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幾內亞:法國女子對抗社會貧困

記錄片拍下的巴里(Nadine Bari)

巴里(Nadine Bari)為法國公民,截至目前為止,有半生居住於西非國家幾內亞,另一半則住在印度洋上的法國留尼旺島

幾內亞獨裁者托雷(Sékou Touré)時期,巴里在一場暴力鎮壓中失去丈夫,她在25年前成立非政府組織,支持幾內亞女性、殘障人士與鄉村人口。

全球之聲(以下簡稱「問」):你當初為何來到幾內亞?

巴里(以下簡稱「答」):我跟著來自幾內亞的丈夫,於1964年1月初次抵達這個國家,我們都很興奮有機會將自身學識與年輕活力,貢獻給獨立不久的幾內亞(但並非為了當時的政權)。我的丈夫於1971年失蹤,我寫下的第一本書《Grain de sable》即記錄如何查明真正死因(Catherine Veaux-Logeat執導的記錄片《我昨天仍在等你》亦源自於此)。

問:可以簡介這個組織嗎?

答:組織名為「Guinée-Solidarité」, 於1987年在法國史特拉斯堡成立,我在1985年和1986年兩度前往幾內亞,不時注意到該國經濟與社會不斷衰退,例如在Koundara- Youkounkoun地區,看到Ouros當地學生在教室內沒有椅子可坐,令我十分震驚,學生若未自行帶椅子上學,就不准進教室;有位教師用倒地的電線 桿充當學童書桌;衛生所存藥很少,有些甚至已經過期。我們使用女兒拍攝的照片,在史特拉斯堡的教會內說明情況,也向亞爾薩斯地區的醫院、學校、企業募集物 資,其中一位唱詩班成員在運輸公司工作,自願將物資裝進幾個貨櫃運至幾內亞,這就是一切的起點。

問:這個組織如何降低幾內亞貧困的衝擊?

答:我們針對國際援助遺忘的村落,這些地區位處偏遠、非常破敗,大多座落於森林區或國內北部,在1986年至1987年,Fouta-Djallon地區的Mali村內,病患在醫院裡都躺在地上,讓我很震驚,我們再次於法國亞爾薩斯與鄰近地區宣傳,匯集醫療物資。整體而言,目前已有七間州立醫院、12間衛生所、18間醫療站受惠,我們非常重視殘障人士(包括肢障、視障或社會弱勢族群),訓練他們使用單車或三輪車。

Guinée-Solidarité成立的染布工坊(照片經許可使用)

問:組織有哪些幫助婦女的計畫?

答:我們協助成立染布工坊,讓女性學習藍染,也支持寡婦於Fello Wendou地區從事園藝,我們獲得來自瑞士的資金,遍植能製作藍染料的樹苗,這項計畫始於2007年,善用Fulani族女性的傳統技能與編織技術,可惜中國紡織業大舉進攻當地市場,我們若要保障勞工薪資,成本不可能與中國廉價商品競爭。

Guinée-Solidarité開設的幾內亞女性識字班

問:教育貧困殘障孩童是該組織一大成功經驗,其中內容如何?

答:幾內亞首都的la Cité de Solidarité社區向來有許多遊民與乞丐,我們至少統計有450位殘障人士,全都是文盲,我們招募其中80人,多為女性及孩童,贊助則來自法國、西 班牙、比利時,孩童必須是孤兒或殘障,才能獲得贊助,許多乞兒與盲童都因此就讀大學,我們也在當地設置圖書館,受到許多人歡迎,甚至安裝太陽能板,希望提 供穩定電源。

Guinée-Solidarité目前共有四個分會,位於法國史特拉斯堡、法國馬賽(贊助Mamou地區殘障復健中心)、法國巴黎、幾內亞首都柯那克里。

校對:Soup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