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黎巴嫩:反敘政遊行遇襲

2011年8月2日星期二,一個小型抗議活動於駐黎巴嫩貝魯特的敘利亞大使館前面進行,但因為親政府的效忠份子攻擊集會最終以暴力收場。

敘利亞政權殘暴鎮壓下的犧牲者,讓抗議者為了表示團結一致而舉行示威,總統阿薩德(Bashar al-Assad)的擁護者也前往對抗。

黎巴嫩復興黨和敘利亞社會民族主義黨(SSNP)的阿薩德擁護者,據傳與高呼反阿薩德口號的抗議人士正面衝突,並激烈地試圖驅散反阿薩德的群眾。

隸屬喬治城大學阿拉伯研究學會的網路雜誌Jadaliyya,刊載一位匿名目擊者敘述,描述了衝突最初的場面:

我們面對大使館和黎巴嫩防備員,距離約有三排遠,突然一位高瘦的五十多歲白髮男子率領一群人開始從河堤邊衝向我們,我隨後得知這 位男子是位黎巴嫩復興黨成員。有如演習般似的,這位白髮男子讓似乎是敘利亞移工的一群人列隊面向我們,他舉起雙手彷彿他是大交響樂團指揮似地,然後不真實 的高呼戰展開了。我們開始齊聲地呼喊著「從貝魯特到哈馬市,我們團結一致」,接著他們反駁「以我們的鮮血和靈魂,我們支援你阿薩德」。

目擊者接著描述政權擁護者如何威脅恐嚇示威群眾離開,他所描述的情況反映在lebansyria上傳至YouTube的視頻,其中顯示一群阿薩德擁護者匆忙地來對抗反阿薩德抗議人士:

然後攻擊就展開了:

他們全部一起過來隨意地攻擊我們,我們很快就全軍覆沒。起先他們攻擊任何持有相機的人,有人撿起椅子扔向我們,其他人拉出皮帶開 始鞭打我們,也有人推擠或拳打腳踢。我看到一個朋友的臉被揍了,他是我最敬重的黎巴嫩政治活耀人士之一。我開始往停車場走,不知為何覺得那裡比較安全。而 他蹣跚倒退時,攻擊者推了他一把,我的朋友像一堆骨肉般不聲不響地倒在水泥地上。

這位仍不滿意的攻擊者,還在踢倒地的人,我走向他,當我彎腰看著朋友時,攻擊者向另一個朋友前進,抓住她的脖子並以相當怪異的半圓圈方式搖晃著她,然後他 轉身過來朝向我和仍在地上的朋友,這位身穿白色T-恤肌肉粗壯,皮膚黝黑的黑色短髮男子以黎巴嫩口音大喊,他接近我時大聲叫罵,還說我拿著相機拍照,我現 在很慚愧地承認,當時我站起來看著他,並向他乞求別再傷害我或是我的朋友,我張開雙手並注視著他的眼睛說:「我沒有照相機或手機,我什麼都沒有,拜託別傷 害我」,說出這些話時,我恨懦弱恐懼的自己。他贏了,攻擊者兇暴地轉身朝他人離去。

這次的攻擊被錄下並上傳至YouTube

原本想要和平抗議卻以骨折收場,當地警方承認他們無力阻止政權擁護者:

有三個人去Bliss Street(Maghfar Hubaysh)的警察局投訴那些傷害我們的人,但被告知攻擊者有政黨撐腰因此警方無能為力。所以造成臀骨骨折、顱骨破裂、無數黑眼圈及其他傷痛的shabab[傢伙],不需要向任何人負責。

敘利亞對較小的臨國黎巴嫩來說,總是有分裂的效果。

與敘利亞政府的關係定義了黎巴嫩的政治,所以分別有親敘利亞和反敘利亞陣營。

有人視黎巴嫩為一個與敘利亞全不同的國家,有人希望強調兩國間的特殊關係,黎巴嫩努力地在兩者之間尋找平衡。黎巴嫩的某些部分,如復興黨和SSNP,堅決主張這兩國應統一為大敘利亞,並聲稱目前的政治版圖是殖民主義者的計畫,所以要抵制。

因此敘利亞在黎巴嫩國內事務中一直是個敏感的話題,從週二的抗議活動以暴力收場就可以看出這點。

這次的攻擊引起憤怒,黎巴嫩人民質疑為何當時沒有保安人員。

Nadine Moawad說:

有些抗議人士受重傷仍在醫院,許多人有打傷、割傷及瘀傷。行動主義者前往Hobeich警察局呈報攻擊事件,卻得不到警方的協助。肇事者一定會因他們的非法攻擊行動受到起訴,全體閣員要為未能保護民眾自由和平地表達己見而負責。這是暴行,所以我們絕對不能三緘其口。

Qifa Nabki的Elias Muhanna譴責各政黨在貝魯特和整個黎巴嫩使用的手段:

大約每六個月,我去貝魯特探親(他們住在這附近),牆壁和路燈上懸掛了越來越多的SSNP橫幅標語,最近他們似乎向不滿敘利亞局勢的人出氣,恐嚇和平抗議人士。

我認為Jadaliyya那篇文章的作者所堅決主張的是值得強調的:這些抗議人士譴責敘利亞暴行,且厭惡「3月14日與3月8日的政治分裂,至今已分化黎 巴嫩六年的」而聚在一起。他們特意選擇在這裡[哈姆拉]示威遊行,以避免被標記為任何特定的政黨的擁護者。我鼓勵這部落格上任何住在黎巴嫩志同道合的讀者 們參與,加入這些抗議遊行,大聲表達意見,並協助終止強硬的復興黨暴徒在哈姆拉街頭的支配。

Angry Arab起初不相信SSNP成員和這次的暴行有關,但之後承認SSNP和復興黨成員有參與攻擊行動:

我昨天張貼有關左派人士(我認識其中幾位)在哈姆拉抗議可恥的敘利亞政權時,受到暴力對待。聽說SSNP(已被其領袖As`ad Hardan轉化為敘利亞政權的工具)有參與,我要求臉書朋友中的SSNP成員解釋,而他們向我保證他們沒有參與。我現在知道並非如此。事實上SSNP成 員在哈姆拉騷擾抗議敘利亞政權的人。

關於抗議權,在阿拉伯世界中,黎巴嫩經常是個例外。事實上,近年來貝魯特已目睹了無數因諸多問題而引發的公眾抗議活動。

然而黎巴嫩主要政治人物不想被捲入敘利亞的內部混亂,保持著令人擔心的沉默,因為害怕被阿薩德政權報復。

這不合乎黎巴嫩抗議權的悠久傳統,政權擁護者有政治撐腰,能以暴力阻止反對敘利亞屠殺的人,這必定會激怒國內許多認為抗議權利神聖不可侵犯的人士。

校對:Soup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