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巴西因發電廠而搬遷民眾的生存困境

Ana Aranha 所撰寫的這篇文章最初以 Vidas em Trânsito (轉變中的生活)為題發表於巴西新聞調查機構 Pública 的 #AmazôniaPública專題中。這個專題報導了巴西朗多尼亞州亞馬遜流域瑪代拉河沿岸的超大型建設計畫帶來的衝擊。完整的故事將以一系列五篇文章在全球之聲上刊出。

本系列第一篇文章中 Agência Pública 報導了因吉饒水壩建設計畫造成瑪代拉河地區一個漁村社會的混亂。從加西巴拉那滿是塵沙的街道沿著高速公路走十五公里,便會來到和加西截然不同的新穆通巴拉那村。

這裡和加西唯一的共通點是黃昏時分公車站牌下那群穿著制服從建築工地歸來的工人。在新穆通村所有的道路都舖好了,有著人行道和中間種上草坪的圓環,一切都 是整整齊齊規劃過的。村裡有商業區和分布於不同街區的一千六百棟房屋所構成的住宅區。每個街區中的每棟房屋都一模一樣,相互之間以草坪分隔。

Deserted street at Nova Mutum Parana, a village built by Jirau power plant, which contrasts with Jaci's demographic explosion.  Photo: Marcelo Min

新穆通村荒涼的街道。這個村莊由吉饒發電廠興建,和人口爆炸的加西截然不同。照片來自 Marcelo Min。

新穆通巴拉那村是由 Energia Sustentável(永續能源)設計建造,供攜家帶眷的吉饒水壩工程師和管理員居住。當男人們離開家向公車站前進時,家家戶戶門前站著懷孕的女人和幼童,民族音樂和袒露的肚皮皆無處可尋。

村莊絕大部分住著工人。入口處有一塊保留給從舊穆通巴拉那村遷來此地的一百五十戶人家,他們原本位於河邊的家園已沉入發電廠大壩水底。這個社區原先有約四百戶居民,其中大部分選擇了領取賠償金。

新穆通村是 Energia Sustentavel 企業社會責任的宣傳重點,關於永續經營的傳單在村裡隨處可見,上面總是並列著河岸居民和工作人員的照片,加上公司的標誌。

但是在村裡走上幾分鐘卻一個人影都沒看到之後,你不得不問:人都到哪兒去了?

「房子很漂亮,但我們的生存呢?」Rovaldo Herculino Batista 問。他賣掉了從發電廠得來的房子,因為他在新穆通找不到工作:

讓一個人離開他工作和生活的地方,就算造出新耶路撒冷這樣美好的城市也沒有用。我們該怎樣賺錢維生?

Batista não se adaptou à vila construída pela usina e voltou para a beira do rio Foto: Marcelo Min

Batista 無法適應發電廠建造的村莊生活,於是又回到了河邊。照片來自 Marcelo Min。

這些水上人家稱他們的昔日家園舊穆通,在那裡他們捕魚、挖礦或做其他的工作。Batista 原本是礦工,他還有個地方拆解廢棄的挖泥船再把廢金屬拿去賣錢。他的妻子推著手推車在社區裡叫賣蔬果。他們的家庭收入無虞。

搬家以後他們開了個小雜貨店,但他們的鄰居不再有足夠的收入到他們那裡消費。廢鐵場沒了,也沒地方可以捕魚。Batista 更常到礦場去,但收入變得難以應付他那有六個小孩和三個孫子女的新家的開銷。當地市場的物價比較貴,而電費更是高的不合理。在他放棄他的「新耶路撒冷」的 三個月前,Batista 接到了數目分別是 629,671 和 547 巴西雷亞爾(318,339 和 276 美元)的電費帳單。

多諷刺啊,受到國內最大發電廠建設影響最多的居民得付最昂貴的電費,外加每個月 19 巴西雷亞爾(約 9.5 美元)的公共照明費。

Amazônia Pública 計畫由 新聞調查機構記者組成的三個團隊於 2012 年七月到十月間造訪朗多尼亞州瑪代拉河沿岸水力發電廠並撰寫報導。這些記事希望能探討亞馬遜河流域地方上投資建設的複雜性,包括各種協商和政治作用,並且 傾聽其中各個角色的聲音 —— 政府、企業、社區 —— 以架構這些計畫發展的來龍去脈。如同整個計畫,這些記事最重要的觀點是公共利益:各種活動、政治和經濟協商如何影響人民的生活。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