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古巴:教宗即將來訪,部落客感到不安

隨著教宗本篤十六世充滿爭議的古巴行即將逼近,即便這個國家進入了《哈瓦那時報》描述為「天主教狂熱」的狀態,在表面上努力「將一個曾遭放逐的機構帶回它新的優勢地位,並獲得新的奉獻者」,卻阻止不了網路上日益火熱的討論。

這則文章解釋:

當政府嘗試尋找盟友以實施經濟改革,並對其人口維持嚴格的共產黨政治控制的同時,古巴天主教會取得新地位。

過去,作為天主教會或任何其他宗教機構的追隨者,就意味著在工作場所、教育中心和鄰里間都得成為黑名單。因此,古巴天主教會的重新復甦代表著古巴革命後第一個幾十年間的巨大轉變。

自1992年起,奉行宗教的古巴公民已經獲得允許成為共產黨的成員,並不再因為宗教信仰而受政府歧視。

共產黨跟天主教的明顯夥伴關係,讓許多網民感到沮喪。尤其是對照仍持續出現在報告上的人權侵害,以及其他偷偷縮限個人自由的方法。為了強調這點,翻譯古巴的奧蘭多‧路易斯‧帕多‧拉佐(Orlando Luis Pardo Lazo)[ http://translatingcuba.com/?p=16643 重新出版了《庇護十一世論基督和共產主義之通諭》],他稱此為「必讀讀物」。

古巴政府的行動並沒有逃過巴巴魯的法眼,該網站在週末說道:

卡斯楚的獨裁派了暴力群眾和粗魯暴徒攻擊這個島上的異議份子。白衣女士的領導人之一蘿拉‧波蘭(Ladies in White Laura Pollan)的住所,遭到政府控制的暴力群眾威脅,並恐嚇白衣女士們,要他們保證不會擾亂政權和梵諦岡已安排好的教宗古巴行戲劇性演出。就在昨日,白衣 女士的領導人博塔‧索拉(Berta Soler)和其他幾位白衣女士已經失蹤。

隨著主教來訪日期的逼近,獨裁政權的行動顯得更加積極。

此舉,就在樞機主教卡蒂諾‧潔米‧奧地加表現出對抗十三名抗議者的姿態後,這使得許多部落客感到不安。針對哈瓦那樞機主教的動作,絕不逃避說道:

我沒辦法理解你如何能夠服侍基督,做為基督子民的捍衛者和異議者,卻只保護有權力的人。難道,古巴天主教會不同意授予受苦最深的 人特權嗎?異議者難道不正是那些受苦最深最需要在獨裁處境下需要保護的人嗎?資深的神職人員代表,不將自己奉獻給需要紀念的大眾像是值得敬佩的蘿拉‧波蘭 (Laura Pollan),或是奧蘭多‧查巴達(Orlando Zapata),或是威爾曼‧維勒(Wilman Villar),卻熱切祈求好戰和境外的領導者查維茲健康嗎?難道這不叫做採取政治立場嗎?

就這點來說,無論教宗是否來訪,這真是偽善到無法假裝古巴一切都安好。同時,否認教會將近兩千年充滿權威的存活,是因為它不只是一個宗教機構,更是一個政 治機構,實在是小孩子才會說的謊言。主教的筆記似乎回應更多的是古巴政府的官方要求,而不是真正基督徒信仰的感覺。萬一我是錯的,而且信仰需要的仍是寧靜 和漠然;如果藉由那樣的信仰,環繞著本篤十六世的來訪,應該是一段莊嚴的芭蕾圓舞和一件隱藏我們國家真實的斗篷,我不認為這是古巴需要的信仰,如有褻瀆, 祈求上帝原諒我。

同樣地,這項行動使得巴巴魯總結認為梵諦岡加上奧地加樞機主教與卡斯楚獨裁是三位一體。

二位一體:
梵諦岡用一則來自羅馬的簡短聲明,表達他們對於奧地加的支持:「我們同意樞機主教及其轄區的立場」羅馬教廷發言人費德里柯‧朗巴迪(Rev. Federico Lombardi)教士表示:「我們沒有甚麼要再多加說明。」

三位一體:
(路透社)─本篤十六世下周的古巴行成行在即,梵諦岡週五譴責美國對古巴的禁運措施,並表示教宗有意與卡斯楚會面。

梵諦岡針對美國/古巴禁運聲明,證明只是另一個激起網路社群的引子。這可從巴巴魯特別比較梵諦岡對於南非禁運和古巴禁運的立場可看出:

作為巴巴魯部落格的一項公共服務,我們將再次比較種族隔離時期南非的「違反人性之罪」,和卡斯楚時代古巴的「違反人性之罪」。

根據反種族隔離的社運人士統計,在南非種族隔離政權下,共有三千名政治犯在南非的羅本島(Robben Island)被囚禁共達三十年。通常有一千名政治犯遭到囚禁。當時南非為四千萬人口。在那些日子,為這些監禁負責任的政權,承受了來自全球各地政治、媒 體和學術講堂無情的譴責,直到全球各國對之施與經濟制裁,才打擊、癱瘓,然後最後終結了它。

根據人權團體自由之家的資料,大致在1960到1970年代之間,共有五十萬名政治犯經歷了史達林主義式古巴的各種監獄和勞改營。在1961年,一度有三十萬古巴人因為政治因素遭到囚禁。古巴在1960年代為六百四十萬人口。這些人是「現代史上受難最久的政治犯」。

同時,鎮壓仍明顯地持續著。巴巴魯說道:

昨天,超過七十位的古巴白衣女士成員,在他們靜默地在古巴街上遊行時,被古巴國家安全局逮捕。白衣女士僅是一個完全由古巴政治犯 的妻子、母親、女兒和姐妹組成的和平人權團體。這是古巴政權從週六開始發動的一項壓迫且可憎的行動最終高潮,對象是針對島上女性和其他著名異議份子。隨著 教皇來訪僅剩一週,這是卡斯楚獨裁政權不寬容和惡意的驚人展示,並毫無疑問地表達了他們害怕教宗來訪或許會成為古巴勇敢的人權社運者的公共勝利,而不是他 們所希望的公共關係。

部落格來自古巴流亡季刊雜記提到同樣的事件時,好奇類似這樣的行動是否能夠被稱為「另一個古巴的黑色之春

九年後的今日,由於白衣女士的犧牲,那些2003年被不義囚禁的人不再被關了。他們大多數人被迫流亡,少數人則仍待在島上。白衣女士的創立者蘿拉‧波蘭,在2011年10月14日死於謎樣的事件。白衣女士「蘿拉‧波蘭」的新領導人博塔‧索拉今日遭逮捕,直到今晚仍被拘留。她們持續要求釋放古巴剩下的政治犯,並要求尊重人權。

古巴天主教會的一群人被控沒有捍衛島上的人權,並經常和權力為伍,或無視於政權犯下的惡行,導致某些反對團體的挫敗

但願神聖的教宗本篤十六世除了傳達福音,也將傳達人權的重要性,如同他在2008年4月18日於聯合國成員大會發表的演說……

那七十名非暴力女性,在那場催生白衣女士的鎮壓九週年紀念日,嘗試加入大眾行列,並在古巴街上平和遊行,卻最終遭到逮捕,但願她們的義舉能做為所有關注古巴情勢的明燈。

來自哈瓦那的部落格依凡的檔案櫃注意到,古巴正準備以「大眾浴」迎接教宗,他解釋道:這是「某種專屬於棕櫚綠革命的事物」,他以如下文字做結:

因為聖父特地安排要和反對族群及非洲─古巴宗教見面,教宗來訪已經引起他們廣泛的討論:出現了漠然和頌揚、評論和討厭的意見。

不論本篤十六世的訪問是否將創造歷史,如同之前的若望保祿二世,仍有待觀察。但可以確定的是,基督代理人將沐浴在大眾和他們的聲音之中。只有一個以控管民眾作為註冊商標的政權知道如何應對。

從他的教宗專屬座車,以及他將在古巴執行宗教儀式的兩批群眾裡,教宗將會看到數以千計的人群。然而,這個島上只有10%的人信奉天主教,這是一個德國藉教宗不應忽視的細節。

校對:yenrong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