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俄羅斯獄囚動亂,揮舞「請救救我們」布條

[本文英文版原載於2012年11月26日]

就在車里雅賓斯克 (Chelyabinsk) 市外,克比克 (Kopeysk) 的監獄整個週末大約聚集了 250 個獄囚,站上某複合式建築物的頂樓發起抗議行動,揮舞布條 [ru],發出「請救救我們」的懇求,並提出對虐囚和勒索行為的控告。第六監獄 (Penal Colony 6) (簡稱為「第六 (shestyorka)」) 歷來即有濫用監獄的紀錄,甚至連車里雅賓斯克市長米克黑 (Mikhail Yurevich) 都譴責 [ru] 該區域的監獄系統,已造成「龐大的自殺人數」。俄羅斯媒體和部落格將之描述為「罷獄」(暴動),據說克比克的獄囚都已從實質暴力中脫逃而出。但說穿了,他們也只不過是拒絕從監獄大樓的屋頂上下來。許多獄囚也同時宣佈絕食抗議。

奧賽娜 (Oksana Trufanova) 為線上專案 Gulagu.net [ru] 撰寫部落格文章,(「對古拉格說不 (no to the Gulag)」) (譯注:古拉格為前蘇聯政府一部分,負責管理全國牢獄營,並延伸意味著所有形式的蘇聯政治迫害。),並重新整理克比克報導。(奧賽娜參考「俄羅斯判決書 (Russkii Verdikt)」的車里雅賓斯克章節,此為某民族主義組織致力於以極端種族主義來維護俄羅斯人。) 她第一篇關於監獄事件的文章 [ru] 於 11 月 24 日發表,截至此刻已有將近 900 篇評論。自那時開始,奧賽娜就在監獄大門外紀錄反暴警察和獄囚家屬間的零星衝突。她本人在禮拜六受了傷 [ru],並宣稱當時她以及另一群並無鬧事的公民遭到守衛攻擊。在 Youtube (請見下方) 上流傳的幾部影片,拍攝了由於太深入監獄入口而頭部遭創流血的數名男子,這起衝撞很明顯是由於強制執法行為而造成。其中一則影片,觀看者可以看到一輛車的 擋風玻璃幾乎要被警察的警棍擊碎。

 

http://youtu.be/iJ6-5QjNkgY

LiveJournal 使用者歐雷 (Oleg Lurie) 已經針對克比克這類情況發表數篇文章,也在 YouTube 上發表 [ru] 與三位前獄囚訪談的影片,而三位皆聲稱在車里雅賓斯克州服刑時都遭受過虐待。歐雷也批評了當地政府的人權申訴專員亞立士 (Alexey Sevastianov) 的業務內容。歐雷在 11 月 25 日提出控訴:「某些『人權捍衛者』[…] 皆嘗試將 [警察與囚犯家屬間的衝突] 表現為惡意麻煩製造者的故意行為。」

令多數人憤怒的是,亞立士擁護 [ru] 警方的說法,表示監獄外的人群用雪球、酒瓶及鐵管攻擊守衛。車里雅賓斯克的人權獨裁者在檢視 [ru]「喬治 D 監獄 (Prisoner Georgii D)」(謠傳毆打是引發目前動盪的關鍵) 時,也對許多獄囚的聲援者感到失望,並宣稱獄囚身上並無傷痕。

 

克比克監獄大門外受傷民眾的截圖,取自 YouTube,由 parvidos 攝影,2012 年 11 月 25 日。

俄羅斯的推特使用者已採用標籤 #ИК6бунт (「第六監獄罷獄」),以標示有關克比克暴動的文章。今日稍早在莫斯科發起了一場抗議行動,表示支持車里雅賓斯克獄囚,並「反對俄羅斯監獄的虐行」。(在 FacebookVKontakte 上約有 175 人 回覆參與。) 在示威前,反對者伊萊 (Ilya Klishin) 在 Facebook [ru] 上揣測了媒體會如何報導此事件:

關於在克比克 [監獄] 罷獄的討論 (稱之為不服從行動會更準確),顯示了關鍵問題:我們仍然是種性、階級社會,半過時且半後現代。普及的公民權力對我們來說仍是種革新的觀念。

Golos (反對左派的選舉監控組織) 的副主任格瑞 (Grigory Melkonyants) 在 Facebook [ru] 上寫道,車里雅賓斯克的監獄系統網站發表了一則新聞報導,聲稱第六監獄就在暴動發生的幾天前剛收到 3D 平面電視。梅爾開玩笑的說:「這就是該死的結局,」並補充:「把這件事歸為『平行現實』」。

現在大多報導都指稱第六監獄外的人群已縮減,某些家屬嘗試要穿過監獄圍牆,偶而有成功之舉。歐嘉 (Olga Belousova) 向記者 [ru] 自稱為某位抗議獄囚的姊姊,她就是一個例子,偷偷躲過守衛並接觸到獄中的弟弟。對歐嘉來說,這件事確實讓人情緒激動,但公民滲入監獄的事實,卻也讓整篇故事更加複雜,現於網友間盛傳專制的警察對守法的相關親友群眾,任意且在不必要的情況下使用暴力。

校對:Portnoy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