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2011:馬拉威最悲慘的一年?

2011年之始,所有人都期待馬拉威的石油、外匯及政治角力情況會漸漸轉好。所以油桶(chigubu,一種方形油桶)變成部分馬拉威人的心頭好。

年初之際,大部分馬拉威民眾並不期望年底燃油資源會有所增長,這也反應出馬拉威正面臨經濟挑戰,民心動盪的一面。

另外,馬拉威政治局面在這一年間也日趨白熱化,原本就為2014總統大選一事爭執的正副元首,這一年彼此嫌隙更加明顯。

許多馬拉威人民對於政府幾項新施行的法令深深反感,像是廢除法院緩刑的強制法令。

 

Police versus academic freedom. Source: Joseph Banda's Academic Freedom in Malawi Facebook page.

警方與自由論派的對立。來源:Joseph Banda的自由論派 ,Facebook。

當局官員越是施壓越是威脅,媒體工作者就更是堅決,盡職寫作及發佈報導。一些記者甚至不管任何外力,只就個人觀察做報導。 此外,馬拉威與英國等金援大國的關係最近也降至低點,像是將英國駐馬拉威大使驅逐出境。 自由論派抗爭近來越演越烈,在首相低頭之後,知識份子最終勝出。

馬拉威在七月反政府運動中導致21人喪生,這也是馬拉威歷來民主運動受鎮壓傷亡最慘的一次,反應出馬拉威人民人權進一步的沈淪。

當2011近歲末歡慶之際,卻嗅不出太多過節的歡樂氣息。有些人為馬拉威祝願,期盼2012年能撥雲見日,也有些人慶幸這痛苦的一年即將過去。

世界各處的部落客非常關注發生在馬拉威的一切。雖然其中一些部落客避免談及馬拉威所發生的問題,但許多部落客對此依舊直言不諱。

2011終於劃上句點

Vincent Kumwenda

今年政府施行許多不良政策,像是驅逐英國大使出境,及受人景仰的國會議員所通過的一堆糟糕法令。事實上,馬拉威可以避免掉這些不良決策、國家施政不當跟經濟問題,避免落得如今下場。

記者Richard Chirombo在部落格Zachimalawi上,登出一張禱告中的Mutharika總統照片:

馬拉威總統賓古·瓦·穆塔里卡:全新的一年將展開,我們應該祈禱:上帝,請祢不要忘了馬拉威子民,像祢庇佑其他子民那樣,降福馬拉威。

能源危機

旅館經營人Dulai向政府建言應該研商長期以來的能源危機。網路上一部落格中一篇名為zonse zimatha nkukambirana(能源危機解決之道)的文章提到,與金援國關係惡化引發民憂,馬拉威必須著手處理:

一開始,馬拉威以為能騙過世界銀行與國際貨幣基金會博取同情,不但裝低姿態以弱者自居,還隱瞞長期信評機制對其提出的警告。 另一方面,面對金援國馬拉威卻毫無行動,不願低頭求援,十足眼高手低。 我們何不行動,處理眼前的危機,面對挑戰。我們可以開始進行討論。要不然,Gondwe先生與你的同好就成了真正的笑話。

年之將盡,對於車子依舊能加滿油,Ndagha就像聖誕節收到禮物般喜出望外:

今天從教堂聖誕禮拜後回家的路上,我看到我家附近加油站只有一條短短的排隊車輛。我無法想像居然這麽少人在加油。我馬上丟下家人奔向加油站。我焦急地盯著排隊車輛,不斷在想到底我能加多少油。

輪到我加油時,我告訴服務員把油加滿。我已經決定借錢也要加滿油。我不敢相信服務員居然沒有回絕我。加滿油,付了錢,我開車出加油站。這是近四個月來排隊加油人數最少的一次。當然,在油價昂貴的加油站前的排隊隊伍是最短的。

學術自由

如前言所述,2011年Mutharika政府執政問題之一就是為爭取學術自由的政策。雖然大部分國民不滿意政府處理危機的方式,支持政府的力量也不曾消失,像是意料中的馬拉威廣播公司執行長Bright Malopa。Malopa為了向提拔他為執行長的當局表示忠誠,抨擊自由論者,為此撰寫《Chanco同盟作為令人失望》:

大家都清楚當局普遍對於自由與民主派採寬容態度,任何迫害行動也因此停擺。且現今政體的核心思想信賴人性,相信人性與不切實際的 理想主義是兩回事。人性的本質在於適應能力、柔韌與智慧。過去七年來執政皆出於人性,遵從人性本質,我不知道還要做什麼才能超越當局施政。現在全世界人類 都得到他們期盼的自由,人類唯一的問題只剩下不知該如何使用自由。

然而,大部分網民持的意見卻與Malopa相反。

人權

自二月馬拉威國民便欲展開活動,抗議國內經濟及社會問題,可一當運動倡導者收到噤聲令,抗議行動立即遭禁停擺。時間一長,國民無法再保持緘默。也許受世界各處運動聲浪不斷刺激,七月二十日抗爭運動順勢而起。儘管政府極力壓下抗爭浪潮,正義之風依舊吹向國民。城市抗爭在Blantyre,Lilongwe,Mzuz,Zomba與Karonga等城展開,因治安警力鎮壓不當造成21死、近300傷,爆發更多不滿。

記者Kondwani Munthali將七月二十日發生在馬拉威首都Lilongwe的運動事件依序紀錄下來,發表在《馬拉威暴政:目擊七月二十日》文中:

'United for Peaceful Resistance Against Bad Economic and Democratic Governance'. Image courtesy of 'DEMO YA TIYENI TONSE PA 20 JULY' Facebook page.

《為經濟危機與民主政體而起的和平抗爭彙集》照片轉載自Facebook專頁《DEMO YA TIYENI TONSE PA 20 JULY'》

10:14 我們來到官員都已撤離的Zodiak站。Emmanuel Chibwana與我們一同在民亂緊張的Lumbadzi開始採訪行動。雖然有人警告不要靠近暴動區方圓一公里內,我們還是下了車,徒步邁向暴動區。那裡,一具遺體橫屍街頭,藥局跟商店也遭火吞噬。

目擊者表示死者是一名前往觀望暴動的建築工人。

警方禁止我們拍攝照片。

11:30 我們接到一通電話,來自新聞中心一位職員,通知有一位男子剛在Chilinde中槍。接著我繼續追蹤中槍經過,發現死者當時正跟我的孩時朋友Suzgo Kwelepeta在談生意,而一名警察開槍往他嘴部射去,當場死亡。

12:00 我們回到25區,看到紅十字會車輛載著一名被警方射傷的半昏迷男子。每個人都跟我們說著警方如何用催淚瓦斯攻擊民宅的故事。

許多人害怕著這天的到來,而這一天也在Mutharika政府執政紀錄中劃下難堪的一筆。廣播電台也禁止播報相關事件。情況非常緊繃。

自由言論跟資訊掌握權真能得到保障嗎?持續追蹤報導的記者決定低調行事,以免執政黨支持者對他們進行報復行動。大家關注的是,這波人民革命浪潮是否會在2012持續發威。

腐敗法令

政府與立法委員以直接的商品利益取決政策的施行,導致2011年內許多法案得以通過並施行。因此人民事務委員會形容2011年是施政最差勁的一年。幸好政府已針對腐敗法令反省回顧。去年已提出零赤字預算案,經過激烈辯論最終還是通過了。那段時間恐怕是馬拉威國民最常聽到零赤字預算的時候了。

進入2012年,石油、外匯、經濟、人權、政治與能源等問題,依舊盤據每個馬拉威國民心中,何時能夠解決依舊無解。但肯定的是,絕大數國民都期盼對未來的不確定感在2012年只是一個經過,而不是結果。

校對:Portnoy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