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馬利:戰爭、獨立與衝突

分裂了馬利共和國的內戰情勢演變十分迅速。四月六日星期五,阿扎瓦德民族解放運動(MNLA)的圖瓦雷克反抗軍宣佈阿扎瓦德獨立」。整個薩赫勒地區都有可能被捲入的這場危機中,幾個目標相互衝突的角色佔有重要的地位。

Valère MBEG 在 camer.be 發表的文章中呈現了這場戰爭背後的問題:

馬利國土面積高達十二億四千一百廿三萬八千平方公里,根據 2009 年的人口普查,國內人口一千五百萬並且還在增加中。阿扎瓦德地區佔全國面積的三分之二,而人口只有百分之十,自然資源因為缺乏建立運輸設施的資金而開發不 足。馬利也是南非、迦納之下非洲第三大黃金生產國,許多跨國公司自然將阿扎瓦德視為下一個南蘇丹,擁有稀少的人口和廣大的自然資源。

Territory claimed by the MNLA by @twitafrika on twitpic

MNLA 宣佈擁有的領土。圖片來自 @twitafrika 的推特圖片。

Sabine Cessou 在非洲評論上寫到此處的軍事狀態:

沙漠中的問題很複雜:圖瓦雷克反抗軍說他們的目標和 AQIM(馬格里布蓋達組織)並不相同。他們不是為了伊斯蘭阿扎瓦德共和國而戰,而是為了建立一個世俗的國家。

Nouhoum DICKO 在 malijet.com 上的一篇文章中檢視目前的情況,並且介紹其中幾個要角:

伊斯蘭運動信仰捍衛者(宗教軍)是這個地區另一個武裝團體,由設計佔領家鄉基達爾的主要人物 Iyad Ag Ghaly 領導。他是 1990 年代圖瓦雷克反抗軍的主要領袖,受到巴基斯坦伊斯蘭主義者的影響。信仰捍衛者由激進的年輕人組成,和馬格里布蓋達組織(AQIM)有所接觸。 2011 年十二月新興起一個伊斯蘭團體,一元論運動與西非聖戰組織(mujao)。他們自稱是從 AQIM 分離出的分支,由馬利和毛裡塔尼亞的行動份子運作。這個團體宣稱要為綁架三名撒拉威難民營的歐洲人權工作者負責。他們也宣稱參與了上星期六攻佔加奧的行 動。

The blue men of the desert by Aysha Bibiana Balboa on Flickr ( License CC-NC-BY)

沙漠裡的藍衣人。照片來自 Aysha Bibiana Balboa 的 Flickr(創用 CC-NC-BY 授權)

信仰捍衛者的領袖們迫不及待顯露出他們的真正面目。maliactu.net 報導

星期一晚上信仰捍衛者的領袖、1990 年代圖瓦雷克反抗軍的代表人物 Iyad Ag Ghaly 會見了人口約三萬的城市廷巴克圖的伊瑪目,根據市府官員表示他計畫在此地採行伊斯蘭教法。星期一經過圖瓦雷克反抗軍在北馬利的閃電行動,信仰捍衛者團體和 馬格里布蓋達組織控制了這個位於首都巴馬科東北方八百公里、撒哈拉沙漠入口城市廷巴克圖。這裡是主要伊斯蘭知識中心和古老的商業城,依靠商隊來往而繁榮, 有「沙漠珍珠」之稱,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列為世界遺產。

Ibrahima Lissa FAYE 在 pressafrik.com 一篇題為《馬利:圖瓦雷克反抗軍和信仰捍衛者的伊斯蘭主義者各自宣佈控制廷巴克圖》中寫道

信仰捍衛者的領袖 Iyad Ag Ghali 在讓星期天率先進入廷巴克圖的 MNLA 圖瓦雷克反抗軍撤退之後,的確看似控制了這個城市。不像 MNLA 只對北馬利獨立有興趣,Iyad Ag Ghali 本人希望在國內和廷巴克圖施行伊斯蘭教法,而此處甚至有 AQIM 領袖現身。

馬利人民對人權是否受到尊重有強烈的憂慮。反抗軍治下的幾個城鎮中傳出強暴和劫掠的消息,據 afriquinfos.com 上的報導,北馬利居民共同體(COREN)主席 Malick Alhousseini 在巴馬科一場會議中表示

這次會議在「我們歷史上苦難的時刻舉行,我們的國家被佔領,我們的土地落入侵略者和恐怖份子之手。」 他回想自上週日起,馬利共和國一分為二,因為侵攻者和恐怖份子摧毀了他們佔領的社區:銀行毀壞、行政建築遭到劫掠、醫療設施受到摧殘,還有其他許多。

阿扎瓦德民族解放運動(MNLA)表示他們的目的已經達到,在宣佈獨立前幾天結束了敵對關係。

然而證據顯示參與戰爭的團體之間目標歧異:根據 atlasinfo.fr(被佔領城市加奧的阿爾及利亞領事館)表示,當 MNLA 做出聲明時,另一個組織將六名官員被綁架至不明地點

攻擊在午前發生。一個武裝團體攻擊領事館,將阿爾及利亞國旗換成一面書有阿拉伯文、象徵伊斯蘭原教主義的黑旗。

MNLA 通訊、資料與媒體官 Bakaye Ag Hamed Ahmed 發佈的新聞稿中譴責在解放城鎮中所有綁架、破壞和攻擊平民的行為,他表示:

阿扎瓦德民族解放運動和解放以來出現在阿扎瓦德、帶來混亂破壞秩序的黑手黨組織無關。

軍隊發動政變推翻總統阿馬杜.圖馬尼.杜爾之後,西非國家聯盟(ECOWAS)、非洲聯盟和聯合國對馬利的嚴厲制裁使混亂情況更加複雜。

在馬利之外,鄰近國家都能找到面臨瓦解威脅的圖瓦雷克族。他們的人口結構相同:北部薩赫勒地區是圖瓦雷克和其他少數黑人民族的聚集地,其中 許多人採取游動的生活型態,其他人口則定居在較宜人居的地區。在所有國家中後者吸收了絕大部分投資,居民也大多是黑人,因而引起前者的怨恨,認為資源分配 不均。

而對平民來說他們不但面臨這種複雜情況的威脅,可能造成危害的博科聖地組織利比亞流出的軍火、長期缺水和飢荒的危險也讓情勢更加險峻。

校對:Soup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