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瓜地馬拉:甘蔗田裡的童工

Plaza Publica網站記者近期在瓜地馬拉進行調查報導,發現政府依法需禁止童工,實際上卻允許14歲以下的孩童在甘蔗園裡,從事既辛苦又危險的工作。

甘蔗片照片來自Flickr用戶Chris McBrien,依據創用CC BY授權使用

在「瓜地馬拉蔗田童工與剝削」 一文中,Alberto Arce與Martín Rodríguez Pellecer兩位記者敘述童工的處境,薪資是依據收成重量計算,成年勞工一天縱然採取兩至三噸的甘蔗,所得仍不及最低薪資,每天僅7.5美元,在其中 一個受訪家庭裡,父親帶著分別為12歲與13歲的兒子賣命賺錢,但三人每日薪水總和還是低於法定最低薪資。

依照目前價格,若要獲得最低薪資,每天至少要採收超過三噸的甘蔗,農園地主表示,一般工人每天可採六噸,但勞工說超過二噸至三噸,便已累得不成人形。

 

Flamenco地區童工,照片由Alberto Arce拍攝,依據創用CC BY授權使用

以下短片中,兩位記者前往甘蔗園,使用古老的木製相機拍照,報導內指出:

Plaza Pública未經庫謝克農莊許可,進入拍攝甘蔗工的藝術照,當時不知道地主是誰,到田間便發現有童工,之後與地主閒聊後,其中一名記者寫下這段訊息,攝影師Rodrigo Abd則與他協議在首都的辦公室正式受訪。

這起事件最諷刺之處在於,地主原來是瓜地馬拉商會主席庫謝克(Otto Kuhsiek),他在訪談中,並不否認兒童可能會出現在甘蔗園內,但認為這些孩子並未從事勞動:

商會主席強調自己奉公守法:「我不知道在農園裡找到的孩子幾歲,當時學校正好放假,農園前就有一所學校,那些孩童並非勞工,而是隨家長前去幫忙」。

他後來還解釋,這些勞工並未受剝削,只要累了就可離開,但記者指出,他們在下午五點仍見到工人在田裡,因為薪資是依據收成量計算,讓他們被迫在扶養家庭與休息之間擇一。

瓜地馬拉記者Alejandra Gutierrez在Twitter網站上使用#11deazucar標籤,希望眾人將焦點從指責怪罪,轉向關心孩童的生活:

甘蔗收成工?蔗糖工人?買家?家長?政府?這些孩童得工作,才是真正的悲劇。

甘蔗園雇請童工並非新聞,2007年時,這段影片裡拍攝瓜地馬拉甘蔗工人時,就包括童工在內。

雖然蔗糖業在瓜地馬拉成長快速,財富並未抵達供應鏈底層的民眾,國內Asazgua地區13家蔗糖處理廠組織的協會中,只保障處理廠勞工可獲最低基本工資,但不包括採收工人在內,該協會認為蔗園裡的童工負責採收、並未處理蔗糖,故與他們無關,無法阻止童工問題。

Flamenco地區童工,照片由Alberto Arce拍攝,依據創用CC BY授權使用

在Plaza Publica網站的報導中,兩位記者敘述農園主人和蔗糖處理廠協會都自稱為受害者,認為蔗園內的童工是農民自行決定,若禁止兒童工作,可能導致農民及其子女焚地抵制生產。

這篇報導與調查雖有成果,卻不如預期,記者Alberto Arce後來在Twitter網站提及,儘管文章見報後,Finca Flamenco農園停工,Retalhuleu地區也有蔗農因此丟了工作。

校對:Portnoy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