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俄羅斯/喬治亞:靠部落格賺錢的政治兩難

領取報酬的部落客和「黑幕公共關係」的現象,已經成為俄羅斯網路圈的事實,甚至被一些俄羅斯的電視台報導。全球之聲在一年前曾針對這項議題寫過文章──雖然和一年前相比,報酬已經飆高許多。您可以在其他網站閱讀相關報導(例如這裡這裡)。

尤里亞科寧,一名喬治亞作家,同時也是廣受歡迎的政論部落客,最近在他的部落格討論,從許多層面揭示為了報酬而寫部落格文章,是件多麼誘人 的差事。亞科寧的文章之所以有趣,是因為他挖掘了這項議題的倫理層面。這個討論揭露為何某些人願為報酬杜撰文章,同時也顯示拒絕報酬寫假消息,彷彿是個傻子。

「我是白癡嗎?」

'Money under the mouse' stock photo from sxc.hu

「滑鼠下的錢」照片來自sxc.hu

西元2011年十月17日,亞科寧在他的部落格寫道

今日他們支付我三百美元寫一篇文章──他們需要一篇關於你的(喬治亞人的)總統和他的首長們,以及這些人有多壞的文章。

這段對話開始於一名名叫瑟基,自稱莫斯科公共關係機構的馬槽,以及他所報的價錢。

亞科寧將他們的對話內容截圖,張貼在部落格,以證明他所說的話。

「涉入這件事,對你而言是什麼?」明顯遭受這般優渥的提案打擊的亞科寧問。

「我收了人家的錢啊!」瑟基解釋,「而且高於300美元!」

「我懂了。」亞科寧停頓。

「在喬治亞,幾乎每個部落客,」瑟基顯得有些沮喪又有點訝異,「每個人都支持薩哈希維利(喬治亞總統)。」

「你找不到的。我就不是薩哈希維利的支持者,但我寫什麼都行但不為了錢。」亞科寧回應。

「難不成我是個白癡(拒絕這種好康)?」亞科寧問他的讀者們。對於他的決定,他事後評論多次,他既缺錢(他仰賴微薄的撫恤金維生),他又急需給他兒子買個生日禮物。

「寫吧!」同為部落客,同時也是亞科寧的讀者蒂瑪25回應

「如果你不寫,其他人也會寫。你不需要錢嗎?」蒂波葛拉夫問道

「寫吧,對大家都有好處:你、經理。我認為薩哈希瓦利會挺過去的。」跑吧如果你可以寫道

但亞科寧堅持他的決定:「我會寫,但無論是一桶蜂蜜裡的一匙屎,還是一桶屎裡的一匙蜂蜜,它終究是屎。我不希望我的家庭聞到屎味。」

「你的文章裡會有任何謊言嗎?」暱稱「跑吧如果你可以(run-if-you-can)」繼續問。「我明白你不喜歡薩哈希維利,你也不會這個官方政黨的路線。那,你還有什麼問題?」

「我不是說謊言的問題,」亞科寧解釋,「也許有人能在這裡的評論中找到更多這種文章需要的,但我不會為了錢而報導「真實」!我只寫廣告賺錢,而非那些神聖的事物。

誘人的現實

顯然許多《生活期刊》讀者都支持亞科寧的決定。但事實是他-一名喬治亞最有知名度的部落客之一-覺得他有必要向大眾解釋他的立場,並且轉向他的線上社群尋求協助,顯示在喬治亞,許多顯著的政治部落客深感不安。

在網路上受歡迎和具有影響力,常常招致去賺大眾錢的「興趣」(參見上述提及的Global Voices文章,或是這裡。)在俄羅斯部落客中,指控彼此收錢而寫部落格文章的情形,已不稀奇。你可以猜想有多少人拿了錢卻什麼也沒說,或是宣傳他們的不貪腐。部落客經濟拮据以及吸引廣大的部落格讀者所需要的努力在這件事上扮演不同的角色。

至於一些針對亞科寧文章的回覆,揭露了總是有人願意收受報酬的假設(「如果你不寫,還有別人搶著寫。」)很不幸的,表達不同觀點就足以引來被當作是支薪部落客的控訴。「他們認為如果你寫的內容跟其他人的不同,那意味著你是支薪部落客。」亞科寧寫道。

雖然網路被廣泛認為是表達被傳統媒體壓抑的意見的平台,但它同時也是個容易被政治議程操控的工具。但為了散播政治訊息而支付部落客薪水,無疑是甩了言論自由一巴掌。這也是個危險的傾向,很可能因此在俄羅斯和那些仍與專制政權遺毒的前蘇聯國家內,讓意見自由市場的原則被質疑。

校對:Aprilweihung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