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巴爾幹半島:爭論安潔莉娜裘執導的電影及戰後遺緒

波士尼亞戰爭、賽拉耶佛這個地方為背景,安潔莉娜裘莉執導的電影「血與蜜之地」引起了熱烈的正面迴響,同時,也有不少的負面反應。在巴爾幹半島,為這在1990年代前南斯拉夫發生的流血事件,持續地引發爭論。

似乎有許多人參與討論,但還沒機會真正觀賞這部電影。

貝爾格勒的部落客Viktor Markovic 在他的部落格中寫道

我必須說雖然它被歸類為宣傳電影,但宣傳在一開始就失敗了,因為要找到可以看這部電影的地方實在是太困難了。世界上,好像只有一些電影院在上映,有人說這是因為宣傳的不夠,這部電影對真正的宣傳電影來說是一種恥辱。

Angelina Jolie received a Person of the Year award from the Bosnian newspaper Dnevni Avaz, prior to attending the premiere of 'In the Land of Blood and Honey' at the US Holocaust Memorial Museum in Washington, D.C. Photo by EUROPA NEWSWIRE, copyright © Demotix (10/01/12).

安潔莉娜裘莉獲得波士尼亞報紙頒發的年度風雲人物獎,時間是在參加「血與蜜之地」於美國華盛頓特區的大屠殺紀念博物館的首映會之前。照片來自 EUROPA NEWSWIRE, copyright © Demotix (10/01/12)

英國Marko Attila在他的Greater Surbiton 部落格裡寫道

要看安潔莉娜裘莉執導的處女作「血與蜜之地」非常困難。困難的點在於,在英國,這部電影尚未發行,官方網站上或者英國報紙的評論 文章,都沒有任何有關這部電影上映的時間和地點。這禮拜,我花了三天的時間在華盛頓,在這裡,我發現這部電影也不再播放了。亞馬遜商店也不讓我付費下載, 因為我的信用卡上有著英國的地址。我設法要看這部電影,不幸的是,只有英文版本,而且還是透過朋友放在臉書上的連結才看的到。「血與蜜之地」這麼有名、引 起廣大的爭議,還有家戶喻曉的導演,奇怪的是,卻看不到這部電影。

英國巴爾幹無政府主義者Alan Jaksic表示沒有看完整部電影是個明智的選擇,他最後在部落格中寫道

我自己沒有看這部電影,我只有在YouTube上看過幾個片段,而且我也不確定我是不是真的想看。不是因為我害怕看完後我會很生氣,是因為我沒有很渴望看像這樣以情感方面來指控的戰爭電影,不管背景是在地球上的任何一處。

對於裘莉所描述的戰爭,Markovic寫了以下的看法:

這部電影裡,真的有一些擾人的場景。這些場景在塞爾維亞引起了擾人的輿論,輿論不能接受支持塞爾維亞的人這麼的殘忍。不幸地,我相信真正的戰爭是比任何電影的描述更殘酷。

以下Hoare 對這部電影有相同看法:

然而,在漫畫裡所描繪的恐怖及暴力並沒有表現任何變化。這部電影無可避免地受到許多塞爾維亞人的攻擊,否認集體屠殺的遊行者可能成為“反塞爾維亞人”,並將塞爾維亞人描述成怪物。恩,就像電影辛德勒名單戰地琴人反德國人一樣,這部電影以同樣的方式來反塞爾維亞人。[…]

澳洲Ina Vukic在她的郵件上寫下關於裘莉這部電影的看法:

在電影的歷史中,電影的製作不只帶給這個世界根據史實的事件,也帶來虛構的事件。藉由虛構角色的詮釋,裘莉呈現了真實事件的可 怕。在這部電影裡一點也沒有宣傳。即使這是宣傳,現在也該有更多的宣傳了,因為所有無辜的受害者還未獲得正義,特別是在克羅埃西亞共和國、波西尼亞以及赫 賽哥維那被強暴的受害者。

Jaksic解釋為什麼大多數塞爾維亞人會認為這部電影帶有冒犯性的意味:

我們大部分塞爾維亞人覺得這部電影對我們造成負面的媒體印象。西方觀眾指控,在90年代,我們是一個殘忍至極、充滿戰爭罪犯以及 堅決用威脅與暴力來淨化種族的國家,我們就像第二次世界大戰的納粹主義者一樣惡劣。現在,我不否認所有這些戰爭犯罪等等之類的看法帶來的嚴肅性及嚴重性, 所有這些斷言影響了人們對我們負面的看法。然而,我們必須牢記在心,所有這些負面的輿論使我們塞爾維亞人,不管是在國內的或是在海外的,覺得失去人性、變 成魔鬼。最重要的,讓我們被這個世界誤解。

無論如何,對於裘莉的電影,不管我們看完全部或者只看了幾小段,真正讓我們多數塞爾維亞人感到憤怒及沮喪的是,電影主要描述戰爭其中一邊的痛苦,比如說, 波士尼亞那邊。這不代表我們反對任何以波士尼亞人為主要受害者的電影製作,畢竟,在1992至1995年戰爭這段時間,他們確實受到很大的折磨,我們不該 全盤否認這些。然而,讓塞爾維亞人感到困擾的是,在90年代發生衝突期間,我們承受的痛苦鮮少為人所知。[…] 當然,我們知道自己為了反抗別人犯下了罪,對此,我們大多數人真的感到羞愧。但是,我們也擔心發生那些衝突後,我們受害者的命運。讓我們生氣的是,甚至到 了現在,他們不知道這些。 […]

Markovic輪著解釋為什麼把「血與蜜之地」當作反塞爾維亞人的電影是錯的:

[…] 是的,電影裡只讓塞爾維亞軍人當壞人。但是,對大部分的塞爾維亞人,這似乎令人難以理解,這樣的事實並沒有讓這部電影反塞爾維亞人。這是因為一支塞爾維亞 的軍隊不代表整個塞爾維亞軍隊,更別說全部塞爾維亞人。但這是大多數塞爾維亞人掉進的陷阱:即使沒有人真正攻擊我們,我們還是保護自己,這麼做讓我們到最 後卻在保護真正的壞人-戰爭罪犯。[…]

Jaksic 也寫道所有巴爾幹半島國家對另一個國家受害時期的感覺感到憤怒:

在上網的時候,有許多機會在不同的Ex-Yu論壇上讀到訊息、在YouTube影音下方看到評論,還有在維基百科文章上看到好幾 頁的討論。我知道他們有多容易被激怒,舉例來說,我的塞爾維亞籍同事,當他們聽到克羅埃西人指控他們是戰爭罪犯時,可想而知,他們也反擊回去。這不只是最 近的衝突造成爭論,甚至對於年代久遠的歷史闡釋都能引起憤怒,像是塞爾維亞人和波士尼亞人對巴爾幹半島土耳其統治的觀點!就像裘莉的血與蜜之地的接待會, 就連局外人都能夠惱怒當地的國家,更別說在YouTube上的評論!

Vukic希望裘莉的電影能引起更多的調查並舉發在克羅埃西亞共和國、波士尼亞和赫賽哥維那的所有強暴犯。

恩,我要說:你做得太好了,安潔莉娜!製作一部有關數以千計在克羅埃西亞共和國被強暴的受害者的電影,因為在1990年代,被塞爾維亞人強暴克羅埃西亞的受難者還在等待著他們的正義。

Markovic指出這部電影不可能會結束這場痛苦的史前戰爭爭論:

[…]最讓我感到困惑的是,我知道我不是唯一一個 ─這場電影怎麼可能會帶來和解?然而根據裘莉的說法,這是電影的目標。[…]

概括一些線上塞爾維亞人對裘莉這部電影的反應,請看看這篇全球之聲報導的內容,Sasa Milosevic也在Huggington Post部落格上寫下對這部電影的看法

校對:Portnoy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