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希臘:對剃頭方案的兩極反應

經過一年半冗長協商和沒有實質效果的緊縮政策折磨,歐洲政界與銀行界提出的希臘債券「剃頭」方案被當作是拯救國債危機的解答。

然而許多希臘人民對這個方案感到不安和憤怒,害怕這會帶來無止境的財政緊縮,而接受永久監督會導致國家主權受損。

分析「剃頭」方案

Pensioner protest. Banner reads: "The Greek government has offended my personal worth & merit. As an irritated citizen, I ask for my direct moral satisfaction. The grandfather". Image by Alexandros Michailidis, copyright Demotix (27/10/11).

退休人士抗議。標語內容:「希臘政府侵害我的個人財產權益。憤怒的國民要求精神賠償。祖父。」照片來自Alexandros Michailidis,版權 Demotix (27/10/11)。

「剃頭」方案 —— 這個不幸常被拿來取笑的錯誤名稱,代表的是有條件削減部份債務,其細節就連記者和經驗豐富的金融分析師都感到困惑,更不用說納稅人了。金融部落客 Zerohedge 寫了一篇分析,聲稱百分之五十的剃頭方案只會縮減希臘目前三億七千四百七十六萬美金債務的百分之廿八,因紓困產生的新債務並未受到影響。

兩天前 Protagon.gr 有一篇較令人安心的概述,希臘經濟學家 Yannis Varoufakis 描述了能達到的最理想狀況:

剃頭是不可避免的,幅度也必須夠大才有意義。其實兩年前就應該做了,或者我們應該至少用它來作為籌碼。對人民日常生活的影響取決於(一)對義大利和德法銀行的影響,(二)債權國採取的措施用意是否是為了懲罰希臘以警告義大利,而非改善希臘經濟。

Kathimerini 日報執行編輯 Nick Malkoutzis 公開表示他的疑惑:

@nickmalkoutzis:懂的人請告訴我:外國銀行因為剃頭損失六百億,但會獲得三百億?

為找工作移民國外的軟體工程師 Manolis Platakis 相當灰心:

@emufear:今天花了很多時間跟同事解釋為什麼百分之五十的剃頭方案不代表希臘國債減少百分之五十(差遠了)。

塞薩洛尼基的前經濟學家(推特帳號 @albertjohn)在他的部落格 Redesigning the Foot 上發表了他對希臘困境的分析

希臘財政緊縮政策和結構重整的問題在於所有的錢都流向國外。希臘資產物業會降價,而資金將回流將其購入(被視為成功)。窮困的前 中產階級人民經濟會更加拮据(被視為成功。幹得好,希臘,更有競爭力,繼續搖旗吶喊,光明的未來等等)。結果就是貧富更加不均,那些金融佔領者促成一個重 新拼湊的寡頭政權,然後就悄悄離開。

監察組織歐洲觀察的資深政策研究員 Erik Wesselius 的推特頭像是希臘國旗,他也警示牌面可能對希臘不利:

@erikwesselius:2010 年歐盟最差遊說獎得主 ISDA 判斷希臘是否觸發信貸違約掉期理賠。http://bit.ly/rW8Ouk #ISDA #CDS

記者 Andreas Panagopoulos 和 Yannis Bogiopoulos 對方案做出簡明扼要的解釋:

@AnemosNaftilos:PASOK(執政的社會主義政黨)在國內生產毛額百分之一百一十五接手債務,現在打算談判在 2020 年讓它們升到百分之一百廿!懂了嗎?

@Yboyio:債務減少一千億讓我們可以拿到一千三百億的貸款。其他都是廢話。在 2020 年達到(國內生產毛額的)百分之一百廿(2009 年的國債比率),是在作白日夢。

對總理公告的反應

財政部長的現場記者會後,希臘總理向全國發表預先錄好的演講。記者 Diane Shugart 表達了希臘民眾普遍的感想:

@dianalizia:財政部長 Venizelos 說歐洲三巨頭監察委員會將永久進駐希臘,讓我們能更良好的跟他們溝通。有點像你婆婆跑來跟你一起住。

@dianalizia:哇!我們真有創意。輸家佔領贏家的地盤,這還是第一次。

希臘總理樂觀充滿鼓勵的演講在電視播出的同時,官方推特也發佈了演講的重點:

@PrimeministerGR:我們要自己解救希臘,不是別人。不要期待魔法師或天外救星降臨來幫我們。

幾天以來為協商結果苦惱不堪的記者和民眾都不喜歡他的演講,並嘲弄他的內容跟表達方式。網站設計師 Cyberela 指出明顯被忽略的一件事:

@Cyberela:總理完全沒提到失業問題,好像這事不存在一樣。

政治溝通顧問 Vivian Efthymiopoulou 感到震驚:

@vivian_e:顯然我們得自己從火堆裡把栗子撿出來。這些人想幫忙可是做不到,他們全都一樣。

有些人呼籲採取積極行動,呼應總理希望希臘人團結一致的懇求。溝通專家 George Flessas 說:

@gflessas:我們需要積極行動而不是做各種分析跟警告:減少浪費、尋求投資、消滅官僚等等。

作家兼記者 Manolis Andriotakis 在部落格上談到需要給下一代具體的希望:

@andriotakis:給孩子思考、判斷與創造的工具,而不是反烏托邦。

只要說不?

紀錄記者 Janine Louloudi 指出總理說溜嘴可能是個不妙的預兆:

@janinel83:他的推特 #Papandreou 要求每一個希臘人自身來一場「小革命」…… 說起所謂用詞不當……#gap #Greece

Students parade with Greek flags during Ochi Day, Thessaloniki, Greece. Image by Alexandros Michailidis, copyright Demotix (27/10/11).

否決日,希臘塞薩洛尼基的學生帶著國旗遊行。照片來自 Alexandros Michailidis,Demotix 版權 (27/10/11)。

希臘國內對政治人物的不滿程度很高,近幾個月許多官員和國會議員都得面對被財政緊縮政策激怒的群眾。據報導,2011 年十月廿八日否決日前夕,沒有高級政府官員出席塞薩洛尼基的學生遊行和接下來的一系列抗議活動。最近一群中國高官參觀克里特島的克諾索斯遺址時,也被誤認而遭到噓聲對待。

當時人在事件現場的教師兼公民攝影記者 Craig Wherlock 發表意見:

@teacherdude:希臘官員能做的最勇敢的事就是試著走過雅典的街道。

在剃頭方案提出之後,憤怒的行動人士用自己的方式慶祝今年的否決日,他們透過臉書鼓勵大家在陽台懸掛寫著「不」的旗幟,並在地方遊行中進行抗議。

校對:Soup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