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烏克蘭記者眼中的伊斯坦堡抗議活動

對於成千上萬的烏克蘭人來說,土耳其一直以來都是熱門的度假勝地與出差地點,但是這些訪客很少有人能吹噓自己很瞭解土耳其政治。儘管如此,如今,正值土耳其反政府抗議與警方暴行成為國際頭條之際,許多烏克蘭人開始對於關注土耳其的狀況多了幾分興趣,並對和平抗議群眾表示支持與欽佩。同時也注意到這次抗爭與烏克蘭2004年橘色革命及近來諸多事件的相似性,並期待烏克蘭人民的政治覺醒。

Tear gas used by the police against the protesters in Istanbul, Turkey. Photo by George Haddad, copyright © Demotix (01/06/13).

土耳其伊斯坦堡,警方以催淚瓦斯對付抗議群眾。照片來自George Haddad,著作權© Demotix (01/06/13)。

臉書上,Osman Pashayev來自伊斯坦堡的最新報導、照片與見解,是眾多一手資料之一[俄、烏、土]。Pashayev是克里米亞韃靼後裔的烏克蘭記者,也是克里米亞韃靼ATR電視頻道的伊斯坦堡總編。正如記者Kristina Berdinskikh寫的[俄]:

Osman Pashayev是過去幾天裡最棒的新聞通訊社。

此外,臉書用戶Iryna Panchenko也寫說[烏]:

我真高興Osman Pashayev人在伊斯坦堡。我們能獲取當地的相關消息,卻無需等待國際新聞媒體醒來,或是等烏克蘭新聞媒體複製照抄──而且還有可能扭曲了外國同事的報導。

以下是一些Pashayev近來的貼文[俄、烏、土]。

2013年5月31日,星期五 – 6:50 PM(伊斯坦堡時間):

我曾見過2009年IMF年度大會於伊斯坦堡舉行期間,[左翼運動人士]遭鎮壓;我也曾見過[喬治亞首都]提比里斯的反對派集會遊行、耶路撒冷的阿拉伯抗議群眾遭到鎮壓以及北伊拉克反恐行動,但從未見過這般粗暴對待和平示威者的行為。我無法進到塔克西姆廣場──一百公尺內,到處都是[刺痛]人眼的催淚瓦斯。我買了兩顆檸檬,把[檸檬汁]擠到自己與一位土耳其女孩的臉上。因為檸檬汁的關係,眼睛很癢,但至少這會讓人幾分鐘後比較好呼吸。這裡有許多18到25歲的人。警方正向民眾發動戰爭。

7:24 PM

我們的國家,烏克蘭,甚至在[總統亞努科維奇(Viktor Yanukovych)的統治]下,都可以說是個民主典範了。今天的土耳其更像俄羅斯,雖然還不到白俄羅斯的地步 […]。

2013年6月1日,星期六 - 12:07 AM

不要可憐土耳其。這裡很美好。至於[總理Recep Tayyip Erdoğan],就像是數量足夠的病毒一樣,讓免疫系統終於開始運作。[…]

2:28 AM

我在教土耳其人一些橘色革命時的習慣──反覆喊著「警察和人民站在一起」[這是我們烏克蘭2004年最紅的口號之一]。警察會多一點耐性,軍方不會再下達不人道的命令。

4:02 AM

獨立大街上最先出現急救站。飯店讓抗議群眾入內,商家免費發送飲用水,並管理急救站。計程車司機免費運送重傷者。這與[2004年橘色革命時的]基輔十分相像。

4:52 AM

一則令人鼻酸的推特留言。「親愛的總理,你不會知道我今天有多感激你。你也不會知道你今天替這國家做了什麼好事。今天,破天荒第一次,我看見一位[伊斯坦堡費內巴赫足球俱樂部的]球迷,在警方下令『開殺』之後,從地上扶起[仇敵加拉塔薩雷的]球迷。今天,土耳其人與庫德人互相分享水和麵包。今天,被你們稱作娼妓的婦女,走出妓院,在塔拉巴斯(Tarlabaşı)的廉價飯店房間裡清洗傷者傷口。律師與醫生到處發送自己的電話號碼,提供幫助。今天,[位於一樓的店家與咖啡廳]關閉Wi-Fi密碼,飯店旅館老闆讓疲憊或是遭毆打的民眾入內。今天,我們的雙眼充滿淚水,但不是因為你們噴洒的胡椒催淚瓦斯,而是因為我們為我們的土耳其感到驕傲。」[…] [原文為土耳其文,作者為Aykut Gürlemez/@aykutgurlemez,原文可見;Pashayev速度很快地翻成俄文]

5:27 AM

現在土耳其有750萬名用戶在觀看#TürkiyemDireniyor這個主題標籤(「我的土耳其在抵抗」)。Erdoğan有膽全部逮捕嗎?

5:51 AM

[貝西克塔斯]、費內巴赫、加拉塔薩雷的球迷。烏克蘭可以翻譯成「東西一體」。[是另一個2004年烏克蘭抗爭的熱門標語,指的是烏克蘭東部與西部兩方的政治文化分歧。]

10:05 AM

我懷著非常愉快的心情,封鎖了每一個在臉書上嘲諷土耳其暴力事件的人。[…] 一大堆的風涼話指說,我人才剛剛到這裡,根本搞不清楚狀況。也許我確實是什麼都不瞭解,但我知道,暴力對待和平示威的民眾是邪惡的。此外,我一直是用我自己的雙眼在理解。自2002年以來,我[擔任電視記者],到土耳其工作幾十次,這次是我第一次看到警察目光低垂,覺得羞愧。如果連警察都感到慚愧,那麼這意味著他們在做的事,確實不怎麼光彩。

8:20 PM

費內巴赫與加拉塔薩雷兩邊球迷手拉手是最有趣的照片。對我們來說可能很難以理解,但這幾乎就像是[烏克蘭極右派政黨VO Svoboda party黨魁Oleh Tyahnybok],[戴著猶太人基巴帽]現身同志大遊行一樣。

2013年6月2日,星期日 – 4:21 AM

還留在塔克西姆的人不到兩千。大家都正前往貝西克塔,該地與警方的衝突還未結束。土耳其反對黨起不了什麼作用,也對此事興趣缺缺。年輕人與非政治性的組織好太多了。[照片]

8:30 PM

如果Erdoğan與其他官員正派老實,如果他們告訴全世界,這些抗議群眾都是秘密集團份子、軍事迷或是其他社會邊緣人渣,那為什麼市區其它地方的網路攝影機都正常運作,只有塔克西姆的被關掉?就讓土耳其人與全世界自己看看抗議群眾的臉龐,看看他們的數量,看看他們的雙眼。真實的照片說的更多,勝過千言萬語。

Pashayev持續在臉書上張貼最新報導,並替烏克蘭電視台播報土耳其的抗議現場。另一位烏克蘭記者Mustafa Nayyem[俄],現在也到伊斯坦堡加入他的行列,也在自己的臉書頁面上張貼報導、影片以及照片(可見這裡這裡)。

Roman Shrike,烏克蘭熱門網站durdom.in.u的設站者,在Ukrainska Pravda blog自己的頁面上,發表文章[俄],文章裡引用一篇Pashayev的貼文,並且轉貼了幾張伊斯坦堡抗爭的照片:

好的革命總是突然發生。

在伊斯坦堡,警察暴力鎮壓保衛公園的群眾。你可能會說,這沒什麼大不了的吧……但最後一根稻草,常常碰巧是那根沒什麼且非常微小的稻草。

烏克蘭政治人物,先前擔任過記者的Volodymyr Ariev,轉貼了一張數千名伊斯坦堡居民星期六早上橫跨博斯普魯斯大橋,前往塔克西姆的照片,他同時寫道[烏]:

這正是人民捍衛自己的權利與自由,免受獨裁統治者侵害時該有的樣子。加油,土耳其!

烏克蘭社運人士Oleksandr Danylyuk寫說[烏]:

伊斯坦堡事件告訴我們什麼呢?基輔居民只要從躺椅起來個幾天,就足以讓亞努科維奇他們,捧著用鼻涕簽署的投降書來到大家膝前。但是,大部分的烏克蘭人卻是一邊不停地哭喊,一邊繼續吃著刺痛自己的仙人掌。

校對者:Rio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