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日本:在工作場合中被孤立

如果你被你所在的學校、或是你所工作的場合中被孤立的時候,網路是唯一可以拯救你、容納你的地方。

以上評論出自我最近所採訪的對象:全球之聲日本語翻譯組的成員Izumi Mihashi ,而這提醒我了,我曾為了一則碰巧看到的關於工作上被孤立的匿名的部落格而流的辛酸的眼淚。

霸凌不只存在於學校校園裡。

by Flickr user maciejgruszecki.com

注:這篇文章由日文完全翻譯為英文。但請注意,原文並未給性別上的任何提示,但是為簡要起見。翻譯上假設文中部落客和同事是男性。

今日,我再次了解我在我所工作的地方是受到何等刻薄的對待。當我今早上班時,頭一個小時裡我按照往例的收發我的郵件、還同時被四名同事為了四件不同的事情嚴厲斥責。
當這些災難結束,只剩下我一個人的時候,我忍不住靜靜地帶著苦楚而自嘲。
我覺得,如果我能找到一件正面積極的事情,我就可以專注把這些問題都解決。然而,我無法不認為我根本就被其他人隔離了。

早上的一連串災難過去後,我的手終於從忙碌中空閒了下來了,我過去問了早上其中一名責難我的同事,輕聲問他:有什麼事是我可以幫忙的嗎?
他用著疲憊的的表情對我說:沒有,他的臉上寫滿著對我的不信任。

我感到相當的抱歉、不好意思,心中充滿著五味雜陳的複雜心情,我打從心底的想說;我很抱歉!讓你感到如此的不信任!
但我強迫著自己對著對方微笑著說:下次有任何事情我幫得上忙的請讓我知道。
當我回到了自己的座位,我檢閱做過的工作,發現許多錯誤,於是著手修改。

坐在靠窗的座位是如此之冷,於是我從自動販賣機中弄了一些熱茶來取暖,一位坐在我旁邊的同事突然對著我怒轟:「你到底在想什麼?不要帶任何發出味道的東西到座位上!
我幾似下跪般地向他道歉,然後快速逃到茶水間。

在茶水間裡,我帶著沮喪,望向窗外,心裡思索著我該做些什麼來讓自己更好。
但,當下我腦袋中唯一想的到的計劃很籠統:就是沒有別的方法,除非我更加小心行為,還有儘量凡事都做到最好而已。

這樣子的生活已經過了三個月,老實說,我想辭掉這份工作了,是時候了。
有時,我會去想,我不應該再待在這裡工作。但是,自身毫無改善就辭職,就像是逃跑一樣。我無法就這樣離開。
之後,會是我先精神崩潰,還是同事對我的耐心先到達極限呢?

我很抱歉我是一個這麼悽慘、可憐的人,而現在我感冒了,但卻不能請病假。

校對:Portnoy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