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波多黎各:攝影師Heriberto Castro眼中的舞蹈之美

舞蹈這樣的藝術形式不只流傳已久,同時卻也轉瞬即逝。一段舞只活在表演當下,一旦落幕,就了無痕蹤。從此觀之,就知道,要推動國家的藝文活 動,Heriberto Castro這類攝影家的作品有多重要。感謝有這些人,可以真實捕捉到那原本曇花一現的舞姿,把那一刻保存下來。

Heriberto Castro是攝影家,鍾情於人們舞動肢體時的各種姿態。和他聊天時,我注意到他對工作那股沸騰的熱情,我好像在跟一位仍懷有赤子之心的幸運兒在講話,我們常忘記了那份純真,很難去讚嘆些什麼。我們碰面討論他的部落格,名字是En la punta del pie[西文],裡面的內容繞不出舞蹈二字。

GV:你怎麼會想創立這部落格?

Heriberto Castro

Heriberto Castro (HC):一開始[…],我是想要放些跳舞的東西,我熱愛身體動作遊走在空間裡的那種美。文藝活動有限制在,我好奇這些影像還可以拿來怎麼用,於是我開始寫作。我開始在《Claridad》報寫跳舞的事。這樣一來,我拍的照片就會有人看見,舞者也得到表揚,人家也開始認識我這個攝影師。

GV:你部落格的名稱有玩什麼文字遊戲嗎?是不是出自這句話「en la punta de la lengua,on the tip of one's tongue」?

HC:名字其實是來自於一句諺語,「la punta del pie,on the tip of one's toes」。這是波多黎各的諺語,跟跳舞有關,意思是你擁抱不同的舞風。[…] 這就是由來,而當我開始寫作後,我才發現缺了什麼,這時我才了解,記錄是不可或缺的。

GV:你的部落格拍攝許多活動,除了照片,還有很多精采的內容。你曾受過舞蹈訓練嗎?

Malandain Ballet Biarritz的表演El amor brujo由Thierry Malandin編舞。2011年Casals Festival時在波多黎各首都的Ferré Performing Arts Centre。

HC:我沒受過正式的訓練。不過,從七零年代末開始,那時是1791年的汎美運動會,我開始攝影舞蹈,去了很多次Rincón, 為大眾教育汎美組委會(COPANI)的比賽拍照。攝影的過程,我接觸到了民間舞蹈。有支波多黎各隊伍Gíbaro讓我去西班牙一個月,記錄他們在民間舞 蹈節慶裡的表演。我不只在波多黎各拍,也在其他國家、以及西班牙一些地區攝影。

這樣的多元文化令我徜徉在舞蹈文學裡頭。這激起我求知的慾望,想要知道舞蹈的更多形式、流派、還有其中的歷史淵源。也包括當代舞蹈,我也會想要拍攝。於是 有幾家公司找我去拍攝。這些表演沒有被歸為哪一類,不過從當中可以發現舞者是怎麼詮釋編舞者的創作,或當代舞蹈怎麼用舞蹈求婚,或怎麼用結構即興表演來讓 觀眾一起反思,這些收獲讓我一直寫到現在。

GV:我讀這部落格時,有些文章,我覺得應該刊登在新聞上,因為現在的新聞裡,都沒有這種有關文化活動的深度報導,所以我很喜歡。

HC:曾經新聞有報導過,但現在越來越少看到了。

GV:你想用這部落格達到什麼樣的目的?

New World School of the Arts詮釋Robert Battle的Battlefield

HC:我創部落格那時,只是單純想把這些舞蹈記錄下來,或凝聚一些跳舞社群的力量。現在,我想要把部落格轉型成雜誌,內容涵蓋波多黎各舞蹈的過去和現在, 也包括與國外的文化交流,讓自己覺得有為我國的文化活動貢獻一份心力。有很多舞者欣賞我的報導,我得到許多回應。這些人有時忙著排練,沒有時間看表演。我 喜歡做這樣的事。

GV:你希望部落格未來怎麼發展?

HC:未來我希望可以報導所有有波多黎各人的舞蹈社群、表演、活動,就像紐約、加州那樣。如果可以這樣,我一定會很高興。擴大報 導的範圍,藉報導來聯繫波多黎各的舞蹈社群。這樣就太棒了。[…] 就像劇場的人那樣。在紐約那些劇場表演的人,彼此認識,但是,大家到底在幹嘛呢?因為沒有聚在一起,就沒有人知道了。跳舞的圈子也是一樣。

GV:你有用什麼線上平台來宣傳部落格嗎?

Lyulma Rivera和Omar Nieves在Luis A. Ferré 表演藝術中心,於《El amor brujo》演出前,表演Jesús Miranda的作品《Reflejo》。

HC:我有用Facebook宣傳。我如果遇到國外西班牙裔的舞者,或是我知道他們是波多黎各人,我就會把部落格寄給他們。很多人就開始關注到現在。但我 不確定是不是都是波多黎各人,我只知道有些人是。[…] 我已經做好在YouTube上的首頁來放影片,過幾天我就要做在Facebook上的首頁。很有趣,對吧,我們活在現代,有這些工具,可以做這些事。 […] 對我來說,最有趣的也是這樣,可以跟舞蹈團體來往。你以為,這些人都不會回覆,[…] 但是他們不但回覆了,還成為你部落格的一員,太神奇了!多棒啊!我們回過頭來看這件事,網路,對有網站的人來講,是很重要的媒介。網路實在太棒了,和人溝 通變得意想不到的簡單。我曾過我會跟哪個團體的舞者接觸嗎?我根本就不會有機會認識。可是,有了Facebook,你就可以聯繫到,你可以把連結寄給她, 她也會跟你說謝謝。[…] 不知不覺,機會就出現了。

GV:那網路對新聞攝影有什麼樣的影響呢?

HC:網路可以加速散播一個人的作品,網路也不屬於那一個特定的媒體。你打電話的時候就知道不一樣了,他們會知道你是誰,你在做 什麼。你的工作有幫到自己。我個人堅持,我的作品是出於自身經驗,並忠實地呈現給讀者看,不加修飾地記錄這些舞者的演出。這樣的堅持也讓我不斷成長。

GV:你為什麼選擇波多黎各的舞蹈世界作為你攝影的主題?有什麼地方特別吸引你的嗎?

舞團CoDa 21 於Luis A. Ferré 表演藝術中心的演出,《El orden de las cosas》,編舞者是Roberto Oliván。

HC:攝影是視覺藝術,跟其他的視覺藝術一樣,都有一個過程。跟藝術家、雕塑家、舞者一樣,你會有股衝動,想要畫幾條線,想要敲 敲打打,想要在空間裡舞動你的身體。而我的過程,就是決定捕捉影像的時機,怎樣的光線最美,這就是我和舞蹈心靈相通的地方。所以,儘管藝術的形式不同,中 間還是會有那關連性。人的眼睛是會被線條、構圖吸引的。[…] 攝影的趣味,從某方面來講,都是在人這一部分。有的部分是,從照片中你可以了解對方的種種,也有的部分,是你想要照片中呈現什麼樣的元素。發生什麼事:舞 蹈中有線條、有構圖、有活力、有我說不上來的東西。有人上了台,腳那麼一動,裙子跟著咻的一聲,視覺畫面就出來了,你會忍不住的讚嘆。那些東西就是會讓你 讚嘆。結果呢?你眼睛所見的視覺效果一下就過了,但是如果你暫停時間,仔細看看,啪!形狀跟線條就出現了。而且只要你能夠停在那一格,你從照片中好好看, 啪!它其實在跟你說些什麼。有些舞蹈跟現在世界上的事息息相關。

我認為,通常編舞者要比其他人更有感應。[…] 編舞者會傳遞當時的訊息,例如現在正在發生的事,或是自己身上的過程。我認為那些東西是藝術的領域,是神的安排,是宇宙的奧妙。那些東西之間有一種連結。 是這樣的力量讓文明不斷演進。當我暫停在那一刻,我和舞者、和編舞者就有了種連結,而我的照片呈現了那連結。於是我感受到,我們都在變化。

校對者:Portnoy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