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葡萄牙藝術家眼中的茅利塔尼亞

葡萄牙藝術家伊莎貝爾.菲亞代羅(@Isabelfiadeiro)住在茅利塔尼亞的首都諾克少(或譯為努瓦克肖特),她在那裡繪畫,並經營一家藝術畫廊。菲亞代羅還會素描自己觀察到的事物,並用這些在這個西非國家的日常生活圖像來豐富她的部落格「在茅利塔尼亞的素描(Sketching in Mauritania)」。

全球之聲採訪了菲亞代羅,談她的藝術以及素描如何幫助她認識茅利塔尼亞。

全球之聲(GV):你是哪裡人?你住在茅利塔尼亞多久了?是什麼使你來到這裡的呢?

伊莎貝爾.菲亞代羅(IF):我父親是葡萄牙人,而我媽媽是西班牙人。我在葡萄牙長大,我覺得我自己是葡萄牙人。我也在英國斷斷續續住過差不多15年。 2003年3月,我離開了倫敦,回到葡萄牙定居。在2000年,我取得了溫布頓藝術學院的美術學士學位,接下來三年我沒有畫畫,因此我覺得這是重新拿起畫 筆的時候。

2003年的11月,我和一個葡萄牙的朋友決定駕駛雷諾4L前往幾內亞比索。但車子在茅利塔尼亞海岸的阿爾金岩石礁國家公園(Parc National du Banc d'Arguin)拋錨了,朋友選擇了留在諾克少,而我選擇跟一群法國人去阿德拉爾地區

我們走上越野道路,穿越沙漠,偶爾停留在小村落買麵包或修理輪胎。我帶着素描本,這是我第一次為觀察到的事情畫素描。正是這種想了解更多住在這些遼濶、空曠地方的人的好奇心,使我在2004年1月回來,2004年9月我搬到諾克少,一直住到現在。

 

Diallo and Mamadou, tailors in Nouakchott. Sketch by Isabel Fiadeiro.

諾克少的裁縫師迪亞洛(Diallo)和馬馬杜(Mamadou)。伊莎貝爾.菲亞代羅繪。

GV:素描如何幫助你了解一個地方?

IF:繪畫以及因之而來的觀察,讓你可以用不同的方式來看世界。你慢下來,仔細看看,發現東西。對我來說,繪畫還是一種記憶和反思。

身邊的人都來看你在做什麼,你記錄那些引起你注意的事,即使你不懂他們的語言,但借由你的行動,溝通變得可行。

 

Police at demonstration, Nouakchott. Sketch by Isabel Fiadeiro.

示威遊行時的警察。伊莎貝爾.菲亞代羅繪。

從多年前開始,我會去偏遠的村莊待上一個月,並和當地的家庭住在一起,繪畫他們的日常生活。我去過阿爾金的兩個漁村,還有瓦拉塔(Oualata)、Goungel和瓦丹(Ouadane)。我上一次長時間停留是待在西撒哈拉難民營的廷杜夫(Tindouf),我在那裡畫那些婦女和她們在難民營的工作。我和那些人全部都成為了朋友,現在我們仍透過電子郵件與電話聯絡,而且如果他們來諾克少的話,我們也會碰面。

 

此外,在每個地方我都找到與大海或陸地、牲畜或革命相關的新字彙。

Griots at the Fondation Malouma. Sketch by Isabel Fiadeiro.

馬盧馬基金會的史官。伊莎貝爾.菲亞代羅繪。

GV:你還是網路社群「城市素描家(Urban Sketchers)」的成員。你可以告訴我們有關這個社群的事情嗎?

IF:「城市素描家」是一個非營利的國際組織,致力於促進實地畫圖和繪圖。我是來自世界各地100位特派員之一。我們的目的是鼓勵更多的人每天畫素描,這個方法可以提升他們的技術和觀察能力。

我 在2008年發現這個組織,這是一個很大發現,因為在那之前我是被孤立的,發現這個網路社群令我想要畫更多素描且畫得更好。「城市素描家」的創始人--加 比.康帕納里歐(Gabi Campanario),以素描作為實地報導的工具,他的作品被發表在西雅圖時報(Seattle Times)。這種使用素描的方式,令我印象深刻。

 

Discussing The Great Gatsby at a reading club. Sketch by Isabel Fiadeiro.

讀書會裡討論《大亨小傳》。伊莎貝爾.菲亞代羅繪。

參加過一些「城市素描家」的座談會。下一場座談會在巴塞隆納。我們現在有另一個來自茅利塔尼亞的特派員,烏馬爾.鮑爾(Oumar Ball)。他幾年前開始素描自己觀察到的事物,並在Flickr發表作品。今年下半年,我想舉辦一些講座和工作坊,鼓勵更多茅利塔尼亞的人去寫生觀察。每個月在諾克少免費發送的雜誌Citymag開始發表我的作品,也許這可以激勵更多的人拿起筆開始畫素描。

校對者:Ameli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