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俄羅斯社會學慘遭攻擊

科學現今在俄羅斯並不安全。總而言之,這是列弗.古德科夫(Lev Gudkov)今早在列瓦達中心(Levada Center)――此為名列俄羅斯歷史最悠久又備受推崇的社會學研究機構――的網站上公開聲明中所發佈[俄]的消息。此研究所也是廣泛批評普丁政權的學者們的歸屬。此研究中心的領導人古德科夫宣稱莫斯科檢察官在五天前,也就是在5月15日,與他聯繫並發出正式警告,警告他的行為違反最近通過的聯邦法律,該項法律要求活躍於政治圈並接受外資的非政府組織必須向政府註冊為外國代理人。

古德科夫將莫斯科檢察官的正式警告掃描成文件[俄],以及他個人對捍衛列瓦達中心的公開訴求,上傳到投影片分享網(slideshare.net)。在訴求中,古德科夫宣布《外國代理人法》對此研究中心的適用,將使研究中心在不久的未來停止其工作的機率增加。他在聲明中堅持認為,外資最多僅占列瓦達收入的3%,並認為該組織的科學工作並不等於政治干預。

Russian sociologist Lev Gudkov, 26 January 2008, photo by Andrei Romanenko, CC 3.0.

俄羅斯社會學家,古德.科夫列弗。由安德烈.羅曼能柯於2008年1月26日所攝,創意CC 3.0授權

具體來說,國家指控列瓦達中心在2009年至2012年間,進行政治工作以換取少數幾個顯赫的西方機構的捐贈,其中包括麥克阿瑟基金會(MacArthur Foundation)所捐的15萬美元,福特基金會(Ford Foundation)所捐的29萬美元,開放社會研究所救助基金會(OSI Assistance Foundation)的33.7萬美元的基金會。 (跟讀者說一下:俄語網路回聲計畫(RuNet Echo)目前是由開放社會研究所贊助。)此外,列瓦達中心在2010年到2013年間為外國組織,例如國家民主基金會(National Endowment for Democracy,捐贈四萬美元)以及麻州大學(University of Massachusetts,捐贈八千美元),完成各項市場研究計劃。

古德科夫沮喪地總結:

根據檢察官警告的邏輯,我們未來必須停止出版我們的期刊並關閉列瓦達中心的網站、停止出版、[停止]公開評論以及同時在專業領域和公共空間――例如在媒體、研討會,與會議上――分析我們的調查結果。我們不能同意這一點。

在列瓦達中心的臉書粉絲頁面[俄]上,此組織已呼籲網友[俄]廣傳古德科夫對「社會學工作等同於政治活動」這類說法的反駁聲明。這篇文章完成前,研究中心的臉書貼文已經吸引了158個「讚」跟1159個「分享」。諸位著名的社會學家也推波助瀾[俄],反對把社會學研究跟政治行動主義混為一談。在一則擁有79個「分享」的臉書貼文[俄]中 ,社會學家弗拉德米爾.梅根(Vladimir Magun)提到蘇聯打擊科學的自主性與完整性的這段俄羅斯歷史:

無論這種可恥的活動隱藏在什麼樣的辭令或是守法主義的論據背後,這都是一個對現代科學的宣戰,其組織成員和主謀應該清醒地意識到,他們的名字將因粗暴的扼殺自由思想而遺臭萬年——而正是自由思想孕育出像李森科(Lysenko)、日丹諾夫(Zhdanov),或是像崔培茲尼可夫(Trapeznikov)這樣的人。

政治分析家與前任克里姆林宮內幕格列布.帕夫洛夫斯基(Gleb Pavlovsky)在臉書上發言[俄]詢問俄羅斯的其他兩大社會學研究所——民意基金會(Fond Obshchestvennoe mnenie,或縮寫為FOM)和全俄民意研究中心(All-Russian Center for the Study of Public Opinion,或縮寫為VTsIOM)——的所長對列瓦達中心的法律糾紛有什麼想法。後者的主任瓦列里.費多羅夫(Valery Fedorov)在一個小時後回應[俄],報告VTsIOM也已經收到國家檢察官的警告。

在推特上,俄羅斯網友對檢察官給列瓦達的警告,爭先做出最詼諧的評論。在132則的轉貼推文中,活動家伊利亞.雅辛(Ilya Yashin)似乎是處於領先地位,他這麼寫:

VTsIOM和「列瓦達」已經使統一俄羅斯黨與普丁的評等下降。檢察官已使得VTsIOM和「列瓦達」[繼續]存在的機會下降。

在另一則熱門貼文(現有20轉貼推文),反對者亞歷山大.扎列斯基(Alexander Zalessky)則表明了一個事實:列瓦達的主要競爭對手VTsIOM和FOM因為與克里姆林宮的密切聯繫而惡名昭彰:

VTsIOM報導,自從列瓦達中心關閉後,統一俄羅斯黨[批准的]評等在本週已經上升了35%。

然而,不是每個人都支持列瓦達的辯護。已知立場親克里姆林宮的電子雜誌《政治線》 (politonline.ru)張貼了古德科夫公開聲明中的摘錄,並附加以下的問題[俄]:

別再這麼做了。列瓦達中心的主任聲明外國贈款金額只是社會學研究所的預算中的零頭,僅占1.5%至3%。但如果這些資金是如此之少,為何列瓦達中心不打算拒收且在沒有「國外代理人」的情況下繼續工作?中心並沒有這麼做,反而列弗.古德科夫還提及研究中心的「關閉」。諸位讀者,這是否也有點不合邏輯,或在某種程度上太超過呢?

斯坦尼斯拉夫.阿培生(Stanislav Apetian),另一位通常被劃分在與反對派不同陣營的俄語網路回聲計畫參與者,在推特上提出同樣的問題:

如果列瓦達中心的收入中,外國資金僅占1.5%,那麼它為何不能就拒絕這樣的資金?要被關閉了而嚎啕大哭能有什麼用?

就像多數受過教育的俄羅斯人,有網路良知的公民分享他們對攻擊列瓦達的厭惡,而列瓦達可以做的更多來處理像阿培生所提出的那類問題。列瓦達的辯護是否正如它的推特帳號在今天稍早於推特推文[俄]所表示的,它在2012年後不再接受外國捐款?如果是這樣的話,為什麼檢察官的警告會提及2013年1月中旬的OSI捐款,以及為國外客戶所做的市場調查研究也同時延伸到2013年?

然而,以長遠的眼光來看,最重要的是可能出現的寒蟬效應,使得現今的新聞將關注列瓦達能否留住客戶(和捐助者)以及調查研究所需的關鍵受訪者。事實上,古德科夫今天在商業日報電台(Kommersant Radio)採訪時[俄]透露,客戶和受訪者已經越來越不願意跟負擔著列瓦達政治包袱的組織合作。

 

翻譯:Martian Ho
校對:Portnoy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