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俄羅斯記者遇襲 正義未伸

  監視器記錄下卡申攻擊案的發生過程

三年前,2010年11月6日,俄羅斯記者奧列格·卡申(Oleg Kashin)在莫斯科住家外遭兩名陌生男子持鐵棒痛毆,造成他包含頭骨等多處骨折,隨後立即被送醫治療。一週以來,他的狀況始終不樂觀,歷經多次手術,最後幸運康復卻失去一部分手指。這起事件激怒俄羅斯自由派記者及運動人士,他們在警察總部外抗議多日,並寫了一封公開信致時任總統梅德維傑夫(Dmitry Medvedev)。在俄羅斯檢調機關的監督下,有關當局遂立刻著手調查這樁蓄意謀殺案件,然而三年過了,仍沒有人遭到起訴。

 

陌生男子攻擊卡申的動機尚未明確證實。卡申撰寫的報導為他樹立許多敵人,其中包含親克林姆林宮的青年團體「NASHI」(譯註:俄文意為「我們的」)與「俄羅斯青年近衛軍」(Young Guard of United Russia)。值得注意的是「俄羅斯青年近衛軍」,在攻擊案發生前,曾在網路上公布卡申的照片,上頭寫著「將被處罰」,攻擊案發生後,照片立刻遭人移除。卡申的友人懷疑攻擊動機與卡申的報導揭露克木基森林保護區(Khimki forest)的非法高速公路興建計畫有關;卡申本人則深信攻擊案的幕後黑手是「NASHI」領袖瓦西里·亞可門科(Vasily Yakemenko),他可能叫唆與「NASHI」有關係的莫斯科足球流氓犯案。

 
攻擊案發生至今已滿三年,卡申藉此重新檢視該事件。卡申接受網站Slon專訪,並在網站COLTA上撰寫專欄文章,他提到在普丁連任之後,調查委員會及聯邦安全局(FSB)蓄意破壞調查進度:

 

他們開門見山告訴我(雖然我早已經料到),總統梅德維傑夫有非常大的可能性干涉此調查。「秘密警察」告訴我,梅德維傑夫卸任後就不會有人繼續調查我的案子,因為(直接引述當事人的話)「有幾個位高權重的人插手這件事。」

Masha Drokova, a journalist (and former Nashi member) takes part in a one person picket in support of Oleg Kashin.

記者瑪莎·德洛科娃(Masha Drokova)聲援卡申,德洛科娃為前「NASHI」成員。CC 3.0 Inmediahk

卡申攻擊案發生後,總統梅德維傑夫在官方推特帳號上發佈訊息,誓言下令檢調機關及內政部將這件記者謀殺未遂案列為特別管理案件,必須將兇嫌繩之以法,接受法律制裁。許多推特使用者援引了這則官方訊息,其中包括反對派人士雅辛(Ilya Yashin),雅辛將此訊息截圖下來,並酸溜溜地引述一則梅德維傑夫與卡申見面的報導文章:

 

卡申攻擊案已經整整過了三年,距離梅德維傑夫承諾找到兇嫌也過了三年。

pic.twitter.com/BcDrBb5DUp

納爾瓦尼(Alexey Navalny )也引述這則推特。依他所見,卡申案的遲緩進展凸顯俄羅斯安全組織的無能。納爾瓦尼援引彭博新聞社(Bloomberg)數據指出;以人均數來看,俄羅斯是全球最多警察的國家。但他諷刺寫道

沒人被繩之以法。然而像蘇爾科夫(Surkov)、亞可門科及其黨羽,這些人連找都不用找,卻沒人去質問他們。同時這些「執法者」吸乾了我們的荷包;但是若以人均數來看,他們的數目卻是位居全球之冠,無人能出其右。

時至今日,卡申案仍令人感到激動。以記者庫普里亞諾夫(Stanislav Kupriyanov)為例,他在臉書上表示自己在卡申案後沒有站出來參與抗議替卡申發聲,對此感到慚愧:

我這麼說吧,對於沒有參加「沼澤廣場」(Bolotnaya)抗爭(或是其他小規模活動),我沒有感到絲毫悔恨;但是直到今天我都未能現身參與內政部外頭的「一人抗議」聲援卡申,我對此感到羞愧。

卡申現在主要定居於瑞士,但是他定期返回莫斯科,繼續從事記者與俄羅斯政治評論員工作。俄羅斯記者持續面臨多方面騷擾,儘管根據統計,近十年來俄國記者的處境比以前安全許多(北高加索除外)。然而,看著兇手逍遙法外,這些進步的數據對卡申起不了任何寬慰作用。

 

校對:Fen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