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俄國:部落客德米特利.旭披洛夫以「侮辱國家官員」遭到起訴

在2012年4月3日當天,克麥羅沃法庭宣判部落客德米特利.旭披洛夫違反刑法第319條「公然侮辱國家官員」。因此他必須做社區服務十一個月,還要繳交百分之十的薪水給國庫作為罰金。旭披洛夫之所以遭受這樣的刑罰是因為他去年11月發表了兩篇文章。文章中以詞藻華麗的語句挖苦地區首長阿曼.圖勒耶夫和他的手下官員們。

旭披洛夫的首篇文章就批評圖勒耶夫的鼓勵生育政策漏 洞百出。圖勒耶夫在去年(20111年)宣布只要在11月11日當天(因為“11/11/11”的關係)登記結婚的新婚夫妻就可以獲得3萬盧布(大約是美 金1千元)的補助。旭披洛夫評估這次的計畫大約花掉了1千5百萬盧布。但在就在前一個月,政府還因為短缺1千6百萬的貧童救助金還舉辦過一場募款會,現場也花錢請來了幾位電影明星像是索菲婭.羅蘭站台。對此,旭披洛夫諷刺說:

所以我們偉大的克麥羅沃區政府官員們兩手一攤說沒錢救助貧童,但當他們要鼓勵年輕人們結婚生子,錢就像長腳一樣自己跑出來了!

旭披洛夫也將炮火指向地方的文化暨國籍政策部部長拉里莎.柔爾芳。尤其是針對她在政府新進舉辦、遭民眾痛批「爛透了」的雪人節(或稱耶提日)裡所擔任的職位大加譏諷。除此之外,去年11月,她在樂界傳奇Mashina Vremeni(時 光機器樂團)的搖滾演唱會上發表演說時,提到此次演唱會是由統一俄羅斯黨所贊助。台下觀眾一聽到這種說法,立刻毫不留情的給予噓聲。當這段影片在 Youtube上流傳之後,Mashina Vremeni的主唱,安道魯.馬卡瑞維奇解釋說他們樂團僅同意接受政府頒發的榮譽獎項,但是沒有收取任何政治獻金。(在一篇名為「勢利鬼」的網誌貼文中,這位搖滾明星認為圖勒耶夫手下官員這樣做是「殺人不著痕跡」)柔爾芳也不甘示弱,她指控該團體試圖挑動人民對政治的負面觀感。

旭披洛夫在他部落格上放了一張柔爾芳的照片,並且註解道:

這是拉里莎‧柔爾芳,一位就職於文化暨「種族偏見」局的超級美女。這名最為人稱道的局長得知自己沒辦法成為克麥羅沃州文化暨藝術 大學的頭頭之後,她決定豁出去了。她寄給菲斯里一封信說道:「我會每個月只給你8000美元附加一箱伏特加,看你滾不滾!」對週博卡,她直接就將他逐出Pust govoriat(「讓他說話」)’Ogni Kuzbassa’(「庫茲巴茲燈」)(基於尊重我這樣稱呼它)雜誌編輯。之後她又跑到紹里亞山,試圖尋找女耶提人作為繁殖雪人的根。最後她又做出讓人作 嘔的歷史性一刻:頒發獎項給Marshina Vremeni樂團(這讓我們部落客界有好幾天,會因為想到腦袋裝滿雪人的官員們利用這麼出名的樂團沾光而崩潰)

最後,旭披洛夫將焦點轉向艾莉娜.魯德納法,市立教育局副局長,形容她是一個癩蛤蟆想吃天鵝肉、野心勃勃的官員。部落格貼文中也附上了2010年5月的備忘,魯德納法提出了一個計劃「消滅[克麥羅沃地區]具威脅性的社會勢力團體所發起的違法活動」。檔案中,魯德納法提出了以下讓人啞然失笑的辦法:

有計畫地接觸這些具破壞性的組織分子,先了解他們本身的問題何在(他們工作地點、是否需要醫療協助、孩子的就學狀況等等),然後再花時間與他們進行建設性的對話。

旭披洛夫對於魯德納法的想法如此回應道:

[她]真的很想參與這個地區的政治活動,可是因為我們國家法律規定政治性的想法不得實施在教育機構中,讓這位權力有限的女士的夢想窒礙難行。聰明的她因此提出了一份寫滿阿諛奉承、讓人眼花撩亂的文件企圖換個方式獲取她所想要的。

過了一個星期,旭披洛夫在這篇幽默諷刺的貼文之後,又為一個背景設定在十年後的科幻節目寫了一份稿子,標題叫做:「阿曼.古米洛維奇[暗指圖勒耶夫]一天生活」由「半島Kuzbass電視台」播出。(旭披洛夫的稿子中有針對種族的暗喻,嘲諷那些半哈薩克、半巴什基爾的政府官員,從稍早的報導看來,旭披洛夫不只違反了刑法第319條,也將根據刑法第282條指控他挑起種族仇恨。)

稿子的一字一句都針對克麥羅沃的省長加以嘲諷並且故意設定一些很荒謬、很尷尬的場景達到嘲諷的效果(像是圖勒耶夫的太太以蟲子和尿液餵食她 的丈夫,又或是上班時會收到黑函等等)而圖勒耶夫自己本身更是充滿了喜感。在某一幕當中,他出現在「I Am Alive」(「奮勇求生」,一部由虛構的由半島電視台製作的電視節目)裡面,並且說著balalaika(巴拉萊卡琴,一種流行於俄國的弦樂器)語,意 思是他會在每個字的尾音加上一個「ama」,這個點子是利用喜劇作家米可黑爾‧加路斯提安所帶動的對中亞人的刻板印象而成。在離開辦公室的時候,有一名助 手將一個圖勒耶夫忘記的化粧盒子歸還給他,圖勒耶夫講了一句相當諷刺的話:

謝謝你,札克哈爾。時間剛剛好。我正好需要一些粉底霜和強力膠。因為我的耳朵跟我的身體分開了,而且我的脖子冒出了好多屍斑。

不過克麥羅沃的部落客們對這件事情評價不一。阿雷克桑德‧索羅金是任職於地方大學文學院的講師。他在2012年1月提及曾經有警察要求他承認讀過旭披洛夫的部落格貼文。(為了之後在法院審理時有證據證明LiveJournal[即旭披洛夫的部落格]是一個公開的論壇)到了2012年2月,雖然索羅金仍然支持旭披洛夫反對執行刑法319條的作為,但他也對於旭披洛夫不對外公開他的審判感到不滿。克麥羅沃記者菲西利‧波柏克(旭披洛夫曾「讚揚」他是一個為了錢和酒而什麼都肯做的人)表示很期待這週判決出爐,雖然他在事後又旭披洛夫不太可能從這次的經驗中學到教訓。波柏克也轉貼一則由一位克麥羅沃的居民安德烈‧伊凡諾夫所寫的文章。該篇文章是關於DozhdTV(一家位於俄羅斯的獨立電視台)報導旭披洛夫的事蹟的始末。在廣播中,DozhdTV的主播認為克麥羅沃的法庭實實上是判處旭披洛夫去做苦工。對此,伊凡諾夫諷刺地應和道

德米特利的刑罰原來不是庫茲巴茲人們想的那樣簡單,只要掃掃街道就可以了。在莫斯科,人們都知道惡毒的圖勒耶夫要將這個可憐人送去礦坑慢慢腐朽或是挖一些掩埋有毒廢料的坑洞。

與此同時,旭披洛夫決定繼續上訴,他表示他已經準備好要上訴到歐洲法庭。另一方面,圖勒耶夫的律師,阿雷克塞‧西尼特辛告訴Novokuznetskoe(新庫茲涅茨克)電視台說法庭的決定和歐洲的法律不相違背。他也宣稱道沒有任何一個國家會允許自己的公民發表公然侮辱國家官員的文章。諷刺的是,人權團體Agora(阿哥拉)主席帕菲爾‧區考夫有著全然不同的見解。他告訴加席塔加諸在部落客的刑罰已經是過去式了,因為歐洲人權公約明令禁止這樣子的行為,所以身為簽約國的俄國當然也有義務遵守公約的內容。

備註:Abominable Snowman Day,即所謂的「雪人節」,又稱Yeti Day,即「耶提日」,耶提在俄羅斯即代表雪人的意思 詳見Wikipedia

校對:Portnoy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