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秘魯:種族歧視在社群網站上成發燒話題

日前,來自庫斯科 (Cusco) 的原住民李卡多•阿帕 (Ricardo Apaza) 到秘魯首都利馬的一間購物中心看電影,在中場上完洗手間想再進入播映廳時,卻受到入口警衛的侮辱、騷擾。這起事件使得秘魯的種族主義問題浮上檯面。

本來是由推特用戶首先報導這則事件 [西班牙文],不久後該事件便成了地方新聞關注的焦點,並且引起了軒然大波。包括政府官員 [西班牙文]、社群媒體用戶 [西班牙文] 與地方及國際媒體 [西班牙文] 全都針對此事給予不同的回應。

推特用戶 Israel Astete (@Isasbo) [西班牙文] 寫道:

種族歧視的現象在 #Larcomar 明明就比比皆是,這件事怎麼還會讓這麼多人感到訝異呢?別再只會說了,趕快做出具體行動吧!

Martha Elena Risco Reyes [西班牙文] 在臉書上留言:

現代人居然還存在著歧視心態,某些人居然還認為因為擁有與他人不同之處而自覺優越,我覺得很不可思議。Larcomar 電影院發生的事情真是丟臉。秘魯原住民穿著傳統服飾上電影院,就被恥笑甚至遭歧視;但今天如果是外國人或公眾人物穿上一樣的傳統服飾,我們就覺得「很驕 傲」,這真的是莫名其妙!儘管秘魯現在已開始蓬勃發展,多元化觀念也漸受重視,但種族主義情結還是沒有完全抹去。因此,我認為我們應該要重新檢視我們歷史 的價值,以及在秘魯歷史中真正的主角。

歡迎所有人光臨?」插圖作者:Nestor Olivera (CC BY-NC-SA 2.0)

Nao Flores (@nao_flores) [西班牙文] 回應:

喔!秘魯的種族主義觀念已經是根深蒂固了!只能「誠心希望」種族歧視有朝一日會在秘魯消失,#yodudo [我很懷疑是否真的會有這一天]。也只能希望了,反正有夢最美,希望相隨囉。

然而,有些部落客例如 Peruanista [西班牙文] 的 Carlos Quiroz 卻質疑這起電影院事件的可信度,究竟是確有此事,亦或只是用來轉移秘魯人焦點的煙霧彈?不過他並未反駁秘魯社會上仍普遍存在種族歧視的現象:

種族歧視在安地斯山地區每天上演。除了採礦公司罔顧礦工性命、破壞地球環境的情況之外,利馬街道上也充斥著種族歧視的廣告招牌。

種族歧視問題在最近一次的總統大選期間越顯白熱化。尤其是在第一輪投票結果出爐後,白人候選人佩德羅•巴勃羅•庫辛斯基 (Pedro Pablo Kuczinsky) 敗給「印地安人」歐朗塔•烏馬拉 (Ollanta Humala) [西班牙文] 和「日本人」藤森惠子 (Keiko Fujimori),推特上出現很多對於庫辛斯基無法進入第二輪投票的偏激留言。例如 MiguelÁngel Cárdenas (@Dragonrampante) [西班牙文] 的回應:

我聽過 PPK-er [庫辛斯基的支持者] 說:「我看我要來幫我的傭人繳罰款,然後叫他不要投給烏馬拉!」他們只配讓烏馬拉作他們的總統,但為什麼連我們也要被拖下水?

有些留言甚至出現攻擊、侮辱性字眼,例如這篇 [西班牙文],而類似的攻擊留言亦立刻引來臉書專頁如 Vergüenza Democrática [西班牙文] 的譴責。Vergüenza Democrática 專頁目前正密切關注近期這起疑似歧視案例的後續發展。

秘魯擁有複雜的種族背景(西班牙人、印地安人、非洲人),屬於多元文化國家;而外來移民(亞洲人、歐洲人)無疑讓秘魯的文化更為多元。數百年前,在西班牙都督區 (ViceRoyalty) 時代,強勢的西班牙/克里歐人為了鞏固自己的特權和身份 [西班牙文],於是建立了所謂的階級制度。透過階級制度,每個人在社會上都會有「屬於自己的位置」。回顧部份秘魯歷史,不難發現政治大權一直以來都是落在「白人」手中,而原住民及非白人種族皆無法參與政治。

在秘魯,基本上所謂的「白人」就是指非印地安人、非原住民或非非洲人,總之只要是有色人種都不是白人。然而,就如同 BBC 在利馬的駐地記者唐科琳 (Lima Dan Collyns) 所說的,秘魯人認為的「白人 (white)」(俗話 “pituco”)代表的是經濟大權和社會地位,而不單指先天上的 DNA 條件。

凱莉 (Kelly) 在部落格「我在秘魯的生活 (My Life in Peru)」提到:

…這和我在美國看到的種族歧視不一樣,有種族主義的美國人對其他種族抱持的是真正恨之入骨的憎恨情緒。但秘魯的種族歧視反而比較 像是種姓制度,也就是說,如果你是白皮膚,大家自然就會覺得,甚或認為你值得擁有較高的社會地位。一般來說,人們會比較尊重淺膚色的人(不管是貨真價實的 外國佬或剛好只是個皮膚較白的秘魯人)。話說回來,究竟秘魯的種族歧視和其他地方是否有所差別呢?

儘管已有法令嚴禁歧視,其中一條法規還特別禁止在媒體中出現種族歧視之情事,但秘魯各地每天卻仍發生許多種族歧視的現象,就算在公共場所如海灘也不例外。舉例來說,除非富有人士或外國觀光客陪同,否則非白人禁止進入高級社區的迪斯可舞廳。而禁止非白人進入的理由往往是:「我們這邊已經客滿了」、「這是私人派對喔」或是「只有會員才可以入場」。

部落格 Estamos Jodidos(「我們被扭曲了」)[西班牙文]:

已經是 21 世紀了,我們怎麼還能像未開化的野蠻人一樣無知,只因為外表、血統、打扮或任何其他原因就隨意歧視別人呢?

此起事件也引來秘魯監察員 (Peruvian Ombudsman) [西班牙文] 厄都亞多•維加 (Eduardo Vega) 的關心,他所屬的組織正為爭取消除種族主義而積極奔走。現在情況也已漸漸改變。許多人對 2007 年的高級餐廳 Cafe Del Mar [西班牙文] 事件還記憶猶新,當時這間餐廳因拒絕一對混血 (mestizo) 夫婦進入而引發風波,最後暫停營業兩個月 [西班牙文] 且須繳納折合美金 7 萬元的罰款。

無論如何,秘魯都應藉由更多的措施及政策(法規、教育文宣等等)來消除種族主義;秘魯政府還須克服許多未完成的目標和挑戰,才能真正讓所有秘魯人都成為社會的一份子。

校對:Portnoy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