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突尼西亞:傷患在革命後遭忽視

對於突尼西亞政府未善待先前革命期間的傷患,民眾感到憤怒與不滿。前總統阿里(Zine El Abidine Ben Ali)遭罷黜之前,數百人因與警方爆發衝突而受傷,但後來卻遭到忽視,有些人體內尚有子彈未取出,有些人遭截肢後,仍在等待義肢,許多人因為傷勢複雜,並未獲得應有照顧。

知名部落客兼社運人士Lina Ben Mhenni撰寫文章,題為「革命傷患所需治療永遠不會來」:

時隔一年多,臨時政府對革命期間受傷的民眾不聞不問,官員聲稱的理由眾多,彷彿照顧為國犧牲者健康的工作還能久候,這些英雄面對 警方暴力,用肉身抵擋真槍實彈,期望改變國家處境,但歷任政府提出的理由都很荒唐,其中一任自稱只是臨時政府,無權採取必要治療措施。有些受傷的英雄再度 挺身而出,爭取接受治療的合法權利,這是我們最起碼該提供的服務。他們四處求助,卻屢屢吃了政府的閉門羹,於是在選前不久公開絕食抗議

 

Sit-in by families of men wounded during the revolution. Photo from machhad.com (CC BY-NC-ND 3.0).

革命傷患家屬靜坐抗議。照片來自machhad.com,依據創CC BY-NC-ND 3.0授權使用

Tarek Dziri and Muslim Bin Fraj Kasdallah, who threatened to self-immolate in front of the National Constituent Assembly on April 18, before the government decided to send them abroad to get more advanced care. Photo from machhad.com (CC BY-NC-ND 3.0).

Tarek Dziri與Muslim Bin Fraj Kasdallah原本揚言,將在4月18日於全國制憲會議前自殺,後來政府決定送他們出國接受治療。照片來自machhad.com,依據創CC BY-NC-ND 3.0授權使用

部落客Hada Ana提到其中一項案例

突尼西亞革命後,傷患因為醫院欠缺醫療設備而喪命,在革命後的今天,Hassouna Ben Omar在病床上搏鬥八個月後死亡,沒有人記得他,沒有人理解他的痛苦。

Mohamed Bin Tijani El-Hanchi has a bullet inside his body. Photo from machhad.com (CC BY-NC-ND 3.0).

Mohamed Bin Tijani El-Hanchi體內仍有一顆子彈。照片來自machhad.com,依據創CC BY-NC-ND 3.0授權使用

Rashad El-Arbi的父母絕食抗議後,政府才負起治療責任。照片來自machhad.com,依據創CC BY-NC-ND 3.0授權使用

Yassine Ayari在Twitter網站上嚴辭批評執政黨Ennahda

執政黨議員只會用可蘭經和國歌治療革命傷患…

部落客Abdelkader Hammami提到故事的另一面:

執政黨相關Facebook頁面張貼值得注意的資訊,但我們無法查證來源,其中提到,「突尼西亞革命有一項怪異之處,人權部長 Samir Dilou桌上堆滿7000件申請案,申請人自稱在革命中受傷,但許多人實際上卻是在無關的暴力事件中受傷,政府應以詐騙及勒索罪名起訴他們。」

以下影片Melomanx提供,拍攝3月26日當天,革命傷患在人權暨轉型正義部大樓前靜坐:

另一段影片TunisiaTalks提供,記錄傷患的痛苦:

校對:yenrong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