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突尼西亞:不准審查色情內容

在後班阿里(Ben Ali)時期,審查制度和言論自由再一次成為辯論焦點。這次的理由是三位律師控告突尼西亞網路代理機構(一般法文縮寫為ATI)過濾色情網站。

下個月初,ATI將向最高法院提出最高上訴,針對2011年五月26日由突尼斯法院命令機構封鎖網路上色情內容管道的判決。

在2011年八月15日敗訴的ATI宣稱 : 「五家網路服務提供者不能使用由Smart Filter過濾並列出的色情網頁。」另一方面,提出申訴的律師則宣稱對色情內容的過濾將保護上網的孩童。

 

Outside the Tunisian Internet Agency (ATI) in Tunis, Tunisia by Jillian C. York (CC-BY-NC-SA 2.0)

Outside the Tunisian Internet Agency (ATI) in Tunis, Tunisia by Jillian C. York (CC-BY-NC-SA 2.0)

解決方案並非檢查制度

突尼西亞網路管理單位(Tunisian Internet Agency)由於非常急於擺脫在班阿里統治期間的網路檢查者的舊形象,傾向於提升網路使用者的意識,特別是身為父母的使用者,提供他們使用家長監控軟體的實用技巧來取代政府對網頁的封鎖攔截。

一月13日突尼西亞網路管理單位的推特表示:

網路檢查制度不是解決方案,學會如何保護你們連結這個網頁的孩童: http://www.ati.tn/fr/index.php?id=125

Mehdi Lamloum在2011年八月3日寫道:

有相當長的一段時間,突尼西亞都能通過衛星接收器取得成人內容。

一個簡單的解決方案 : 成人內容是可獲得利用的,但是只有在一種情況下能取得–當我們有密碼時(…)。

因此,暴露成人內容並非突尼西亞社會全新的「危險」或是「威脅」,如同提出申訴者所言(針對ATI)。相反的,超過十年來,這已經成為一個突尼西亞人已經找到簡單解決方案的「常見」情況。

要求ISPs增加DSL「限制成人內容取得管道」的申請表格就已經足夠。這就是所謂的家長監控(parental control)。

支持絕對網路自由的突尼西亞網路公民以及言論自由倡導者,認為過濾線上色情內容會被用來做為限制言論自由的藉口,並因此為檢察制度的回歸鋪路。

匯報部落格Nawaat的部落客,Dhouha Ben Youssef,表達她對Ammar404(突尼西亞網路公民用來指涉檢察制度的暱稱)重返的憂慮:

在宣布取消Ammar404後一年,現在有風險面對其無法挽回的再次出現。

如果2012年二月,在反對突尼西亞網路管理單位及一群市民的聽證會中,最高法院判決准許線上色情內容的過濾,比以前更強而有力的檢查制度,將會因而重見天日。

總統先生改變心意

新任突尼西亞總統Moncef Marzouki在發布於YouTube的一場與Taieb Moalla的座談會中說 :

應該要有限制言論自由的底線存在…這些底線應該被用來做為檢察制度的出發點…這些底線應該被所有人討論並接受

在他選舉前的另一場座談會,以及在選舉造勢運動期間,Marzouki則表達了完全不同的觀點,那時他說 :

我支持帶有負面影響的言論自由,而抗拒即使有正面效果的檢查制度…網路公民應該被自由對待,且應被教育和告知…我反對政府將財政預算分配在檢查制度相關配備的購買上…

Dhouha Ben Youssef提出核心問題

如果我們只是少數擔心Ammar404再次出現的人,那該怎麼辦?

她又說:

也許突尼西亞人未將「網路自由」視為最優先的考量,但是我們仍然是三萬網路使用者之一!我們在等什麼呢?當全世界言論自由倡導者正在運作對抗不同檢查制度 計畫,像法國的「網路著作流通暨權利保護高等署」(Hadopi)以及美國的「反線上盜版法案」(Stop Online Piracy Act,SOPA),突尼西亞人卻「忘記」我們仍在危機之中。要記得你在Ben Ali統治期間曾經經驗的一切,網路在推翻政權上曾扮演的重要角色,以及重獲自由的絕妙滋味,都將在二月很不幸的消失。

校對:Portnoy

 

解決方案並非檢查制度

突尼西亞網路管理單位(Tunisian Internet Agency)由於非常急於擺脫在班阿里統治期間的網路檢查者的舊形象,傾向於提升網路使用者的意識,特別是身為父母的使用者,提供他們使用家長監控軟體的實用技巧來取代政府對網頁的封鎖攔截。

一月13日突尼西亞網路管理單位的推特表示:

網路檢查制度不是解決方案,學會如何保護你們連結這個網頁的孩童: http://www.ati.tn/fr/index.php?id=125

Mehdi Lamloum在2011年八月3日寫道:

有相當長的一段時間,突尼西亞都能通過衛星接收器取得成人內容。

一個簡單的解決方案 : 成人內容是可獲得利用的,但是只有在一種情況下能取得–當我們有密碼時(…)。

因此,暴露成人內容並非突尼西亞社會全新的「危險」或是「威脅」,如同提出申訴者所言(針對ATI)。相反的,超過十年來,這已經成為一個突尼西亞人已經找到簡單解決方案的「常見」情況。

要求ISPs增加DSL「限制成人內容取得管道」的申請表格就已經足夠。這就是所謂的家長監控(parental control)。

支持絕對網路自由的突尼西亞網路公民以及言論自由倡導者,認為過濾線上色情內容會被用來做為限制言論自由的藉口,並因此為檢察制度的回歸鋪路。

匯報部落格Nawaat的部落客,Dhouha Ben Youssef,表達她對Ammar404(突尼西亞網路公民用來指涉檢察制度的暱稱)重返的憂慮:

在宣布取消Ammar404後一年,現在有風險面對其無法挽回的再次出現。

如果2012年二月,在反對突尼西亞網路管理單位及一群市民的聽證會中,最高法院判決准許線上色情內容的過濾,比以前更強而有力的檢查制度,將會因而重見天日。

總統先生改變心意

新任突尼西亞總統Moncef Marzouki在發布於YouTube的一場與Taieb Moalla的座談會中說 :

應該要有限制言論自由的底線存在…這些底線應該被用來做為檢察制度的出發點…這些底線應該被所有人討論並接受

在他選舉前的另一場座談會,以及在選舉造勢運動期間,Marzouki則表達了完全不同的觀點,那時他說 :

我支持帶有負面影響的言論自由,而抗拒即使有正面效果的檢查制度…網路公民應該被自由對待,且應被教育和告知…我反對政府將財政預算分配在檢查制度相關配備的購買上…

Dhouha Ben Youssef提出核心問題

如果我們只是少數擔心Ammar404再次出現的人,那該怎麼辦?

她又說:

也許突尼西亞人未將「網路自由」視為最優先的考量,但是我們仍然是三萬網路使用者之一!我們在等什麼呢?當全世界言論自由倡導者正在運作對抗不同檢查制度 計畫,像法國的「網路著作流通暨權利保護高等署」(Hadopi)以及美國的「反線上盜版法案」(Stop Online Piracy Act,SOPA),突尼西亞人卻「忘記」我們仍在危機之中。要記得你在Ben Ali統治期間曾經經驗的一切,網路在推翻政權上曾扮演的重要角色,以及重獲自由的絕妙滋味,都將在二月很不幸的消失。

校對:Portnoy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