDSM)的成員、阿裔民主統合黨(DUI)與阿裔民主黨(DPA)的成員、其他政黨的成員,以及第一次參與社會議題的公民們。雖然抗爭籌備期間並無意 招喚在馬其頓境內生活的不同族群,我在各抗爭中見到馬其頓人、阿爾巴尼亞人、吉卜賽人、瓦拉幾人、塞爾維亞人、波斯尼亞人、克羅地亞人和其他人。這些抗爭 帶來馬其頓共和國公民一次自發性的整合。

03.釐清Martin Neshkovski謀殺案

公民們設法揭露這件內政部試圖隱瞞的謀殺案。來自公民的壓力使得馬丁謀殺案相關細節漸漸被攤在陽光下。我指的不是最終的釐清,而是指日漸公諸於世的資訊, 這些資訊如果沒有經過這次公民行動的爆發,無疑仍將藏在內政部的祕密檔案中。官方掩蓋殘酷謀殺案的企圖失敗了,並且內政部發言人,Ivo Kotevski,每次發言之間的矛盾也越來越多。

04.Twitter衍生出的力量

宣稱Twitter組織了這些抗爭是過於粗糙的。Twitter既非一個組織,亦非傳遞核心資訊的媒介。Twitter背後是一群具批判性的公民設法將他 們的態度用140個字元表達出來。雖然其使用者在馬其頓仍是少數,Twitter衍生出類似論壇的東西,一個難以監視、控制與檢查的社會網絡。我相信內政 部還不知道Twitter,這也是為什麼沒人可以預見並且至今仍不能阻止這些抗爭。雖然Facebook在事發之初相當安靜,經過6天抗爭後更多公民被鼓 勵並開始用Facebook表達他們的不滿。用來凝聚並表達抗議警方暴行的粉絲頁、社團與事件的數量在持續增加中。於此同時,我們不能低估內政部企圖檢查 為了動員抗爭所採取的Facebook行動(所幸,迄今未有顯著結果)。

05.超越政黨的公民們

「我們不是一個政黨」是抗爭期間被持續重申的訊息。這並不是抗爭的主要訴求,但很不幸地,卻是一種必須被重申的保護機制,以避免各政黨邊緣化或操弄這場純 粹的公民行動。運動的非政黨屬性被所有參與抗爭者所理解及接受;他們包括不同政黨的成員,與本來就不同意多元主義民主體系的人。「我們不是政黨」的訊息被 用來團結公民,就如同「終止警察暴行」訊息一樣。一如在許多非政黨行動中所常見的,這個行動支持公民勝過黨派,並且呼籲非暴力與排除仇恨言論的行動。以非 暴力抗爭對抗警察暴力,可以作為各政黨與國家機構的範本。

我相信這份抗爭收益清單可以擴展到其他在這過去7天裡所獲取的效益。但我同樣相信這次的公民行動;「#protestiram #martin」將不會就此打住,並會努力實現另外三個我以下描述的目標。

有3個公民們最普遍的訴求,我認為它們將在持續施壓下被陸續達成。

I.指認並懲罰Martin Neshkovski 謀殺案的所有罪犯

我相信內政部會屈服於公民們的施壓,並著手所有必要程序以完整釐清案情、偵查與揭露所有在這起謀殺案中旁觀或共謀的警察。

II. 內政部主事官員請辭或解僱

如果抗爭持續下去,我相信內政部長Gordana Jankulovska以及/或副部長的請辭或解僱,將伴隨內政部發言人,Ivo Kotevski,的請辭或解僱。這樣的預測由親政府日報Dnevnik的主編評論 [mk],以及沉睡的共和國總統評論 [mk]所發佈,它們預測這些機關已經收到來自公民的訊息。

III.特殊警力的革新

歐洲安全與合作組織以及稽查員發表聲明[mk]之後,一股持續性的壓力,透過內政部公開呈現與迅速實施特殊警力革新計劃,可能帶來其部內的民主化。

最後,無論抗爭是否將會持續下去,無論內政部是否會要求關閉所有號召抗爭的Facebook社團並進一步援引國外分析師的權威來戕害公民行動 [mk],年輕人都已經取得勝利,這或許是過去20年在馬其頓多元社會中最大的勝利。

Gordana Jankulovska/Police Brutality/Murder Cover-up/Macedonia/Martin Neshkovski

一幅出自Carlos Latuff*的漫畫,描繪馬其頓內政部長Gordana Jankulovska

與此同時,參與抗爭運動的民眾在馬其頓已經成立了數個新的部落格/網站,包括:

  • Protestira.me (「我們抗議」) 的內容匯集了關於抗議警察暴行的各種抗爭活動,包括不同語言版的文本連結。其中一個有趣的特色是解構[馬其頓文]反抗爭文宣,包括6月10號,一把警槍被躲藏在群眾中的蒙面集團所偷竊的相關新聞報導。根據該網站所述,警方報導該事件時,抗議隊伍是在幾公里以外。
  • Tamara Atanasoska設立一個個人部落格來發佈[mk] 她出於絕望參與首日抗爭的一系列感人經驗,以支持見證謀殺案的群眾。
* Carlos Latuff同意任何人自由重製他繪製的卡通圖案。
校對:Portnoy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