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厄瓜多:CasoSatya,同性戀恐懼症以及言論自由

近日來,與人權和言論自由相關的議題在厄瓜多的社群網站受到相當大的重視及討論。厄國政府近日因為「Satya Case」而受到質疑。「Satya Case」此一事件的主要主角為Nicola Rothon和Helen Bicknell,一對來自英國並擁有厄瓜多當地承認之民事結合的女同性戀伴侶,並透過人工授精育有一女「Satya」,但戶籍登記處卻拒絕將她們兩位共同登記為女兒的母親。

媒體的報導使得厄瓜多人關注到此議題,在社群網站上引發大量有關同性戀和「非典型家庭」與厄瓜多憲政命令之間的討論。根據大憲章第68條「兩個獨立個體間維持一對一伴侶關係,且關係穩定的伴侶,可享有家庭中婚姻關係所應有的權利和義務。」

Italo Sotomayor 的文章中分析了Nicola和Helen所遭受到的對待已經違反了人權。他在Periodismo Ecuador部落格上的文章“Satya, a case of constitutional extreme-supremacy”中表示:

大憲章地68條認可了民事結合,同時也直接承認了同性伴侶,這表示了她們可享有婚姻中與夫妻關係相同的權利和義務。這些權利也推定了伴侶的義務,指明了凡出生於此關係中的兒女應享有一位母親及父親以組成家庭。

另一方面,神父Paulino Toral投書到Vistazo magazine表達他對同性婚姻的強烈反對:

這種性別意識形態預告了傳統家庭的結束,以便腐蝕孩童和青少年的心靈。家庭是孩童及青少年學習如何分辨正常的男人及女人的地方,我們必須終止傳播如此思想的家庭。

 

Flag representing LGBT rights. By Datchler on Flickr. (CC BY-NC-ND 2.0)

繼神父Toral的投書之後,Miguel Macías在每日 El Comercio發表,並持與神父相同意見的文章也在推特掀起輿論上的軒然大波。推特的用戶認為該報紙的線上編輯有責任將該文章刪除,並且應在社論中為無善盡審稿的責任道歉。

Rafael Méndez Meneses(@KevinHurlt)趕在報紙移除前保留了此社論,並將此文章以及El Comercio針對此發表的道歉啟示公佈於他自己的部落格。

這段期間,人們也不斷在運用關鍵字連結#casoSatya標記討論同性戀和同性權利相關議題上,言論自由以及尊重個人意見之間的拿捏。

身兼律師和溝通專家的Pablo Garzón (@pgarzon) 他說道 :

你,我,我們都會是厄瓜多公開譴責同性戀恐懼症的第一個世代。對我們的父母來說它一直是個禁忌,以後也一樣。

女議員María Paula Romo (@mariapaularomo) 她說

這無關乎預先審查,而是明顯的編輯政策,這是對@elcomerciocom的一個教訓。

厄瓜多作家Eduardo Varas (@eduardovarcar)他表示

@elcomerciocom 移不移除這篇文章有什麼差別嗎?我不明白。在我看來它只不過是討論言論自由的通篇謊言罷了。

Lola Cienfuegos (@lolacienfuegos) 提到了「雙重論述」:

@elcomerciocom上發生的已經證明了雙重論述與其雙重道德標準的存在。但描寫粉紅許願基金會是可以容許的。

網站Gkillcity.com同樣發表了一篇由Xavier Flores Aguirre (@xaflag)撰寫的文章, 表明他們支持Nicola 和Helen;在“Satya and diversity”他在文中寫到:

今日,透過同樣制定法律的司法途徑,一樣可以制定出反對如此法律解釋的法律(特別是較為高階層的憲法層次)。

校對:Portnoy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