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古巴:博客對絕食抗議者死亡表示不滿

Wilman Villar Mendoza

Wilman Villar Mendoza

對於古巴博客界來說,這是一個哀傷的一天。因為網民收到了政治罪犯Wilman Villar Mendoza [ES]死亡的消息。他從去年11月起就開始了絕食抗議。許多博友認為他的處境與自1972年以來最近的意識罪犯,在2010年因絕食抗議而去世的政治罪犯Orlando Zapata Tamayo[ES]十分相似

散居美國的古巴裔美國人,反常識(Uncommon Sense[EN]),使兩人之間的聯繫十分明確:

就像Orlando Zapata[ES]和Juan Soto[ES],卡斯特羅的獨裁統治就是他[Mendoza]的劊子手。 並且就像那些殉道者一樣,他永遠不會被忘卻。

他還聯用到了古巴裔美國女性聯盟的一個聲明,更詳細地談及「政治罪犯Wilman Villar Mendoza的死亡和獨裁統治如何以加大壓製作為回答。」

不少在芭芭錄(音:Babalu,博客)上的博友也對Mendoza的死訊給出了評論。Val Prieto[ES]提出一點,那就是這個抗議者的死並不僅僅跟他的人權和自由被剝奪…和強加於他身上的不公正與恥辱有關」:

Mendoza進行了50天的絕食,為對他的監禁和他不幸被侵犯的基本人權和自由抗議。昨天他死在了古巴政府手上。年僅31歲。Mendoza犧牲並且死去,就是為了令一千一百萬古巴同胞從殺死他的專政中逃脫。

Alberto de la Cruz[ES] 分享了有關這個絕食抗議者之死的「一個短暫的真實片刻」:

就在Mendoza的謀殺發生於Tamayo, Soto,和Pollan之後,有一刻,它撕下了保護了卡斯特羅獨裁幾十年的謊言的偽裝。 它也許不會維持很久——也許幾個小時,也許幾天——但是就此刻,卡斯特羅專政已被曝光。 最快也許就在明天,這一個短暫真實將會消失。然後謊言將復返,繼續壓制真相。並不是因為這份真實的明晰太脆弱或本就該是一個短暫的時光,而是因為世界寧願閉上雙眼,不理會那另人不快的真相。 無論如何,至少此刻,Mendoza的死亡沒有白費:有短暫的一刻,古巴擁有真相。

這個博客對「和平人權主義者如何為了對Wilmar [Mendoza]為古巴人的自由和自主的最終犧牲表示敬意」進行了詳細的報導,另加:」這些抗議者在開始片刻就遭遇卡斯特羅國家安全部猛烈的攻擊。他們中的一些已被拘捕。」

島嶼的碎片(Pedazos de la Isla [ES],一個私人博客,博主由博文的方式,發表了許多古巴人的故事,在揭露卡斯特羅政權的不公之處之時也同時關注了古巴的文化,藝術,音樂等方面)解釋了為何Mendoza一定不能被忘記:

我曾聽很多人說絕食抗議是自殺的一種,但是我不這麼認為。他[Mendoza]的死完全是獨裁製度的錯。正是這個獨裁製度在2011年11月逮捕了 Mendoza,在他連同其它活動分子在Contramaestre(古巴聖地亞哥省的一個自治市)的街道上和平地遊行要求自由的時候。正是這個獨裁製度 無視Wilman[Mendoza]提出的被釋放的合理要求,也導致了他的絕食抗議。 我沒有和Mendoza親身交談過,但是當一個人為了他人的安危,當然在這個情況裡還有一整個國家的自由,而讓自己身處險境,這能代表很多 (Mendoza的高尚品格)。這個年輕的古巴人,離開了妻子和兩個幼子,成為了一份名單中眾多名字的一部分。加入了那些被處刑,被拷問,和痛打的男人與 女人,和那些,雖然生於不同年代,卻為同樣的理想奮鬥並以同樣的,恐怖但又值得尊敬的方式離開人世。

博友為Mendoza的家人遭到的待遇感到憤怒。島嶼的碎片評論道,「他的妻子甚至沒能夠在週四那晚看到他的屍身」。

@Yoani Sanchez在推特[ES]上發表:

在古巴我同Maritza[ES], Willmar Villar [Mendoza]的妻子講過話。她確認了他的死亡。他們沒有讓她看到屍體。如需更多信息可聯繫:+5353842338

英文古巴博客網,古巴流民區的筆記(Notes from the Cuban Exile Quarter[EN])講到:

今晚,兩個小女孩失去了她們的父親。一位年輕的妻子失去了丈夫。一位母親失去了她的兒子。Mendoza在今夜喪生於腎和其他器官的衰竭。他對卡斯特羅政體對他的極其不公的待遇感到義憤。因為憤怒而被挑起的延續過久的絕食抗議便是他的死因。

此博客網還提及:

直到他[Mendoza瀕臨死亡之前],他的絕食誓言受到了很少的媒體關注也並未引發正式抗議。

白衣女士(Damas de Blanco,由反對派的妻子與母親組成的抗議團體)和其它反對者為他遭受的殘酷虐打和拘留遊街抗議,但是國際新聞界一語未發。現在他已去世,國際媒體才像在2010年對Tamayo那樣,開始報導這個消息。對於Mendoza來說,這報導幫助太少、來得太遲。博友們和積極分子早在在推特告知世界他的絕食之誓。島嶼的碎片反常識芭芭錄、和國會山古巴人各自在博客上散播這條信息的功勞莫大,值得讚賞。

當面對一個殘酷的獨裁暴君時,有一個非常簡單公式:
沉默=暴力=死亡。
國際正式抗議和加大的媒體為被殘虐的不同意者調查意味著更少的流血。
沉默意味著Maritza Pelegrino Cabrera[ES],Wilman [Mendoza]的妻子,現在變為寡婦,而他分別5歲和6歲的兩個幼女將不會在長大的過程中擁有父親。

芭芭錄將古巴資深博客之一,Yoani Sanchez對Mendoza之死的有力宣言翻譯並發布

我相要揭發,在我的國家,人民用他們的身軀,他們的腸道,他們的胃,作為戰場,作為一個公民抗議的渠道。十分的可悲的是一整個國家的居民——島上一千一百 萬個古巴人——被限制和剝奪了人權。公民可以尋求變化,要求改革,要求現狀的終結的文明、選舉、和政法渠道均被封鎖。我們還剩下什麼?好吧,結果人民必須 用絕食抗議作為一種表現他們的不屈的方式。今天,Wilmar Villar[Mendoza]的死十分悲慘。

這便是我想要揭露的事。也許它只會像一個扔進大海的瓶子,一個掉進深淵的不重要的物品,但是⋯⋯我想要留下永恆。我乞求,我們不願繼續用我們的皮膚,我們的骨骼,作為表現我們憤怒的方式。我們必須得到不被壓迫做到它的權利。

校對:Portnoy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