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印度:賤民鏡頭–邊緣民眾的媒體

賤民」指的是印度社會特有的一群人,他們以前被視為「社會不可觸碰的人」,只因為他們是某些邊緣吃牛肉的族群、或是他們的工作屬於奴役階級,像是擦鞋工、屠夫、清潔工、處理垃圾或是動物屍體業者、在垃圾堆翻找的人、或是火葬業者等等。
這些人是社會低階者,往往遭受社會政經各方面的歧視,這份歧視甚至導致他們不被印度的種姓制度所接納(他們另有自己的類種性制度,又稱假提司〈jatis〉)
在甘地的時代,甘地曾經試圖將所有這類的社會族群歸納到「哈里陽(Harijan) 」一詞,意為神的孩子,將他們融入社會當中。不過,經年累月下來,這個詞反倒成了貶意,今天,這個族群自稱為「賤民」,在印度語中這是受到壓抑、剝削者的意思。

 

A girl of an untouchable community dancing a traditional Indian dance. Jaisalmer, India. Image by Franck Metois. Copyright Demotix (30/6/2012)

一位來自不可碰觸的階級的女孩正跳著印度傳統舞蹈。地點:印度金色之城齋沙默爾。圖像由法蘭克‧梅圖瓦(Frank Metois)提供,Copyright Demotix (30/6/2012)

印度憲法已經禁止社會隔離這個族群,印度政府也體認到這個族群受到歷史劣勢影響,因此制定相關保護政策來確定他們被列於種性制度以及族群中,並且以保留制度來確保他們在社會政經地位的提升。
在過去數十年,對邊緣族群的歧視弭平、傳統偏見的降低已經在城市地區和公共場域獲得相當的成功,像是現任總統納拉亞南(K. R. Narayanan )亦為賤民出身。可是,對賤民的歧視在許多鄉村地方以及私領域依舊存在,歧視的例子數見不鮮,只是鮮有在主流媒體上被具有深度的完善報導。賤民鏡頭是Youtube的頻道之一,任職於賤民鏡頭的拉維香得蘭(B. Ravichandran)寫到

一年之前,賤民種性女性總統 (姓氏:阿迪拉維達Arunthathiyar)受到血腥攻擊,作為種姓總統,她的表現可圈可點;而這次的攻擊,已經是種姓賤民總統第四次遭逢,她是唯一 倖存的。之後的阿迪拉維達運動是為了此次攻擊而示威,我也想為示威貢獻點心力,因此製作了一個紀錄片(影片連結:種姓制度的受難者:賤民總統克利希娜維妮小姐),而這也是今日被稱作賤民鏡頭計畫的起源。

賤民鏡頭起先是上傳草根活動運動者,後來也逐步記述其他關於少數民族,像是賤民、原住民 阿迪凡西斯、巴胡陽、伊斯蘭教徒等,2012年七月六日在facebook上的一篇留言提到

賤民鏡頭剛起草時,收看人數只有約莫四千人次,而在短短幾個月內,它就達到了五萬人次。能達到如此普及,一切都要感謝所有的地面 活動者,他們對於賤民鏡頭的面訪要求從不推卻,縱使他們時常不接受主流媒體的報導。賤民鏡頭能夠獲得今日的局面,也要感謝持續關注以及鼓勵愛護的朋友們。

這個頻道目前有137人訂閱,總共觀看次數達七萬五千人次。

拉維香得蘭又說

安培多伽爾雕像在AP省被褻瀆事件時,賤民以及巴胡陽的領袖都有發布新聞稿,但是主流媒體都未曾使之登上版面。在那時,我將整個記者會拍了下來並且上傳至網路,彌補主流媒體在應對賤民事件上的種姓迷糊帳。自從那時起,我就開始紀錄並且參加各種賤民的新聞記者招待會。

在同篇文章內,他也解釋:

我們必須要聲明一件事,賤民鏡頭並未為既有的賤民運動付出更多,我們只是拍攝實際參與活動的人,還有採訪他們。在這樣的情況下,賤民鏡頭只能被稱為紀錄者以及傳承訊息的人。

 

賤民鏡頭和柯塔陽CMS學院的英文教授耶肅達山一同參觀位在柯塔陽的賤民群落

前瞻專欄作家阿能德(S. Anand)認為網路知識以及手機通訊已漸使賤民的中產階級崛起:

雖然賤民仍不在主流媒體,私部門以及我們的大學內獲得廣泛的重視,畢竟這些領域也從未掩飾他們對於安培多伽爾的最大武器以及預留物之賤民的輕蔑。賤民在印 度國內外已經有跟上潮流的網站、聯繫名單、部落格,像是圓桌會議(Round Table Conference)、賤民&原住民阿迪凡西斯學生入口網、以及YouTube頻道的賤民鏡頭,此外還有無數的臉書群組,因此他們已經不需要再 依靠那些一份報導要一個月才做好的大型媒體。

賤民鏡頭利用社群媒體的專業架構來做外部發聲器,這裡是他們的臉書(facebook)網頁。

雷(Aparna Ray)亦協助本稿撰寫。

校對者:Portnoy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