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巴西世界盃工程威脅當地原住民的「活博物館」

大約六年前,位於巴西里約熱內盧荒廢的第一座印地安博物館,轉變為許多不同原住民族群居住的「活博物館」。

這個新興的居所靠近市內著名的馬拉卡納體育場(Maracanã stadium),並很快地被稱為Aldeia Maracanã,即馬拉卡納村。

2013年1月12日上午,馬拉卡納村的居民在全副武裝的軍事警察包圍下醒來。沒有事先警告,也沒有授權令[葡],然而軍事警察已準備好要驅逐該社區。馬拉卡納體育場周邊地區正在為2014年世界盃足球賽和2016年奧運會大興土木。

創建於幾個月前(2012年11月)的馬拉卡納村臉書專頁發佈了求助訊息。不久,數十名人權運動人士趕到現場。

在由獨立媒體TVMemóriaLatina[葡]成員所拍攝的視訊報導[葡]中,社區成員表示會和平抗爭。

當天聚集了約200名社運人士共同來守護村落。社會主義自由黨(PSOL)的眾議員Marcelo Freixo和保衛人權和公民權利委員會主席也到場關切。他們必須翻越村莊圍牆才能夠與堅守在內的原住民首領對話。

Combate Racismo Ambiental報導:「前來協助抗爭的人群不斷由邊牆湧入」。Conexão Jornalismo則報導[葡]一名馬拉卡納施工現場的工人,在加入靜坐之後被解雇,並補充說:

Photo by Comitê Popular Rio Copa e Olimpíadas on Facebook.

圖照取自Facebook用戶Comitê Popular Rio Copa e Olimpíadas。

A reação dos índios, a participação popular e de lideranças políticas, além do papel exercido pelas mídias alternativas – independentes de compromisso com as decisões do governador e prefeito – surpreenderam o governo Estadual.

當地原住民的反應、人民及政治領袖的參與,加上獨立媒體所扮演的角色—-不與州長和市長的決定妥協——驚訝了州政府。

在警方、社運人士、政治人物以及公共事務部代表經過幾個小時激烈的談判之後,警方決定撤離現場[葡]。

Photo by Carlos Latuff (@CarlosLatuff) “Indigenous leaders speak to those present at the Maracana Village" http://twitpic.com/bumy2p

「原住民領導人對在馬拉卡納村現場的人說話」圖照由Carlos Latuff(@CarlosLatuff)提供 http://twitpic.com/bumy2p

 

影片拍下了大門重新開放的時刻,也記錄到音樂家Yuka當時的反應。來自聖保羅的饒舌與靈魂歌手Criolo當天在里約熱內盧演出。他鼓勵為數眾多的歌迷製造出大量的噪音來表示對馬拉卡納村的支持。「憑什麼打倒我或認為可以強制拆除印地安博物館來蓋一個停車場?」

獨立媒體Geração Invencivel在其臉書專頁上報導了當天的緊張情勢,並在臉書上舉辦活動,邀請大家參加1月15日的抗爭。該抗爭由學生參與革新運動組織(MEPR,Movimento Estudantil Popular Revolucionário)所發起。

華盛頓郵報發表一篇標題為「原住民非法居住在里約熱內盧的馬拉卡納體育場」的文之,引發抨擊,像是Angela Toledo便憶及加拿大的「不再懈怠」運動(#IdleNoMore):

現在原住民被稱作是非法居住。接下來呢?世界盃賽事應該要為人民帶來益處而不是跟人民作對!如果沒有遵循公平和正當的程序,我們應該杯葛#世界盃。#不再懈怠!

馬拉卡納的居民Andrea Neves說:

政府想對我們做的事情是錯誤的:為了2014年世界盃足球賽拆掉博物館和學校。我們需要國際媒體的協助,因為大眾並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尤其當政客試圖隱瞞的時候。

「我們要成為一座活生生的博物館」

這座已經147歲的建築毋庸置疑是歷史和文化遺產。這是第一座Museu do Índio(印地安博物館),由Darcy Ribeiro於1953年創建,並在1977年搬遷到博塔弗戈(Botafogo)區,在該區到目前為止的運作正常

Agência Olhares為居民的抗爭與期望製作了一部紀錄片

200610月以來,一群分屬巴西各地不同族群的印地安人,佔據了廢棄的舊殖民時期建築。
這棟建築原本是古老的印地安博物館,直到1977年該博物館遷址到現今的博塔弗戈區。在未來的一個月中,印地安人捍衛這個空間所有權的抗爭,將會非常艱難。隨著附近馬拉卡納體育場的裝修,里約州政府可能會決定拆除該建築,以新建停車場或購物中心。
印地安人則想要創建巴西第一間原住民大學。

訴求公民參與的非營利組織Meu Rio所創建的網路平台Pressure Cooker[葡]已經開始連署運動。署名給的里約熱內盧的州長Sérgio Cabral的請願書[葡]已收到1,614則支持者的的迴響。請願書中要求「州長承諾不拆除前印地安博物館,並確保現今馬拉卡納村居民的永久居住權。」以下引述檢察官André Ordacgy[葡]的發言:

Todos os órgãos, com exceção do governo do estado, são contrários à demolição. Temos um parecer do Conselho Regional de Engenharia e Agronomia (Crea) contrário à demolição. Também o Instituto do Patrimônio Histórico e Artístico Nacional (Iphann) está contra.

除了州政府,所有機構都反對拆遷。我們有來自區域工程和農學委員會(CREA)的意見,表示反對拆遷。國家歷史和藝術遺產研究所(Iphann)也表示反對。

這篇文章由Raphael TsavkkoDebora Baldelli共同編撰。

 

翻譯:ChaoYuan Huang
校對:Portnoy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