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阿拉伯城市駭客網站:阿爾及利亞的低速網路與女權

Sabine是位新聞記者,Ophelia是位攝影師及電影製作人,兩位都是早期數位文化及新聞工作團隊OWNI的一員。OWNI過去是全球之聲在法國的媒體合作夥伴,現在經由他們發展成一個紀實網站,名為「Les hackers dans la cité arabe阿拉伯城市駭客)」,這個網站主要有科技與應用議題,也有內容與在北非Maghreb地區和中東地區熱門的駭客空間、創客空間有關。

 

這是第二篇詳述他們的系列文章,這篇特別報導節錄兩位阿爾及利亞裔電腦專家的訪談。他們在Ecole Supérieure d'Informatique d'Alger(阿爾及爾科技研究所)認識彼此。文字:Sabine Blanc、照片:Ophélia Noor、編輯:Claire Ulrich。

 

Yazid:「在54小時內成立公司?」

Yazid今年20歲,在他害羞的聲音背後其實隱藏著一個堅定的渴望,渴望能成立一間自己的公司。在學校的最後一年,他與其他四位同學建立一個平台,連結服務提供者以及未來客戶。Yazid如此解釋他的創業狂熱

 

這裡的網際網路目前是空的狀態,我有五到十年的時間去建立我的平台。

 

為闡述他的觀點和提出挑戰,他指出自己的父母每個月為載速256 KB的網路支付12歐元(約台幣480元);而一個標準的10 MB網路一個月要花30歐元(約台幣1200元)。阿爾及利亞的龜速網路臭名遠播全球,去年更在一百七十六個國家中排名墊底。平常他其實偷偷連結鄰居的網路在宿舍上網。

 

一面在阿爾及爾科技研究所外的牆,Ophelia Noor攝影。相片已取得許可。

 

除了他的計劃之外,Yazid告訴我們另一個阿爾及利亞網路的怪異處,那就是沒有電子商務。如果要接收薪資,需要透過一個財務管理的點數系統,在系統中需設置使用者帳戶,進行金錢交易時,要經由點數的購買,這個過時的系統不用說就知道惹惱了許多人

商界領袖們都在對這系統施壓,希望系統能改進。

 

在漫長且最終將徒勞無功的等待過程中,Yazid依賴Public cyberparc(國家科技推動與發展園區)的支助。它坐落在阿爾及爾南方三十公里的新城市Sidi-Abdellah,它的公共組織證明,主政者對資訊科技有很大的興趣。

 

這個地方也舉辦如Algeria 2.0的活動,第一次在去年推出,而今年預定再推出第二次。政府也計劃在夏天規劃「創業啟動周末」,在活動的贊助商中,當然少不了業界重量級的企業-Google和Microsoft。

 

但聽年輕人抱怨著設立公司所面對的行政困難時,我們不禁在想,政府在創業啟動周末所喊出的「54小時創業」,對瘋狂的政府來說可能會是個笑話。讓我們靜觀其變,看看他是否能達到承諾,使創業變得更簡單,又或者是一如往常。

 

Yasmine Bouchène:「這是女權至上的時代。」

雖然Yasmine Bouchène只有22歲,但她已創立了兩個網路雜誌。一個是Jam Mag,有關駭客文化;另一個是Vinculture,是關於文化的網路雜誌,現在她希望設立一間公司,致力於市場行銷與整合。對於Yasmine,諷刺的事每天都會遇到。

 

Yasmine Bouchène,Ophelia Noor於2012年12月在阿爾及爾拍攝,相片已取得許可。

目前阿爾及利亞的數位化程度讓她非常失望,僅單純想設立公司也使她感到不安

e-Algeria 2013,這個在五年前推動的計劃,發展得非常失敗。五年前宣布3G即將來臨,但公共主管機關在網路世界的存在度實在太低。

 

在我們討論的幾天後,抨擊阿爾及利亞政府的同時,她寫了一篇有關索馬利亞3G推動的報導

受困於持續十年的國家內戰,索馬利亞沒有只著重經濟發展,由於電信領域有著數百萬的用戶,因此他們決定開始發展電信領域。

Une participante à l'atelier JerryCan à l'ESI d'Alger

在阿爾及爾科技研究所,一個名為Jerrycan工作室的參與者,Ophelia Noor攝影,相片已取得許可。

在私人與公家機關電信業權的爭奪戰中,阿爾及利亞政府似乎將藉由公家的Algeria Telecom獲勝,但事情並非一直那麼順利,國家內也有免費的網路服務商Eepad。第一間也是唯一一間在阿爾及利亞的電信業者,在官方同意競爭下,於1999年進入了市場,且在2003年提供ADSL的服務。

 

在分析官方宣稱的網路用戶數據時, Yasmine要大家多加注意。她說:「應該多參考IUT(國際電信聯盟)的數據。」根據IUT的數據,在2011年僅14%的阿爾及利亞國民使用網路。

 

然而當談論到有關女性的話題時,Yasmine的興致便被提起。看到這麼多位女性在阿爾及爾科技研究所,Yasmine誇耀著:

女權當道,我們會有很多好玩的事。在90年代,男女平等主義引領了抗爭,有些核心的思想被留了下來,給了我們很大的幫助。文化部長Khalida Toumi是位女性主義者,她已在這職位上工作了十年。

 

最近政府提出了些讓步,「他們別無選擇」她指出。Boubekeur Benbouzid為政府工作了十九年,其中十年擔任教育部長。在服務了十九年後,他辭去了職位。一個名叫#BenBouzidDégage (Benbouzid下台!)的活動在推特上推行,Yasmine希望相信這活動有效。

 

媒體解放運動很明顯地進行著,新的文本預計在2013年中旬發表。回想起過去在舉辦集會時所面對的困難,Yasmine感到十分開心,在1991 n° 91-19的緊急狀態法律被解除之後,這條嚴厲掌控舉行和平集會的法律之後又再次被執行。在去年六月,這條法律被Franck La Rue(聯合國促進與保護自由意見表達的特別書記)評定為非常嚴厲的法律。但Yasmine解釋:

實際要譴責的是低速網路。在混亂中,社會形成一些責備,但無需如此責備,因為人們過去用著512 K每秒八位元的網路速度……這顯示出他們(當權者)在擔心著。

 

原文由Sabine和Ophelia2013年1月28號發佈在「阿拉伯城市駭客」要閱讀這維系列中的第一篇貼文請點擊此。

 

譯者:余承漢

校對:FenFen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