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俄羅斯:社群網站動員社會

發生在莫斯科沼澤廣場,那場俄羅斯近十年來最大規模的示威遊行已經過去一個多月了,這裡選擇了一些有參與這場遊行的部落客提供的解釋,以及他們對於下一步的想法。

這篇文章將會描述社群網站對俄羅斯社會產生的影響,值得注意的是,許多重要的科技性片刻和這些時事都有所連繫。我想要呈現出這些工具是如何影響沼澤廣場事件發生的前因後果及過程。

Facebook初次登場

首先,在俄羅斯,這是第一次Facebook作為動員的主要平台。許多年來,我一直在追蹤社群網站如何作為社會動員工具。當電視頻道2×2的觀眾們走上街頭,為這頻道證照被撤銷的可能性大聲疾呼時,社群網站Vkontakte成為我們國家的這種科技先鋒之一。

另一個作為俄羅斯動員工具的平台是LiveJournal(舉例來說,它是‘Blue Bucket‘運動中的主要動員平台),然而,Facebook卻從來沒有在這類事情中扮演重要腳色,直到2011年十二月,它才以下述方式助長了事件發展。

最初的遊行應該在2011年十二月10號就於革命廣場發生。其實這是更早以前的計畫,而且對此提出籲求的是「左翼陣線運動」主席烏達左夫 (Sergei Udaltsov)、他的夫人Anastasia及莫斯科「團結運動」的代表Nadezhda Mitjushkina。令人訝異的是,這場遊行被莫斯科官方批准,然而理所當然的,只准300人參加。

對於這場遊行及其舉辦許可的討論在十二月6號後才開始。此時,正逢十二月5號在Chistye Prudy展開的另一場以逮捕作結的遊行,沒有人預期到會有這麼大的轉變,也沒料到會有加劇而緊張的情緒顯現。Alexey Sidorenko在他的文章「網路倉鼠的起義」The revolt of net hamsters中對此有詳細的描寫。

隔日,十二月6號,大批民眾以抗議選舉不公之名,再次走上街頭到近幾年作為反抗普丁政權的象徵–勝利廣場。扣留許多參與者的警方鎮壓了這場抗議。

遭受到十二月6號勝利廣場集會的打擊後,Facebook上立刻出現一個社團,邀請人們報名並參與另一場在革命廣場舉行的遊行。很有趣的 是,這個團體由與政治團體或政治結構無關的部落客Ilya Klishin所成立,他是為「嬉皮」(也就是時尚、創意的都會青年)出版的線上資源「史詩英雄」負責人。

這個為遊行設立的社團非常快速的獲得廣大知名度。創立才超過了僅僅24小時,十二月8號,幾乎25000人已經聲明他們參加公平選舉運動的意圖。更甚者,已經報名活動的約莫8000人,將他們的個人狀態顯示為「參加是可能的」。

創立在Vkontakte在的同樣社團裡,也有超過12000人報名參加。

後續抗議的「可數性」

直到十二月10日遊行當天,昭告參加意圖的人大致已經有40000人。就我而言,這是第二個重要的觀察點,多虧有「可數性」以及看到有意參與遊行真實人數的可能性,當局者才被迫以前所未見的讓步嚴肅地對遊行做出妥協。

稍早以前,沒人知道有多少人會轉而發展至此或變成任何其他的抗議。在首次大型「異議者行軍」中,2007年聖彼得堡那次的成功也是在當局者和組織者的預期之外。

現在,社群網站讓我們看到希冀參加遊行的真實人數,這個數字還隨著逝去的時日不停的在成長。在此狀況中,被理解的Facebook和Vkontakte計算力量並非以任何方式或由任何人特別「積累」,這些抗議具有真實而廣大的潛力。

理所當然的,政府畏懼這廣大抗議者的預測。他們迫使遊行要辦在遠離克林姆林宮及其他公家機關的地方。同時,他們盡力使其和平進行;在他們的設計下,這場遊行會冷靜地順著路線從革命廣場到沼澤廣場。即使,許多人準備好被逮捕,警方並不扣押任何人也不會有任何暴力行為。

單純透過Facebook活動來計算參加者,人們可以因而避開警棍。這對俄羅斯而言,並非壞的先例。

受網路啟發的標語

這件事件的第三個重要觀察是這是第一次大量抗議者使用網路上的標語,而且因緣際會的由LiveJournal定調。我們可以看到,廣場裡遊行者的海報上使用主題和LiveJournal上初次看到的如出一轍。

尤其是高斯分布的海報特別明顯–以數學證據指出,投票有利於團結俄羅斯黨的偽造情形 :

 

Gauss' distribution on a placard from a demonstration on Bolotnaya Square. The slogan reads "We believe Gauss". Photo from Norweigen Forest on Live Journal.

沼澤廣場遊行中,海報上的高斯分布。口號寫著「我們相信高斯」。照片來自Live Journal的Norweigen Forest。

俄羅斯部落客根據十二月4日官方的全國選舉選舉百分比分布做分析,分析結果公布在Maksim Pshenichnikov在LiveJournal上的網頁。非常顯然的,在投票日前只有非常少的人們曾經聽過高斯和他的分布曲線歷史,但是十二月10日當天卻是遍布在每張海報上。

除此之外,魔術師丘羅夫(Churov),也就是選舉委員會主席,理所當然的成為這些手繪海報最受歡迎的主題。這源於稱丘羅夫為魔術師的梅德維傑夫,為其成功進行選舉劃上完美句點。中央選舉委員會主席謙虛的回應這樣的看法「我不是魔術師,我只是在學習而已。」

"Where is my vote, magician?" A banner on Bolotnaya Square. Photo taken from Liver Journal user mamouse. 

沼澤廣場的看板「我的選票在哪裡,魔術師?」照片來自Live Journal的使用者mamouse。

配備科技小工具的抗議

這次遊行第四個值得觀察的應該是,積極使用電子報和行動裝置的網路觀眾變得更為明顯。

雖然必然不知那些有智慧型手機的參加者在分享什麼,但有數據可以顯示哪種智慧型手機領先於其他。分析團體聰明行銷(Smart Marketing)進行的研究顯示如此。根據他們的資料,十二月10日沼澤廣場上,蘋果的使用者領先: 他們的觀測過程中顯示,在所有科技小工具中,iphone和ipad的分享佔了46.6%。

很有趣的是,參加者在遊行中使用行動裝置不只是為了在網路上報導進行中事件的資訊,也是遊行和標語中的媒介。

後續事件顯示,Facebook組織力量的影響力已被用於下一場預備在十二月24日莫斯科Sakharov Prospect的遊行。如同十二月19日的傍晚,30000人正計畫參加這場遊行。

校對:Portnoy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