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巴西因電廠而遷移的河岸居民努力重建生活

Ana Aranha 所撰寫的這篇文章,最初以 Vidas em Trânsito(轉變中的生活)為題,發表於巴西新聞調查機構 Pública 的 #AmazôniaPública 專題。這個專題報導了超大型建設計畫,對巴西朗多尼亞州亞馬遜流域瑪代拉河沿岸帶來的衝擊。完整的故事將以一系列五篇文章在全球之聲上刊出。

前文:巴西遭遷移民眾控訴電廠不實承諾

永續能源公司所建造,供吉饒發電廠工程師、員工以及家園淹沒在電廠水庫之下,被稱為 ribeirinhos 的河岸居民居住的新穆通村生活將近兩年之後,Batista 一家決定回到河岸邊。和其他來自舊穆通的鄰居們一樣,他們在吉饒旁蓋了一棟木屋。

但現在大家懷疑這個區域也可能沉入水底。

這個消息在居民和電廠工人間流傳,朗多尼亞州檢察官辦公室的公設律師 Renata Ribeiro Baptista 也進行了調查。她表示「吉饒否認此事,但我們正在密切關注」:

目前河岸居民面對兩難的情況。他們回到從前依河而居的環境中,但電廠已經奪走了他們熟悉的生活。

「我不再認為自己是巴西公民。我感覺像條被拴在鍊子上的狗,無法選擇要往哪裡去。」五十五歲的漁夫 Jonas Romani 表示。他原本住在被聖安東尼奧電廠水壩淹沒的加西巴拉那地區。他像 Batista 一樣搬回吉饒河畔,現在卻因為可能得再度搬家而輾轉難眠。「如果他們不確定這個地區是否會被淹沒,為什麼不封鎖這裡?他們讓我們來這裡蓋了房子種下木薯,然後又要用大水沖走一切?」

Esmeralda Marinho Gomes 從前住在穆通巴拉那村,之後因為吉饒電廠而不得不遷移。她表示她從頭到尾沒有得到賠償。Esmeralda 描述河岸居民一直無法適應在電廠建造的新穆通村生活,所以再度搬到另一個離河不遠的地方。她擔心一旦工程完工、工作機會消失,會對社區造成什麼影響。

強迫別人離開安身立命之地總是不公不義的,其中有些比較輕微,有些比較嚴重。發生在六十三歲的 Esmeralda Marinho Gomes 身上的是屬於比較嚴重那種。

她從 2006 年起在舊穆通租了一間房子。即使租屋的居民也有權利在 55,000 巴西里爾(約美金 28,000 元)的賠償金和新穆通的一棟小房子間擇一。當電廠員工前來進行居民登記時她正在礦場工作,她回家之後就開始了試圖和電廠聯絡的漫長征途。由於這個社區是在 無主土地上自行建立的,她的房子並沒有正式權狀,她和房東之間也僅有口頭協議而沒有簽租屋契約:

他們一開始表示正在調查她的案子,之後又說沒有足夠的證據。

她一直沒有得到賠償。

她的鄰居們住在新穆通時她也在村裡租了一間房,當第一批居民搬到吉饒灣時她也跟著搬了過去。

和河岸居民分道揚鑣和電廠裁員之後,有一千六百棟房子的新穆通未來令人擔憂。吉饒發電廠員工數量正漸漸降低,等 2016 年竣工,雇員的數量將降至最低。目前為止這個地區還沒有獨立於發電廠工程的產業或其他能提供收入的活動。

「我在加魯河(瑪代拉河之外的另一條河)畔已經有一棟小房子,」舊穆通居民、現在在新穆通開服裝店的 Sônia 說:

當工程結束,工作結束,一切都結束了。這裡會變成一座荒廢的城鎮。

Amazônia Pública 計畫由 三個新聞調查機構的記者團隊組成,於 2012 年七月到十月間造訪朗多尼亞州瑪代拉河沿岸水力發電廠,並撰寫報導。這些記事希望能探討亞馬遜河流域當地投資建設的複雜性,包括各種協商和政治作用,並且 傾聽其中各個角色的聲音——政府、企業、社區——以架構這些計畫發展的來龍去脈。整個計畫與這些記事最重要的觀點在於公共利益:各種活動、政治和經濟協商 如何影響人民的生活。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