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源自安哥拉--性與愛的傳說

蘿西.艾爾維斯是住在安哥拉首都羅安達的年輕部落客與「crónica」作家。「crónica」是一種源自葡萄牙的寫作風格,非常適合部落格寫作。這類傳說故事原先刊登在報紙上,傳說有時是真,有時是假,但都包含某種意義或奇想,並會以簡短的方式呈現。

在蘿西的部落格「甜蜜的陳腔濫調」裡,她常常寫簡短的文章,通常是有關情愛或親密的相遇(部落格官方網站提醒讀者其部落格裡有成人內容)。以下是從她最新也最受歡迎的文章「吾殺吾愛」節錄下來的一段文字:

在一個濕冷的夜裡,我站在家門前。無情又殘忍的,我往心上搥了一記,我殺了我的愛,那讓我又愉悅又痛苦的愛。我感覺愛在死去,那紅色的團塊,隨著血的流失,慢慢失去了色彩。

我看著我的愛,冷冷的,又小心翼翼的慢慢跌落,於是血海成形了。所有的事物圍著我旋轉。我憶起我們一起擁有的美好時光,以及我的愛帶給我的歡樂。但腦海裡的影像立即又回到我的愛背叛我的那天。一個拿著塑膠袋遮雨的女人跑了過去,但她彷彿並不在意自己看到的一切。

僅僅只有二十一歲,艾爾維斯就已經在愈來愈壯大的安哥拉部落格圈裡,佔據了一個獨特的位置,儘管她在國外的名聲是大過於國內。我們最近透過非常不穩的3G連線,邀請她受訪,以下就是訪問的內容。

She has been blogging for three years, and has built up quite an online following in spite of her Twitter biography (@rosie_alves), which reads "Don't follow me, I'm lost".

蘿西已經在部落格上寫作三年了。雖然蘿西在推特的自我介紹(@rosie_alves)裡寫道「不要追隨我,我是迷路的」,但她在網路上還是有一群為數眾多的粉絲。

GV:你會怎麼形容你所寫的文章類型?

我喜歡寫故事類型的crónica,有時我只會用對話的方式來寫。它們蠻像短篇故事的,而且大多數都是有關每天發生的事,換句話說,它們會是比較平庸或平常的。我的文章裡也會出現一些幽默的、哲學的或是能讓人自我反省的元素。我喜歡把他們混在一起,來發掘新的領域。

GV:你是什麼時候開始在部落格上寫文章的?妳是為了什麼而寫?

我是在2010年開始寫文章的。我寫作的時候,都會感到很平靜。每次在寫作的時候,我就會覺得我在一一把我肩上的重擔卸下,還有舌頭的(大笑)。對我來説,這是最好的療程。

GV:你常常寫一些有關愛、性和一些親密行為的內容。請問安哥拉人是怎麼看待你的作品?它們會是禁忌嗎?在安哥拉有性愛文學作品嗎?

在安哥拉,當談起這些話題時,人們都還蠻保守的(這就可以解釋,僅次於西班牙,安哥拉人最少看我的文章)。安哥拉有很多禁忌,以前我們會說這是保守主義的問題,但現在看到我們社會的變化,我認為沒有任何理由再有這些禁忌了。我是不清楚在安哥拉有沒有性愛文學(刊登或散布的)。我讀過最接近這個議題的文藝作品,大概是由詩人寶拉.韃維勒斯(Paula Tavares)寫的詩--「成人禮」。我還蠻習慣聽到別人說安哥拉還沒準備好讀這類題材,這是真的!而且以這種速度下去,我想那一天永遠不會到來。

GV:你可以說說身為一位住在羅安達的年輕女性是什麼樣子嗎?

其實這裡有太多對女性的不尊重以及歧視,所以當一位年輕女性很不簡單,我們在很多方面都會遭遇到刻板印象的限制。

GV:跟我們談談妳童年裡的一個回憶。

我四歲的時候,我非常想讀我爸爸送我的故事書。所以在我念小學之前,我爸爸就幫我請了一位家教來教我讀書和寫字。那段每天背著包包去上家教的日子,到目前為止是我一生中最美麗的時刻。

GV:你會怎麼形容你們這一世代的安哥拉人?

我這個世代正在經歷一個巨大的轉變,不過這個世代非常有能力,充滿了夢想家和很有潛力的人。但可惜的是,很少人意識到他們自己的潛力。在另一方面,我們也很有競爭力,我們無法理解身邊為了同一個原因聚集在一起的人。很少人知道聯合和團結這兩字的意思。我們有了更多可以接收資訊的管道,但即使如此,我們還是表現的像住在石器時代一樣。

在安哥拉有一句諺語,「年輕人不愛玩,就不算是年輕人了」。現在的年輕人都一心只想玩,但不用多說,還是會有一些特例。

GV:你融入得了安哥拉較大的部落格圈嗎?

我認為可以。我在網路上有很多同儕,而且安哥拉的部落圈一直在成長。臉書上有一個社團叫做「安哥拉部落客」,這裡是讓我們互相鼓勵,還有支持我們發行作品的地方。這是一個讓我們交談,交換點子和經驗的地方。我不是只有在那邊有同儕,還有一些在其他的國家。

Image from sweetclichee's Instagram: "- Waiter, a beer please.  - We don't have any. - Do you have Disappointment? I'll take a double. - We do, he's seated there with a cigarette in his hand. - That man there? What should I call him? - Call him love."

這是從「甜蜜的陳腔濫調」的Instagram所節錄的圖片:
「服務生,請給我一杯啤酒。」
「我們沒有賣啤酒耶!」
「那你們有賣失望嗎?我想要雙份的。」
「我們有喔,他就拿著煙坐在那裡。」
「是那位男士嗎?那我該如何稱呼他呢?」
「他叫做『愛情』。」

GV:跟我們談談你寫作的過程,你最大的挑戰是什麼?

一般來說,我會拿起我的電腦並花一個多小時寫作,然後作品就完成了。但有的時候,我會需要兩個禮拜來延伸我文章的內容,這常常讓我很挫折。我最大的挑戰是讓讀者在我的文章裡找尋自我。我想我已經從一些回覆當中知道,我已經做到了。

GV:你知道你的讀者群是誰嗎?你的讀者通常對你的作品有怎麼樣的回應呢?

我可以說很多人會看我的文章,也就是說我的讀者群分布在各年齡層,也分布在不同的國家。這是個很奇怪的現象,但根據統計顯示,最多人閱覽我的部落格的國家是美國。有一些人還是透過Google翻譯來閱讀我的文章。大多數的人都讚美我,也會給我一些建議並鼓勵我繼續保持下去。但當然還是會有一些人不喜歡我的文章,或者是誤解我的文章,像之前就有讀者還來告訴我多注意自己文章的內容。

GV:你未來有什麼抱負?

我是一個充滿夢想的人,但如果要我一一述說我的抱負的話,可能到今天都還說不完。但其中一個抱負,也是最特別的一個,就是能成為報紙或雜誌上,專門寫crónica這類文章的女作家。這能實現的話一定很棒。

 

譯者:Veronica Lee
校對:Fenfen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