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多明尼加:身為Rocker的罪

在上星期二九月二號破曉,發生了一件多明尼加共和國近幾年最毛骨悚然的罪行:一位外號Chiva,23歲定居在阿根廷的多明尼加年輕搖滾客,José Carlos Hernández 之死。

謀殺發生在國民區(Distrito Nacional) 的一家夜店裡,就在José Carlos剛抵達這個國家渡假的沒幾天。嫌犯(已結識被害人數年) 用武器刺了他二十七刀。警方稍候鑑定兇器為10吋長的藍波刀。儘管檢察總長(Ministerio Público)仍未對此犯行做出官方聲明,這起罪行,如同身為檢查署裡倍受尊崇的檢查官之一的Fiscal Yeni Berenice所說,被認為是出於仇恨的犯行 。根據她的Twitter @YeniBerenice帳號做出如下解釋:

JJosé Carlos Hernández. This photo has been widely disseminated throughout the Internet.

José Carlos Hernández. 這張照片在網際網路已廣為流傳

@YeniBerenice:此宗仇恨犯罪受種族、性別、宗教、國籍、意識形態、性取向等歧視所驅使……

根據數名官方人士分享的推論,咸信這些兇嫌因為社經差異來謀害這名青年,儘管他們皆同屬該國不大的「重金屬圈」。但彷彿謀殺的殘酷尚不足以折磨被害人的家屬和至親,多明尼加報導( la prensa dominicana[西])還散布來自不同通訊媒體的價值判斷來更進一步侮蔑了 José Carlos的遺名,指控他崇信撒旦及邪教典儀,因為Chiva在身上打洞,一頭長髮又奇裝異服。

這些指控是老生常談,而社會中最保守的團體更在此案件細節和證詞公佈前不斷重述此種誹語。但人民當中最開明的一派也對此事表達了異議,來制止在上述 社交網路裡,由那些仍宰制多明尼加人想像的各類禁忌與歧視而產生的激烈爭議。那些在這個國家裡有巨大影響力的諸多公眾人物對於面對犯罪的輿論也明白表達了 不同意見。譬如說Mariana Barrenese,一位專精在公共政治領域的經濟學家,在她的Twitter分享了她的看法:

@MaruBarrenese: 我是經濟學家,專長是財稅政策。我有上電視、廣播及報紙。我有三個穿刺孔和三個刺青。 #BastaDePrejuicios

娛樂圈名人也是一樣,像是促展者、記者及電視節目主持人,Yolanda Martínez,在她的Twitter @YolandaMart上說到:

@YolandaMart: 我不會為了刺青及穿孔而煩心。讓我覺得憂慮的是仇恨和缺乏同情。

另一方面,作家、 傳播人Camilo Venegas 在Twitter將批評朝向通訊媒體的誤用及其在社會錯誤定位中的固定角色,他說:

@CamiloVenegas: 通訊媒體時常將自己變成歧視與錯誤評價中有效率的推波助瀾者,就像是被虐待狂和種族主義者。

但爭論不僅止於Twitter,大部分的多明尼加電視和廣播節目開設了時段對此議題進行較為學術和專業級的討論。不同的社會公民團體召開討論會,而直至今日,年輕人仍繼續進行贊成對刺青和穿孔與否,以及無所不在的歧視的爭辯。

官方仍未正式證實試圖解釋事發真相的任何一種說法,也沒公佈任何解釋來緩和某些臆測;這些臆測支持著到21世紀的今日仍根深蒂固在多明尼加人心中的 雙重標準,彷若宇宙真理般不容辯駁。同一時間,眾多的調查仍在持續著,要求查明真相的社會壓力也仍在滋長,特別是對司法系統缺乏信心的多明尼加國民以及散 佈中的不同信息管道。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